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零一一章:皇帝家也没余钱
    “还有一策,第四策是什么?”李世民迫不及待的问道。

    柴令武说道:“从‘纸上谈兵’的千古教训可知实战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柴令武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可是我大唐天下太平,短期内不会有战事发生。在和平年代中,又如何让军队永葆高昂士气、凶猛战力呢?”

    “针对这个问题,我的方子是举办军事演习。”

    “军事演习的意思就是拿出两支队伍在一个陌生环境中进行大比拼,通过这种方式来检验战术战法,检验兵卒的训练成果,检验将军们的指挥能力、应变能力,检验斥候打探情报能力、渗透能力,检验援军的配合程度。”

    “除了能够练兵练将,还能取到威慑周边异族之效,与此同时,更能让我大唐百姓感受到我大唐的军威,让他们以我大唐为荣!让他们知道我大唐军队时时刻刻都有能力保护他们。”

    大致说完‘军事演习’的好处之后,柴令武将心底那点后世军演的知识一一说了出来。

    顿时,一套前无古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军演流程展现在了李世民面前。

    “好点子!”李世民又让柴令武的“奇思妙想”打动了。

    军演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大唐重视武备,李世民会时不时的抽查各军的练习情况,以确保大唐兵威不减。

    只是柴令武说的军演涉及到内容、检验科目更多而已。

    “自上而下的凌烟阁、网罗英才的武举、利在千秋的武院,以及最后的军事演习。莫不是治军、强军之良方。”

    李世民神情亢奋,对于柴令武献出的四策满意之极。他想了一想,又摇了摇头,道:“军事演习还是算了,这一策我先记下来,等合适的时候在提出来。”

    他遗憾的叹了口气,有股哀怨、不甘的感觉。

    “为什么啊?”柴令武非常不理解,好的提议自然应当立即执行,这有什么时机不时机的?

    “舅舅是担心那些专扯后腿的老顽固说是劳民伤财、穷兵黩武,然后再说您是好战必亡的杨广第二。”

    李世民摇头苦笑:“这是其一。最根本的原因是国库空虚,我没钱,国家也没钱。军事演习固然好,固然有必要,可是消耗的财力、民力也是不少。你让我去哪掏钱?”

    “不是吧?”柴令武迷迷糊糊道:“不是说大唐发展得蒸蒸日上么?至于这么穷吗?”

    “你说呢?”李世民白眼道:“大唐接手的是一个破破烂烂的烂摊子,立国之后更是连年打仗,直到去年灭了突厥之后,这才得到真正的休兵,仅剩下的那一点点,还得留着以防万一,我根本不敢动。”

    柴令武听了李世民的苦水,才知道大唐王朝、贞观之汉的初期是这么的穷困潦倒。

    “歼灭突厥这一场大胜仗,已经打出了无敌于天下的大唐雄风,未来的十几年内,也没有宵小胆敢冒犯我泱泱大唐。十年之内,这些铁血老兵还能上战场,等喘过气来,再搞这个军事演习也不迟!”

    大唐干掉突厥的意义,就好比彭总在‘高句丽’半岛干掉败老美联军一般,达到了威慑宵小,获取宝贵的喘息机会。

    柴令武续道:“十年之内,老兵还在。而老将虽是老去,但我父亲与李绩、李道宗、侯君集、薛氏兄弟、张士贵、李君羡等大将还能领兵作战。与此同时,新一代俊杰也从武举、武院中脱颖而出了,真有战事发生,正好达到以老带新的目的。”

    李世民听完,猛的一拍大腿,笑着说道:“你与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你这四大强军良策。不亚于四场大胜仗,你说我应当如何赏你?”李世民眼睛望着柴令武,那眼中的器重欣赏之意,不言而喻。

    “舅舅家都穷得快揭不开锅了,赏赐就算了,如果饿坏了长乐,我会心疼滴!”柴令武说着,连连摇头挑眉、斜眼……

    “放屁!”李世民大怒:“长乐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再穷也不会饿到自己的子女。”

    “我不是那种赏罚不明的昏君,既然你立了功,这赏赐不要也得要。”

    “这个,您还是留着赏给其他大臣吧。毕竟,咱们都是自己人,这个太见外了。”柴令武理解的说道。

    看到他的表情,李世民更生气了:“我是皇帝,宫里有的是奇珍异宝。”

    若是让人知道堂堂一个皇帝,连赏赐功臣的赠品都拿不出来,那还得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根本就不是赏赐的事了!这可关系到名誉!

    “你献了四大良策!朕就赏你四件珍宝。”李世民恼火之下,把‘朕’字也冒了出来,他大声道:“免得你小子看扁了我!”

    “集尽天下最珍贵的珍宝,也不如长乐一个。您已经把最好的给我了,这次就算了吧?”柴令武皱眉。

    “话虽如此,但一码归一码,这四件珍宝你必须得要!”

    “我就是不要!”

    “你若是不要,我就把你们爷仨发配到岭南!”李世民恶狠狠的威胁。这口气几乎憋晕了他,非出不可!

    “那好吧!”在这样的强力威胁下,柴令武终于松口,屈服了……

    “算你识趣。”掌控欲十足的李世民终于心满意足了。

    柴令武也心满意足了,一变四啊!

    能不心满意足吗?

    “噗”侧旁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斗狠完毕的李世民、柴令武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去,正好看到长孙皇后牵着小萝莉站在不远处的回廊之上,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形,肩膀不断耸动着。

    舅甥吵得那么大,她们母女就在附近,自然把这闹剧听了进去。

    一个逼着赏赐,一个拒绝着以退为进,可把她乐坏了。

    “说吧!你要哪四样珍宝?今天你必须带走。”李世民牛逼轰轰、得意洋洋的说道。

    长孙皇后见李世民还没有回过神来,不由更乐了。

    多年的夫妻,她哪里不知道丈夫在向自己炫耀呢?

    在私下里,这位帝王经常会做一些充满孩子气的事情。他在朝堂上受到魏征攻击,就会跑到她这里来叫嚣着要杀掉魏征这个乡巴佬”。

    李世民若是要杀魏征,魏征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但是李世民没有杀,而是跑到长孙皇后身边生闷气,其实就跟小孩子受到委屈,跑到最亲近的人哪里倾诉没什么什区别。

    “令武,你舅舅向来一言九鼎。你要什么尽管开口!”长孙皇后笑着说道。

    “还是皇后懂我。”李世民眉开眼笑。

    “我已经挑到了。谢舅舅赏。”柴令武从果盘中挑了四枚果子,然后一人一枚的分给李家三口,自己留了一颗,正好够分。

    李世民、长孙皇后、小萝莉为之错愕!

    “臭小子!”李世民笑骂了一声。

    他已经回过神来了,不过,以柴令武的所献四策,的确值得封赏,所以也没有丝毫反悔之心。

    谁想到,闹了半天,柴令武只挑了四枚水果,这不是耍他吗?不过,对于柴令武的暖心之举,他却生气不起来。

    长孙皇后奇道:“令武,究竟立下什么大功?”她这话出口,自己却尴尬了起来。

    当了几年皇后,她从来没有过问政事、参与政事,但因好奇而口快,顿了顿,苦笑道:“你们当我没问。”

    “这有什么,你就是这么小心。”李世民对于长孙皇后又敬又爱,在他心底,是无可代替的至亲中的至亲。

     李世民虽有‘寡人之疾’,但他动真感情的人,只有甘苦与共的长孙皇后一人而已,对于她那是完全信任,当即将事情因果告诉了长孙皇后。

    最后笑着说道:“此之四策,乃是利在千秋的强军之良策。只可惜…军事演习这一策现在用不上。”

    对于军事演习,李世民是念念不忘。

    若是国库丰厚的话,他就可以在军事演习中过把瘾大杀四方的沙场瘾了。

    长孙皇后听了也一个劲的夸柴令武能干,有本事,是一个深谋远虑、熟悉兵事、潜力无限、聪明机智、文武双全的名将之才,就如他舅舅李世民一样多才多艺,同时也鼓励他向李世民学习。

    柴令武被夸得老脸通红。

    李世民倒是听的眉开眼笑,心底舒坦,感觉长孙皇后是在夸自己:“嗯……这话说的倒是不假,不过这小子还差远了,不足我的万分之一。”

    柴令武嘴角抽了抽,这见过自恋的,还没有见过怎么自恋的。

    你有本事,干嘛没有搞出强军四策来?你有本来,干嘛还混得穷兮兮的?

    “兵事嘛,马马虎虎过关了,书法嘛也还行。只是不知道你小子的文采方面如何?舅舅我要考考你。”李世民捻须微笑,一副为要师表的姿态。

    柴令武无语了,自己这个舅舅,是真把他当成泡妞,泡老婆的道具了。

    哼,哼!你泡你的老婆,我泡我的小萝莉,咱们各泡各的、互不干涉。

    他皱着眉头、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道:“有了!”

    “这么快?”长孙皇后讶然。

    “我这首诗既是为凌烟阁而写,也是表明我的志向,同时,也是为了激励大唐儿郎踊跃从军。”

    李世民颇为期待:“快快念来。”

    李世民高吟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好诗!好一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好一句‘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李世民心神摇动,回想自己在那天下动荡、金戈铁马岁月的日子,心中激昂不已。

     这首慷慨豪迈、神采飞扬的诗仿若从天而降,没有晦涩的词汇,没有冷僻的典故,有的只是直抒胸臆的豪迈大气。

    即便是长孙皇后、小萝莉亦能体会到其中那金戈铁马气壮千里的雄浑霸气,一个个顿时热血沸腾壮怀激烈!

    小萝莉眼中全是小星星在闪耀,神情充满着崇拜。

    柴令武得意了、满足了。

    看现在,谁成了谁的道具。

    李世民感慨完毕,接着是不满意。因为他的老婆、女儿都看‘道具’而去。

    柴令武察颜观色,与小萝莉匆忙约定时间,立即果断的狼狈逃出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