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天仙缘 > 第两千二百七十七章 倾国上殿
    “咯咯……生气了!”

    “这怎么了,这是本长公主倾国的天生资本和本事,你打打杀杀又如何,最后还不是逃不掉本长公主美貌的诱惑,败在本长公主的榻上了吗。

    本长公主可是一个喜欢欢喜做事,享受杀人的人,你就认命吧,不消一刻钟后,本长公主的魔情善火就会将你最后一丝魂能炼化没的。

    哦!说不说,你这臭狼最后竟然残存一丝悔念,难道是后悔自己无法再和本长公主共度良宵吗,咯咯……”

    长公主倾国一手微微摇晃着手中漆黑芭蕉形状的扇子,另一只手拨弄着金色飘发娇笑。

    “你说的也对,对于你这样的尤物,我冥狠的确期望永世拥有你,但是绝非因为你我冥狠最后残存一丝悔念不散,而是因为我可怜的香儿。

    一切尽去,我冥狠方才发现香儿对我是多么的好,多么的爱我,而我却受你迷惑,亲手杀了她,还有她最最在乎的亲人魔雷城主,还有被你暗杀她的哥哥们,我都视若无睹,我冥狠对不起她!

    我冥狠之所以残存这丝悔念,绝非贪生怕死,而是为了有朝一日为死不之情的香儿永恒守念。”

    “咯咯……呦!这样的话从你这头魔狼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不过,你怎么想的,本长公主并不感兴趣,本长公主高兴的事就只有所有人匍匐在我的脚下,要么死在我面前。

    你就在这里煎熬等死吧,蓝眼狐真的不错,长得帅气,又会看风使舵,他估计在榻上等不及本长公主了,咯咯……我也是,你安心死吧,倾儿高兴去了。”

    “咯咯……”

    倾国认定金宗少主最后的残念悔念很快就会被自己的魔情火烧死后,留下一阵惑人心神的甜笑,飘然无影。

    “香儿,冥狠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怜你对我那般好,可我……唉!我冥狠死有余辜,只是冤苦了你!”

    倾国走后,金宗少主的魔影虚体眼看就要被熊熊的漆黑魔情火烧散了,他不甘的咆哮道。

    此刻,柳牵浪就在他上空仰躺在瀑帘云床之上,冷眼看着刚才的一幕。

    整个过程,柳牵浪都是心中暗骂金宗少主活该如此,然而最后听到他竟然后悔愧对魔妹城香时,心中不由受到震动,也许是出于本能不想让他死,也许是心疼魔妹香儿,柳牵浪竟然不由自主的将其残念收入了自己已经为之早就准备好的魔魂瓶内。

    接下来,柳牵浪觉得魔雷城已经没什么让自己继续了解了,决定返回自己的星云大陆,不过柳牵浪想给倾国城主留下点儿“纪念,”让长公主倾国认识一下自己。

    于是柳牵浪反身射回了魔雷城宫宫殿之内,变成倾国的模样,万般风情的走上城主宝座。

    “恭贺倾国城主终于想通,肯上殿主持城主要务了,真乃魔雷国星云大陆幸甚,毁宙大陆的幸甚!”

    柳牵浪学着倾国一贯的样子,半仰着在城主宝座上,手里也摇着假的漆黑魔情扇,并且两只漆黑魔情蝶也翩缠着魔情扇,金目射电,风情无限,直直的注视着白头魔老。

    白头魔老看到倾国城主这样明显的当众就挑逗自己,不由脸上发烧,心中害怕,赶紧招呼群魔正位,然后率先带头呼道。

    “恭贺倾国城主临朝!”

    群魔看着殿上的倾国城主一派春光明媚的样子,皆是心荡神痒,不过邪恶之心不敢表露罢了,彼此狎望一番,然后正色齐呼。

    “咯咯……本城主有什么想不通的,刚才本城主就不该下殿,有道是命短无福命长享,以后本长公主倾国做了城主,本城主恣意玩乐之时,众魔尊亦然。

    我们是毁宙大陆魔雷城星云大陆的魔物,在人间时无恶不作,修成魔宙之体后更是如此,既然本是魔物,装什么正经严肃,我们尽管邪恶,阴毒,胡作非为就是了,众位魔尊,你们认为本城主说的对不对,额?咯咯……”

    柳牵浪还真有本事,把倾国邪恶魅惑的样子表演得淋漓尽致,不过他说的话却让殿下群魔既心花怒放,有胆战心惊。

    在毁宙大陆所有所有魔物最大的特色就是虚伪,虚伪是他们相互欺诈利用的道义原则,想不到倾国城主竟然刚上位,便如此直露,这狂喜实在让群魔一时难以相信。

    群魔面面相觑,皆是歪嘴,留着口水在无声的乐着,一个个狰狞的面孔褶皱成只有这些魔物可以接受的笑容。

    “嘿嘿!倾国城主圣明,我们毁宙大陆早就该这样了,干嘛我们一个比一个缺德,然后嘴里尽挑好听的胡诌,比如我们明明对倾国的美色垂涎三尺,干嘛还在你面前装得一派敬畏无视的样子呢……”

    殿下一阵污浊的静默后,黑头魔老干笑道。

    “黑头魔老,你!?”

    黑头魔老根本不知道殿上的倾国城主是柳牵浪,以为真是倾国城主的话语,因为听闻恶论,一时高兴,开始大放厥词。

    不过白头魔老感觉到殿上的倾国城主实在有些反常,依她的性格,这些话会说,但绝不会在大殿上公然如此的,于是大喝一声,叫停了黑头魔老的话。

    “嗯,白头魔老这是干什么,黑头魔老的话实在,难道你对本长公主不也是色心在心吗。心里邪恶,敢说出来,本长公主就喜欢这样的正义贤臣。

    今天是本城主第一次临朝,就请满殿群尊各自谈谈自己有多缺德,你们可敢直言不讳?”

    柳牵浪心中一边骂着殿下群魔,一边用倾国城主的美貌和风骚胡或着这些魔物。

    “我敢!”

    “既然倾国城主开恩,我也敢。”

    ……

    接下来群魔兴奋不已,扰乱叫嚷,一个个竟然栩栩如生,描述起自己的缺德事了。

    每听完一位魔物的“演讲,”柳牵浪都浪笑鼓掌,惑眸飞吻,惹得群魔越加兴奋,讲德唾沫星子满殿飞。

    本来魔殿中就充斥着金宗城主崩亡后留下的污浊魔血味道,此刻又多了群魔令人作呕的邪言恶语。

    “咯咯……”

    柳牵浪越听越是心中暗暗佩服自己的表演天赋,把满殿群魔耍得丑恶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