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独步大千 > 第八十三章 笑痴和尚、周君白、叶沧海
    梵州彼岸郡珞珈山。

    金刚寺功德林中宝光万道,瑞彩千条,梵钟响彻,道道佛音庄严了天地,让人宛若置身佛祖座下,不敢大声语。

    静谧的功德林中。

    白衣僧人玄灭再次来此问询。

    “苦玄已死,林晚阳被那陆起之子送回了武当山,接下来该如何做?”他的语气沉冷。

    坐在他对面的仍旧是神僧玄缘,身躯孔武,但气质儒雅。

    这金刚寺四大神僧当中的两位,全都修行到了天地烘炉境界,是金刚寺如今台面上的两大顶梁柱。

    四大神僧中,玄寂老僧修为佛法都不是最高,修为最高的是白衣僧人玄灭,而佛法最高的是孔武儒雅的玄缘。

    但却唯独是玄寂老僧成了金刚寺方丈。

    皆因方丈乃是掌握金刚寺兴衰的人,这一位置需要的是将道统门派都经营好的能力,与佛法和修为并没有太大关系。

    玄缘睁开佛眼,眼眸中有缕缕金芒闪烁,宛若住世佛陀,尽是禅意,双手合十道:“方丈师兄早有算计,在你到来之前,便已经让笑痴下山了。”

    笑痴和尚,是金刚寺当代四大弟子中三弟子,人榜第五十三位,刚好在叶家叶沧海之上,修为也是武道筑基圆满。

    白衣僧人玄灭听到这要下山的弟子名字后,眸光中锋芒一闪,带有一缕笑意,已经明白了方丈的算计。

    这位曾徒孙辈的弟子,修行天赋极高,唯独欠缺的是对于佛法的领悟,与白衣僧很像,所以很得他喜爱。

    笑痴和尚为人刚烈嫉恶,同时又心高气傲,但在金刚寺的修行过程中,门中长辈却没有刻意的去磨砺他的性格,而是任其自然,这源于金刚寺的佛法理念“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既是功德”。

    这句禅偈并不是叫人为所欲为,而是近似于儒门“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大境界,但是教弟子修行由此入门,自己领悟出来禅偈中真正的佛法,也没有错。

    这是一个“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修行过程。

    任何人修行,都是由浅入深。

    但大抵是笑痴和尚的佛法天赋真的太低,如此修行的他,不仅佛法境界不见增高,反而养就了一身除魔煞气,在眉心凝聚成了一颗红痣,是他扫荡外魔的象征。

    这名弟子常与惹事沾边,方丈放他下山,去接续未竟的佛子引渡之修行,具体什么打算,玄灭已经一清二楚了,也明白这个弟子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到底是佛门气运养成的佛子,金刚寺哪有那么容易放弃。

    已经在武当山上把这些佛子当做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又怎么会因为一次区区意外,就放弃了这一代的佛子引渡。

    不过是不能一次成功,再麻烦一些罢了。

    百年下来,他们也有几次引渡出现了麻烦,最终还是毫无意外的将那些人渡入了佛门。

    “可惜,武当山现在还担负着继续为佛门养龙的责任,不能动张三丰,不然,我当亲自出面将张三丰渡回沙门……”白衣僧玄灭可惜叹道。

    不能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张三丰在那里武当山才在,那些被顾神秀聚起的佛道气运才会继续催生出一个又一个佛子灵童。

    一旦那里没有门派了,也就不可能会有更后面的佛子灵童供他们引渡了。

    渡了张三丰,等于竭泽而渔了,反之,有张三丰和武当山在,他们可以不断地收割武当山气运,这也是当初金刚寺早就定下的一个长远的战略。

    以武当山龙陨之地来放牧气运,借鸡生蛋。

    ………………

    天下江湖,乱世纷纷,个人都有个人的故事,

    在金刚寺派出了一位眉心有红痣的少年胖和尚下山,往大龙湖方向而去时。

    东海某郡。

    “什么,叶贤弟闭关了。”

    一个身着蓝色袍,丰神俊朗,长身鹤立的青年人,站立一家府院门外,闻听叶沧海闭关修行后,低眸若有所思。

    “公子闭关前曾说,若是周公子来访,让我待他说一声抱歉,他三月后有战约,答应公子一同前往苗疆斩妖的约定,怕是要推迟到年后了。”一个白发老者面带歉疚的道。

    对面这位可是与叶家同为古老世家的周家这一代中最出色的青年周君白,在人榜中排名第三十六位,在阎浮青年一代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六,资质根骨心性,样样都上佳,甚至目前的小姐都比不上他。

    周君白闻言之后,眸光闪烁几个念头,随后展现如沐春风的笑颜,道:“看来叶贤弟是想在这三月之间突破至天人玄关境,教那陆小世子没有任何机会。”

    老人笑了笑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那周某先告辞,请老伯待你家公子出关后,告知他三月之后,若无意外,周某必去一观她战败那小世子的风姿。”

    周君白轻笑施礼后离开。

    半天后。

    一处府院。

    “怎么样,叶家那丫头没答应你?”

    一个老人皱眉问道。

    周君白淡淡叹气道:“只能等三个月之后了。”

    他将前去的始末说出。

    老人眉毛拧紧:“叶太白成就武道止境,又是我们古老世家的一姓,若能将他请来,我们就有更大底气,再不济,你与那小丫头若是联姻,未来也可有望学到叶太白的剑道……”

    周君白微笑道:“放心,君白知道该怎么做,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抓出她的心还不简单。”

    老人捋须道:“你少年老成,天资聪颖,有些事看的比我们还清楚,明白轻重就是了,老夫也不必多说。”

    周君白笑而不语,转而看向了东海叶家的方向:

    “叶太白是个君子,不愿让叶沧海仗着修为优势欺那小世子,但他回城后却也因那钓鳌矶一战闭关疗伤了,那叶姑娘又是个心高气傲,不弱于人的性子,一心想将那一战定义为没有任何意外的一战,所以在叶太白给了那小世子三个月时间修行后,她自己也不甘心的坐关,想要一鼓作气突破天人玄关境,有点向叔父叶太白无声抗议的心理。”

    同样是三个月时间,他要是能突破到武道筑基,我也能突破至天人玄关。

    到时候我还是高他一个境界,这一战的结果还是没有意外。

    我就不信叔父你还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再突破到天人玄关再于我一战。

    “如此才是令我心动的女子啊。”周君白内心笑道。

    一个听说了北唐新排人榜有两人压在自己头上,立刻只身入北唐,剑挑两人,将二人踩在了脚下的少女。

    虽然才十五岁,却早已表现出了无比的锋芒,注定了她是叶家的剑修,半点不愧。

    一辈子都在争胜,争强。

    “神刀术与百步飞仙,她要是赢了,便就证明了曾经给叶家带来屈辱的神刀术,终究是被后来人洗刷了,叶红雪所带来的屈辱历史,终于可以在这一代被她所翻案了,从此叶红雪成为过去,叶太白的风华遮盖这个时代,甚至影响后世。”

    “那可怜的小世子,完全沦为了叶沧海要给叶家正名的踏脚石,不过,这与我倒没什么关系了。”

    周君白嘴角含笑。

    怎么样抓住那小妮子的心,才是他要思考的。

    …………

    阎浮青年一代。

    笑痴和尚,周君白,叶沧海。

    三个不同的人。

    同样的时间,不同的地方,同时发生的不同的事情。

    而周君白口中的可怜小世子。

    在今天,终于到了武当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