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星河归来当奶爸 > 第173章 暂缓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宫狮皇被二度钉入冰原。



    董胜龙四肢全断、修为全废。



    步爻炼被扇成猪头、不省人事。



    南宫少天断了一条右腿。



    说起来,南宫少天的伤势反倒还要算是最轻的。



    现场观众备受震撼,心思各异。



    但最发愁的,还要数高台上那些个大佬。



    余越出手太狠太快,有人还想阻止,但等到反应过来,那边人都已经废掉了。



    林若影目光又一次一一扫过几位大佬的脸,很想笑,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刚才我要下去调解,你们不让我去,现在摊子烂在那里我看你们怎么收拾?



    罗特尼憋了半天,做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那个小辈实在太过狂妄了一些!他以为他是谁,竟敢在武道大赛的赛场上、在昆仑派的底盘上撒野?他公然打伤了南宫世家的人,以为自己不用承受任何后果吗?太狂妄、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



    他看似是因为和南宫世家交好、不忍见南宫世家被人欺凌而暴怒,其实却很冷静地用话语套上了何振山,意思是,事情发生在你的地盘上,你作为东道主当然得管。



    何振山现在一个头有三个大。



    自己门派是东道主这没错,但是东道主选手轮空两轮,一出场就惨败淘汰不说,还遇上这样的事。



    如果南宫世家找上自己,自己该如何交代?



    如果为了给南宫世家交代而惩罚苏家,岂不是多得罪一个家族?



    以前的苏家也就罢了,现在的苏家有狠人余越庇护,怎么弄?



    况且,这个余越答应帮自己女儿治手,还没治完,现在这节骨眼儿上……



    何振山身为一派之主,坐镇一方,也绝不是个傻子,脑中几个闪念过去,便把皮球踢回给罗特尼:“武道大会的会场的确是神圣庄严不可侵犯。依罗会长的意思,这闹事的双方该当如何处置?”



    他提闹事双方,没有表明倾向性,实在是太狡猾了。



    罗特尼瞪了他一眼,说:“如此目无规矩、目中无人,肆意践踏大会规制的人,难道不应该严惩严办、以儆效尤吗?”



    罗尼特虽然说得义正言辞,但他这句话却存在着歧义和漏洞。



    第一,没有主语。是谁目无规矩,肆意践踏大会规制?



    第二,严惩严办,具体要如何严惩严办?



    罗尼特一边说话,一边看向马化龙和巴布洛夫,想着主意大家出、责任大家担,不能光我一个人说一个人扛啊!



    巴布洛夫一下就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外国人,居然来了一句:“你们华夏语言博大精深,我有些……没太听懂你们在说什么意思……”



    马化龙身为大集团董事、政商武三界精英,更是滑头得很,他自己不表态、不跳罗特尼的坑,还直接反问罗特尼:“不知罗会长打算办谁,打算怎么办?”



    罗特尼气得牙痒痒,这些家伙还都不老,但全踏玛是狐狸。



    他气得直接把话挑明了讲:“昆城苏家的人公然破坏、践踏武道大会规则,视天下英豪如无物,老夫建议,取消苏家参赛资格、驱逐苏家代表选手及相关人员离开大会举办地昆仑山。诸位意下如何?”



    高台之上顿时安静无声,无人回应。



    罗特尼瞪大眼睛,胡子都要吹起来了。



    片刻,林若影冷冷一笑,说道:“刚才,你们不还说,那是人家的家务事,让人家扯清楚就行了,你们管不了吗?现在又要管是怎么回事?双标吗?再说,大家有目共睹,破坏规则是南宫世家在先,罗会长说要严惩,是否先严惩南宫世家?如果不是,那可说不过去了。”



    罗特尼瞪着林若影。



    林若影回以毫无畏惧的眼神。



    罗特尼说:“当然要,双方取消参赛资格、驱离昆仑山!”



    林若影冷笑:“这种话,堂堂的华夏武道协会会长怎么说得出口?众目共睹,苏慕容赢了南宫少天,南宫世家淘汰出局,如果按您说的来办,对南宫世家根本就不是惩罚,对苏家根本不公平!如果做出这样的决定,天下英豪怎么看待这次武道大会?如果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次昆仑山武道大会注定会成为天下笑柄!”



    罗特尼一时瞠目结舌。



    他没想到,一个小姑娘,居然顶撞自己,居然敢给自己扣帽子!



    他狞笑说:“林组长,老夫和你们队长,也是忘年的交情了。你难道就不怕老夫去路队长面前参你一本?”



    林若影笑了,是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罗会长请便。我们队长素来是非分明,相信他必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罗特尼继续瞪着林若影。



    林若影也绝无示弱的意思。



    昆仑派的大长老前来请示这最后一场比赛的结果应该怎么宣布,大家都在等着。



    何振山看了毫不相让的罗特尼和林若影一眼,又看了装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模样的马化龙和巴布洛夫一眼,对大长老说:“你告诉大家,因为有突发情况,需研究讨论,比赛结果暂缓公布,请大家先回去休息。”



    ……



    刘威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房间的床上,很是暖和。



    苏慕容坐在床边,见他醒了,便问:“刘哥,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点儿水?”



    刘威连忙说:“苏小姐,怎么劳你照顾我?不可,不可……”



    苏慕容轻轻摁住他,说道:“这有什么?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哥哥。平常刘哥处处照顾我,现在终于让我有机会照顾刘哥。你好好休息便是。”



    说完,转身去倒来一杯温水。



    刘威又感激又惭愧,接过水杯喝了两口,说:“对不起,小姐。这次我没能帮到你,反而拖了后腿……”



    苏慕容安慰他说:“没关系,只怪那个爻先生太奸险、太可恶。”



    刘威忙问:“那个步爻炼他后来怎么样了?”



    苏慕容把刘威被打昏之后的事情说了一下。



    刘威吃惊得合不拢嘴,他知道余越很强,但没想到余越居然那么强,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话从苏慕容口中说出,没有欺骗他的道理。



    苏慕容说:“经过拷问,那个爻先生吐露说他的确是和南宫世家有勾结,南宫世家确有侵吞苏家的野望,只是……关于我大伯苏毅和南宫世家有没有利益往来,他却打死也不肯说。现在他没脸继续留在昆仑山,已经下山走了。”



    说完这话,苏慕容神情有些萧索,想必是在为苏家内部的复杂局势而感到心力交瘁。



    刘威也是暗暗叹息。



    他突然想到一事,便问:“那么……比赛结果呢?”



    苏慕容摇头:“还未公布。”



    刘威有些着急地说:“怎么回事?难道大会会因为余先生抗击南宫世家造成伤害而取消我们苏家的比赛资格吗,怎么可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