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起天下潮 > 第五十二章 十步杀一人(四)
    七月廿四,距离迦楼刀斩长安的七月廿五不足一刻。
        长安西市,已入深夜的街道再无白日喧嚣,几户往日通宵达旦的酒楼也早早打烊。
        这两日长安有刺客进京行凶,杀人无忌,纵然长安不乏大隐高人在此,也不愿节外生枝。
        秋日深夜,落幕的闹事与白日的喧嚣宛如两个世界。
        唯有一对白衣男女,站在青石板路铺就的街头,相互对峙。
        他们一路从普兴坊奔袭至此,一个跑一个追,白衣女子眼见无法脱身,而那人追上自己后也不出手,干脆停下来,看看他到底有何目的。
        于是二人就在这深秋月下,四目相对。
        良久。
        白衣女子终究差了一番定力,忍不住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白衣男子纸扇轻摇,一副风流才子做派,笑道:“姑娘真健忘,方才已告知,不才徐悲凉。”
        白衣女子道:“你为何知道这首诗?”
        白衣男子道:“小生一路行来,诗不离口,不知姑娘问的是哪一首。”
        白衣女子道:“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她的师傅太白公子号称“诗剑风流李谪仙”,比起高明的杀人手法,一生所著的万千金言绝句更受世人青睐。可是这首《刺客行》,却是她们组织内部的行事要则,并未流传于世,这人如何知道,令她不解。
        白衣男子道:“家师与太白先生有旧。”
        “太白先生”,而非”太白公子”,是晚辈对长辈的尊称。女子信了三分,又问道:“尊师何人?”
        白衣男子道:“不可说。”
        女子又道:“既是旧识,为何坏我大事。”
        白衣男子徐悲凉道:“小生何时坏了姑娘的事。姑娘有事尽管去做,小生绝不阻拦。”
        白衣女子道:“既不阻拦,我要杀你,你为何不死。”
        徐悲凉苦笑道:“家师亦有重托,不敢乱死。姑娘所愿,恕难从命。”
        白衣女子道:“那你去完成你的重托,我去完成我的重托。你别跟着我了。”
        徐悲凉道:“家师所托,就是随姑娘而行。”
        白衣女子跺脚怒道:“你……你……我杀了你!”一言不合便要杀人,欺身靠近白衣徐悲凉,抬手曲掌作龙虎印,奔袭徐悲凉胸口。
        徐悲凉处变不惊,身形亦不动,就连折扇摇动的幅度都不曾变化。
        少女手掌逼近,正好击在展开折扇上。她本想依着所修暗器之霸道,打穿折扇,一击毙命,却不想刚触扇面,就被手指与袖间的机关反震,令她掌心发麻。
        亏得这一套暗器她从小佩戴,修炼至今已逾十年,否则一个撤势不及,手掌就要从中切断。
        “你!你究竟是何人!”白衣女子又惊又怕,这套暗器是她在世间行走唯一依仗,无往不利,从未失手。今日却在这人面前折戟两次,还差点遭受反噬,令她初出师门的骄纵之心颇受打击。
        白衣男子摇扇依旧,道:“姑娘又忘了,我叫徐悲凉。”
        白衣女子怒极,却又不敢再出手,又在原地跺脚,来回几次,引得徐悲凉不仅发笑:“仙人垂两足,桂树何团团。白兔捣药成,问言与谁餐?”
        白衣女子气急,却自知不敌,再无以力服人的心思,宛如受了委屈,说话竟带着哭腔:“不许你再念我师父的诗。”
        徐悲凉道:“此处秋月下,姑娘如此跳脱,不正如诗中玉兔。”
        白衣女子道:“你是在骂我?”
        徐悲凉道:“我是在夸你。不过你再不行动,你师父就要骂你了。”
        白衣女子道:“那你不要拦我。”
        徐悲凉道:“可以。”
        白衣女子道:“你也不要跟着我。”
        徐悲凉道:“不行。”
        女子又气得跺脚,一双绣花布鞋几乎被她踩坏根底。
        心知已在此耽误的太久,也不再管这个身份不明的烦人精,朝着普兴坊跑去。
        路遇更夫,听得几近四更,子时将逾,不由得加快脚步。
        七月廿五,子时七刻,修府大门外的街道上。
        南宫四人已在暗处埋伏,按照马丰涛吩咐,分别躲在四处阴气至盛之地。马丰涛说,这样的地方,阳间人会在己身不知的情况下,刻意回避,不往此处打量,是极好的藏身处。
        四人蛰伏三刻后,心中估算离三更报更之声已过去许久,马上就要到四更丑时。
        修颜涾心道:“难道是测算有误,并非此时此地?”
        南宫心道:“刺客知行踪泄露,临时改变计划了吗?”
        马丰涛心道:“丑时将近,刺客只有最后一息机会,应该要来了。”
        张初心心道:“好冷哦。早知应当多穿件衣服来。”
        就在这时,夜空忽有婴啼,撕裂长安的寂静。南宫抬头望去,竟又是那长角的蛊雕,只是这一只大的出奇,隔着夜色不知离着多远,也能看清剪影之下还拖着一物。他随即落子,随着他手指间的动作,天空中金光忽闪,一面在黑夜里格外显眼的金色光壁当空落下,拍击在蛊雕身上。
        蛊雕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击落,猝不及防之下,第二道金光又落下。它干脆不再挥翅上升,而是展翅向下滑翔,欲要从廊间屋檐下逃离。
        刚要急转,又一面无形光壁迎面飞近,这一次并非由天上落下,而是从正面袭来。两面夹击之下,空中无法立即转向,硕大雕头迎面撞击到光壁之上,一声尖啸后,巨大的身影飞速坠落,口中嘶吼如婴孩啼哭,于这深夜间十分凄厉,恍如鬼嚎。
        张初心不禁打了个冷颤,双手抱臂从阴影中走出来。
        马丰涛手持黑色长矛从另一侧走出来,对张初心道:“冷吗?”
        张初心道:“冷。”
        马丰涛道:“心里冷还是身体冷。”
        张初心道:“阴气太重,应当是心里冷。”
        马丰涛道:“你该不会是怕鬼吧?”
        张初心反问道:“你不怕?”
        马丰涛道:“鬼怕我。”
        说话间,四人已围上那只恐有两人身长的巨大蛊雕。
        修颜涾道:“这么大,该不会是太白公子本人的吧。”
        南宫道:“不知道,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左边那人道。
        “我也不知道。”右边那人道。
        “我知道。”身后那人道。
        张初心忽然盯着他们,惊恐道:“我们……我们不是只有四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