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妖孽至尊王者 > 第41章 炸裂虎城,炎家崛起
    清晨,第一缕阳光唤醒了沉睡的城市。

    人们纷纷起床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在虎城炸裂。

    “钱,有人发钱……”

    “怎么会有钱呢……是谁发的钱……”

    “天啊,儿子的病终于有救了……”

    “有钱了,我可以上学了……”

    “是老天爷开眼了……”

    阵阵欢呼声,在平民区炸裂。

    各家各户的门口,都堆放着一些金币。

    金币出现最多的地方,要输贫民区。

    那些金币的出现,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生的希望。

    这个消息,迅速蔓延至全城。

    欢呼声、祈祷声此起彼伏。

    但这不是唯一的声音。

    还有咒骂声和哀嚎。

    突然出现的金币,引来一些不安好心的人惦记。

    当然,也有因为金币拖累,被抢劫的可怜人。

    这或许就是人性的丑恶一面。

    还不等这个消息过去,另外一个消息又炸开锅。

    城中白家,一夜之间被六名悍匪洗劫一空。

    专门做赌的白家,这些年因为得到公孙家族授意,在城里可是横着走。

    逼良为C、引人入瓮、强买强卖的事情,屡见不鲜。

    可以说,白家就是一颗毒瘤。

    一夜被横扫,大多数人可是拍手称快。

    当然,谣言四起。

    有说公孙家清理门户的,有说的惹了江洋大盗的。

    当然,也有人说,是因为昨晚得罪了炎帅之子,才会被灭门。

    “炎帅之子能够招募亡魂,昨晚是炎家军干的!”

    “没错,昨晚我听见白家鬼哭狼嚎,还有阵阵绿光,一定是炎帅的亡灵回来了。”

    “炎帅生前爱民如子,这一次是借由儿子回来守护咱们的!”

    各种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炎凌轩被推到风口浪尖。

    唐家深闺中,刚刚起床的唐敏也听闻了这个消息。

    “他真的灭了白家!”

    听完丫鬟的消息,唐敏呆坐在化妆台前。

    回想昨晚离别时,炎凌轩那冰冷的面容。

    他深邃的眸子里的杀气,到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感觉后背发凉。

    这件事情一定是他做的,错不了。

    “小姐,你要做什么去?”

    丫鬟好奇的望着赶忙梳妆打扮的唐敏,她好像要出门。

    “去见他。”

    这个家伙的神奇,让她真是越发的好奇。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多事情。

    “你哪也不能去,今晚是你和公孙瀚奕的订婚宴,你就给我老实在家呆着。”

    闺房门被推开,一个老者走进来。

    此人正是唐家家主,也是唐敏的父亲。

    “爸,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家伙,你也不打听打听,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你千辛万苦把我培养成武者,难道就要让我嫁给这样一个废物吗?”

    唐敏噘着嘴,望着父亲。

    “你给我住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门婚事是我定的,你嫁也要嫁,不嫁也要嫁,你们都给我看住她,如果大小姐逃了,你们所有人就自尽吧。”

    唐父说完,转身就走。

    倒是这句话,吓得几个家奴纷纷跪倒在地。

    “父亲,你这是不讲道理!”

    从小对自己百般疼爱的父亲,不知为何,对自己的婚姻如此糊涂。

    几次抗争,毫无意义,父亲更是拒绝和她对话。

    再一次坐在椅子上,唐敏满是委屈。

    若是那公孙瀚奕有炎凌轩十分之一,她也认了。

    可这家伙就是一个不学无术之辈,让她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她死也不干。

    “大小姐,要不你就走吧。”

    丫鬟眼泪汪汪的看着唐敏。

    这句话,更让她无法离开了。

    且不说,自己若是逃婚,这些跟随自己一起长大的家奴一定会被处死。

    家中还有两个三品武者护院,她这个大小姐,怎么出的了门。

    “你去告诉炎凌轩,就说我今晚定亲,他若不来,我死给他看!”

    咬了咬牙,唐敏只有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炎凌轩身上。

    他答应过自己,这件事情一定会帮她解决的。

    “好!我这就去!”

    丫鬟点头答应,赶忙走出门。

    唐敏独坐在化妆台前。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是真想不到,自己在关键时刻会去求一个打过自己的男人。

    从小到大,没人敢动她一根手指。

    她也从未求过人。

    这一次,却只有求他帮忙了。

    “你会来吗?”

    望着镜子,唐敏脑海中泛起了昨晚在炎凌轩怀中的记忆。

    在那一刻,他温柔绅士的让人感觉好似要融化一般。

    …………

    炎府中。

    炎凌轩直睡到日上三竿。

    昨夜支撑六将遣送金钱,对于他可是非常大的消耗。

    倒是一起完成的释琅,此时精神奕奕的站在门口。

    “苦行僧不用睡觉的吗?”

    炎凌轩看着释琅,最近的他真越来越活泼了。

    “我是开心,有一种劫富济贫的感觉。”

    释琅挠着光头,昨晚的行动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瘾了。

    “你越来越不像是一个和尚了,为什么不说我又杀人了呢?”

    炎凌轩摇了摇头,说好的高僧呢。

    怎么和前世自己那只狼一样。

    时间久了,和二哈差不多了。

    “我今天给他们念往生咒,让他们摆脱轮回,进入极乐净土。”

    被炎凌轩一说,释琅立刻板起脸,正色说道。

    “他们恐怕要在地狱里待一段时间了。”

    炎凌轩迈步走入院子。

    倒是薛振天已经在等待了。

    见到炎凌轩起床,他这才敢走过来。

    “炎少爷,大事不好了。”

    一脸焦急的薛振天,望着好似没事人的炎凌轩。

    他的淡定,显得自己是那么没有城府。

    “怎么了?”

    炎凌轩坐在了椅子上,对着远处端着餐盘的家奴挥了挥手。

    很快几样早点就放在了桌子上。

    “昨晚白家一夜之间被屠,公孙家族震怒,现在满城风言风语都说是您干的,现在公孙家族已经派人来,一会城主大公子公孙策要亲自前来,有了这个借口,公孙家族可以堂而皇之的找您麻烦。”

    在薛振天的心中,昨晚血洗白家的人一定是炎凌轩。

    “白家被屠?那我两千万金币岂不是没人给钱了?这笔账是不是应该算在公孙家族身上?”

    炎凌轩不急不慢的话,让薛振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么无赖的话,他竟然脸不红心不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