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要里子不要面子
    面对东王公要索取崆峒印的要求,老子白眉抖动,肉痛不已,不管是崆峒印,还是首阳山,他都舍不得。

    崆峒印是人族至宝,也是他这个人教教主和人族的气运纽带。他能立人教成功,还多亏了这宝物,要是给了东王公,他和人族的联系就薄弱不少,气运肯定会消散几分。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处,还是已经吃到嘴中的,要他吐出来,他觉得简直比拿钝刀子割他肉还要残忍。

    首阳山是他的道场,也是人教的象征,关乎脸面,要是被天帝推倒,十万年之内不让他重建,这脸面丢的就太狠了,他要被人暗地里嘲笑十万年,甚至直到永远,这对于他这个圣人大师兄来说,也嫌难堪。

    “陛下呀,你虽然是三界之主,但也是老道师弟。当年我们一起论过道,品过茶,还一起在不周山寻过宝,你看,这太乙拂尘就是咱们一起找到的。”

    老子边说边晃了晃手中拂尘,一脸苦色,打起感情牌:“咱好歹有几百万年的兄弟之情,还一起在鸿钧老师面前磕过头,你忍心对师兄我苦苦相逼么?”

    东王公不信他这一套,我们之间有这么深的兄弟之情?逗我呢!

    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长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老好人脸,肚子里时常冒着坏水,想着算计一下别人。要是信了他的邪,说不定被卖了还要给他数钱。

    “师兄,你这个时候想起你我兄弟之情,可是有点晚了。先前趁师弟我不在,欺负弟媳的时候,可没见你有所顾忌啊。”

    老子寿眉皱着,一脸无奈的说道:“师弟,你也要体谅师兄我的苦衷。作为圣人大师兄,玄门首徒,被多少双眼睛看着?师弟你这事做的有点大了,遮都遮不住。要光是师兄我一人,好说,你要天道权柄给你就是,自家人范不着争来争去。但他们不同意啊,全都看着我这个大师兄,不出力不出行啊。”

    东王公一脸惊奇的道:“还有这事?师兄说说,是谁逼你干的,只要你说出名字来,我立刻就去找他,顺便帮师兄出口气。”

    老子叹气道:“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老道毕竟是大师兄,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出卖他人。”

    “师兄原来是给别人背锅?真是受委屈了。”

    “无妨,一切都是为了玄门,为了鸿钧老师的传承,有所牺牲在所难免。”

    东王公心中哂笑,对老子的演技打满分,不愧是圣人之首,都说准提脸皮厚,其实这位不显山不露手,但综合素质比诸圣加起来都强。就像原时空中他化身老聃时,自己评价的龙一样,能屈能伸,可大可小,既能遨游九天,也能寄生蛇鳝之穴。实在是圣人中的翘楚。

    不过东王公不打算让他这么轻易的蒙混过关:“师兄,既然你已经承受了这么多委屈,也心甘情愿,那不介意再多承受一点吧?直接把崆峒印给师弟我,既能止息纠纷,也能维系你我兄弟之情,岂不美哉?”

    老子眼睛一翻,气道:“师弟,我说你就不能给个面子吗?师兄我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圣人大师兄的面子都不顾了,你还要为难我一个老人家?于心何忍?”

    东王公道:“师兄要面子,我要崆峒印。你把宝贝给我不就是了,各取所需,你保全面皮,我得了实惠,也就不计较你干的好事了。”

    老子拂尘一挥,气愤愤道:“崆峒印没有,要命一条。”

    “师兄言重了,你的命可无人敢要。算了,看你一副守财奴的样子,是要死抱着崆峒印不放了。也罢,既然你要里子不要面子,那我就成全你,把首阳山推到好了,反正你也没事,慢慢重建,十万年应该能建好了。”

    东王公一把推开老子,开始催动景阳钟,随着钟声悠扬响起,时空之力震荡,首阳山开始晃动起来。

    “慢着慢着,我八景宫里面还有不少好东西,让我先拿出来再说。”

    老子急忙摆手,要东王公将景阳钟封闭的空间挪开一道缝隙,容他进去。

    东王公知道这老货不会束手就缚,也就由他折腾,一边放开一道缝隙,一边继续以景阳钟慢慢挤压首阳山。

    老子进去八景宫后,半天没出来,似乎忘记了外面还有个人。与此同时,倒有一尊金色宝塔从山中升起,和首阳山合为一体,从内部顶在景阳钟上。

    东王公再催法力,以景阳钟压迫玄黄塔,开口问道:“师兄,东西打包好了吗?再不出来,一会这山塌了,你就灰头土脸了。”

    “师弟且慢,这首阳山是为兄在洪荒大地上的唯一道场,要是打碎了,岂不是无处落脚,不如先等等,让我重新找个地方安家,你再来推不迟。”

    东王公不耐烦道:“大不了回娘家,昆仑山不是还有座三清宫嘛,你回去和元始师兄做个伴,免得又有人逼你干不愿意干的事。”

    老子道:“当初是老道率先离开的,这时候无家可归了又回去,老道丢不起这人。”

    这个时候,随着景阳钟中的法力越来越庞大,不停下压,玄黄塔被压的一寸寸缩小,首阳山也被一点点磨灭,不一会,又有一根金杖竖起来,像擎天柱一样撑在首阳山中心,和玄黄塔一起顶着景阳钟。

    “那你随我上天,我把兜率宫腾出来,让你住。你我兄弟联手,制霸三界,我掌秩序,你掌教化,怎么样?”

    东王公嘴上说这话,手中毫不客气,以景阳钟震荡虚空,粉碎万物,不停的打击着天地玄黄玲珑塔和九龙金杖的防御。

    这至宝交锋,力量何其浩瀚,就算老子以两件至宝努力的维护着山体,但一丝一毫的震动,都能让首阳山晃个不停,大面积崩毁解体。

    “师弟这话当真?老道早有意上天辅佐师弟,就怕师弟嫌我老道碍眼。我那善尸太上老君继承了我一身炼丹的本事,此后就让他给师弟当个御用炼丹师,应该能给师弟一些帮助,师弟觉得如何?”

    东王公将天剑和人间交错斩出,削掉了三分之一山尖,笑着道:“好说。不过一般丹药对我也没什么用,太上老君作用有限,就算去了天庭卖身给朕,也不足抵消你的过错吧?”

    老子坐在八景宫中,艰难的抵挡着东王公的压迫,虽然法力全开,连天道之力都用上了,但实力差距太大,还是没什么作用,首阳山依然在一点一点的减小。

    这还是他在内部,和山体连为一体,防护力达到最大,要是在外面交手,直接一招就打碎了。

    眼见无法奈何东王公,自己实力不济,外面援兵也迟迟不到,软的硬的都无计可施,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说道:“他是我的善尸,相当于三分之一个我,这样,师弟将首阳山削去三分之一,余下的抵消,如何?”

    “不如何。三分之一个你,换来三分之一的首阳山,应该削去三分之二才对。师兄,你这是老糊涂了吗?”

    东王公又是一次双剑对斩,把天地玄黄玲珑塔斩的再次缩小一圈,九龙金杖独木难支,嘎吱一声,被景阳钟压得弯曲,在金龙的哀鸣声中,首阳山只剩下一半。

    “师兄,你我毕竟是兄弟,情谊深厚,我也不想太过难为你,免得伤了和气。这样,师弟我在大罗天下面又建一重天界,你派个化身入住,此事就一笔勾销,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