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零一五章:丑八怪
    小萝莉的舅舅是长孙无忌。

    “卖舅舅面子”自然是卖长孙无忌面子。

    长孙无忌官职一大堆,除了拥有王爵的皇室宗亲,就属他最大。

    可那又如何?

    什么赵国公、开府仪同三司……都只是领奉禄不干实事的虚职,没一点实际权力。

    他人说起百官之首,也只会说三品官阶的房玄龄,而不是朝堂中官阶最高的长孙无忌。

    这就是虚衔也实职的差距。

    但是,

    这些豪门子弟为什么要卖面子给空有虚名,却无实权的长孙无忌?而不是卖面子给名符其实的房玄龄,从而与房遗爱交好呢?

    想到此处,柴令武脑海中呈现了——“子弟外交”四个字。

    这些豪门子弟的背后,站着长孙顺德、高士廉、宇文士及、魏征、唐俭、刘弘基、刘政会、侯君集、陈叔达、王珪、于志宁、禇遂良、萧瑀…等大唐高官。

    从某种程度上,他们代表着家中长辈的政治意向。

    他们聚集在长孙冲身边,这已间接的说明他们的长辈都围拢在长孙无忌的身边。

    而政客,往往以实在的利益为主!

    但是这些政坛大佬为什么要站在毫无实权的长孙无忌背后,而不是能够给予他们更多利益的房玄龄呢?

    这背后,肯定存在着某种交易。

    而长孙无忌,在长孙皇后极力劝说下,已经变成了‘闲云野鹤’一只。

    他能给予这些政坛大佬什么?

    柴令武结合自己所知的历史,自然不难猜出长孙无忌给予他们的是什么。

    无他,未来尔。

    长孙无忌是勋臣,又是位高权重的第一外戚,这种情况,一度令他置于非常危险的地步,所以在长孙皇后的劝说下,顺水推舟的以退为进,从而获得李世民的信任,并给世人一副大公无私、高风亮节的形象。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他这一退之后,反而更加受到李世民礼遇。

    长孙无忌心知自己在英明神武的李世民麾下已经难有作为,所以退居其次的谋求未来。

    在无官一身轻之下,他可以一心一意夯实根基,并在暗中打造出一个庞大的政治网络。

    一旦李世民驾崩,那么,深受李世民信赖的长孙无忌必将是辅政大臣之一。

    到时候,他苦心经营出来的政治网络,必然会把他推上第一权臣的位置。

    事实上,历史也的确如此发展的。

    李治登基之后,长孙无忌便爆发出了他极强的政治影响力,他借助帝王之多疑,通过“房遗爱谋反”,一举将李元景、李恪、李愔、李道宗、薛万彻、薛万备、房遗爱、柴哲威、柴令武、执失思力等皇亲国戚剪除了个干净。

    最终,长孙无忌成功的晋级为集军政大权于一手的第一权臣,而追随长孙无忌的褚遂良、许敬宗等人也个个权倾天下、显赫一时,俱为宰相。

    只是长孙无忌、褚遂良、许敬宗等人虽然得到自己想要的权柄,但这些人结合在一起的势力实在太过强大,强大到帝王都感忌惮,所以最终被李治和武则天这个最大的变数打倒在地。

    从目前的情况下看,长孙无忌已经在谋划未来了,恐怕那些有影响力的皇亲国戚,都已经成功的登上了长孙无忌必杀的‘黑名单’了吧。

    历史上的柴令武仅是庶出公主驸马都难逃一死,而自己现在是嫡长公主的驸马,长孙无忌就更没有理由放过自己一马了。

    虽说离那场影响深远的大清洗还很遥远,但也不得不防。

    他不要什么高官厚禄,但也不想一家子到时候被长孙无忌清洗掉,这种斗争最是残酷,别指望长孙无忌因为长乐而放过自己。

    做人,还是得靠自己。

    虽说自己还很弱小,也不懂官场中的弯弯道道,可是却可以采用最纯熟的手段来做事。

    文人喜欢玩阴的。那么,老子就跟你们玩狠的。

    你长孙无忌创立政治联盟,老子就创立刺客联盟,老子以后或许杀不了你长孙无忌,难道就不会杀你儿子?

    把你的儿子孙子刺杀了干净,看你崩不崩溃。

    定下未来的发展方向后,柴令武心头一畅,长孙无忌给予的压力顿时烟消云散。

    做人不怕有敌人,就怕不知道敌人是谁,他现在目标明确,又有十几年的准备时间。

    长孙无忌又如何?怕他个毛啊!

    长孙无忌反过来要害怕他才对,因为他柴令武知道长孙无忌的发展轨迹,只要循着这条他要当权臣的主线去找,就完全可以发现蛛丝马迹,然后再顺藤摸瓜的阴死他。

    “你笑什么?”小萝莉见到柴令武脸上全是傻笑,很是不解。

    柴令武揉着自己的脸,笑道:“我突然觉得自己身为权贵子弟,理应当一个武能定国、文能安邦的人。以后,为这个目标努力奋斗,争取早一日成为父亲那样文武双全的大将军。”

    旁边有“哼”了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依某看来,如此狂妄自大、好高骛远、为非作歹之徒,万万配不上长乐公主殿下。”

    死一般的安静之后,满堂一片哗然。

    柴令武与长乐公主的婚事,乃是李世民当朝赐婚,岂容旁人置喙?

    更何况,这还是当着柴令武、长乐公主的面说,说话的这位老兄,简直就是给柴令武难堪。

    你想作死还是怎地?

    柴令武是什么人?

    能动手决不动口的四大恶人、长安四害之一。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时间投注到说话之人身上,便是长乐公主也不例外。

    说话之人,乃是禇遂良的儿子禇彦甫。

    “丑八怪说谁呢?”柴令武吼道。

    褚彦甫或许是喝多了,顺口道:“丑八怪说你。”

    “原来你也知道你是丑八怪啊?”柴令武愤怒之极的拍着桌子道:“既然知道自己长得丑,干嘛招摇过市的出来吓人?如果吓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没有吓到小朋友,吓到花花草草也是破坏长安的景致,你有没有公德心啊你?”

    众人闻言,全都是一脸懵逼。

    宽阔的大堂中,一片死寂!

    一阵清风吹拂而来。

    “噗嗤!”

    “哈哈!”

    “嘿嘿…”

    满堂陷入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这褚彦甫出自书香世家、饱读诗书、能书善画,但是长得极不雅观,吊梢眉、三角眼,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那双三角眼里便光芒闪烁,尽是阴毒。

    他处在一堆帅哥之中,还真有着鹤立鸡群的感觉。

    “哈哈哈……”

    小萝莉早已把巴掌大的小脸埋在自己的双手里,刀削也似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苦忍着笑,却还是不可遏止的笑出了声。

     其他人更不用说,便是同席的长孙冲等人也拼命的忍着,但是肩膀都一抽一抽的,忍得煞是辛苦。

    褚彦甫大怒道:“柴令武,汝太过分了!太可恶了。”

     柴令武鸟都没有鸟他,自顾自的对着小萝莉说道:“我唱首歌给你听!”

    “丑八怪,有种别烛台点开。你要的爱,出没在漆黑一片的天台。丑八怪,在这俊男的年代,你的存在是意外……”

    《丑八怪》这首歌的副歌部分被柴令武改了几个字,而且单独拿出来,所表达的意思自然完全变了样子。

    柴令武唱完,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噗!”

    全场再次爆笑出声,哪怕是同桌的长孙冲他们也忍不住。而小萝莉更是笑得毫无形象,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

    柴令武的腔调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虽然很古怪,但歌词却把丑唱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丑八怪,有种别烛台点开。你要的爱,出没在漆黑一片的天台。”

    这话歌词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丑到把烛台点开,就没有爱的地步。谁敢说这不是丑到了一个新高度?

    “在这俊男的年代,你的存在是意外”又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的丑到能在这个时代存在就是个意外了。有多丑?恐怕已经丑无法想象,丑到无可挑剔了。

    “啪啪啪……”一片欢乐之中,鼓掌声响起,接着便听到有人大声夸奖道:“好诗啊好诗,果然是好诗啊!当浮一大白!”

    这是诗吗?众人不由得再一次爆笑。

    “丑八怪,有种别烛台点开。你要的爱,出没在漆黑一片的天台。丑八怪,在这俊男的年代,你的存在是意外……”那人鬼哭狼嚎的的唱完,大喝一声:“我房遗爱唱得如何?不错吧!夸我吧,我承受的起!”

    一片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