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零零八章:李世民恶心的字
    放学后,柴令武与小萝莉、李承乾直奔甘露殿而去。

    弘文馆隶属门下省,而门下省坐落在皇宫之内,所以,三人都没有乘马坐轿。

    李承乾、小萝莉更没有侍卫来接送。

    一路上有小萝莉这个开心果叽叽呱呱的说笑,倒也不觉得遥远。

    对于李承乾,柴令武既没有亲热,也没有刻意冷淡,一切都像普通人家的表兄弟一般,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很正常、很阳光,没有同性恋的倾向。

    同行到了中途,这家伙便独自一人、步履匆匆的去了东宫,据他自己说,回了东宫,还要接受强制性的补课。

    真是一个可怜的娃!

    都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了,还要接受大儒们的疲劳轰炸。

    到了甘露殿

    内侍却说李世民、长孙皇后在御花园的‘沧海’观落日。

    ‘沧海’是一个辽阔的人工湖,湖中有岛、有亭。

    在夕阳映照下,湖面鱼波鳞鳞、流光溢彩。

    此时,大唐帝后正在湖心石亭中凭栏远眺。

    亭中石桌

    几盘时鲜水果洗的干干净净。夕阳下,映出诱人的光泽。

    一个放在小火炉上的茶壶飘着袅袅白烟!

    “父皇、母后!”小萝莉提着裙裾跑了过去,娇憨的邀功道:“我请来了一个贵客…你们猜猜,这名贵客是谁?”

    柴令武笑而不言、止步不前。

    李世民看了柴令武一眼,很是夸张的问道:“是嘛?长乐把谁请来了?”

    “父皇您猜!”小萝莉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

    李世民忍着笑,装模作样的猜道:“长乐最喜欢画画,我猜是阎立本先生!”

    小萝莉明眸轻轻一弯,犹如月牙一般:“不对,再猜。”

    “虞世南先生?”

    “也不对?”小萝莉更得意了。

    李世民一连猜了几个,都“猜”不中。

    “咯咯咯…父皇真笨…”小萝莉脆生生的笑道:“是令武表哥啦!”

    “哦?是嘛?那父皇真是想不到了…”李世民“恍然大悟”!

    长孙皇后看着这对父女耍宝,一脸温柔笑意。

    夕阳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这一幅情景,简直像极了一幅画。

    谁能想到,这帝王之家,竟有这么温情一面。

    “令武见过舅舅!”等到小萝莉心满意足,柴令武这才踏入石亭。

    李世民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这里不是朝堂,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随意便可。”

    “舅母!”柴令武向千古贤后问了声好。

     长孙皇后娇躯纤细,容貌雍容而美丽,青丝挽起,散发着优雅知性的风姿。

     “来了就好!”长孙皇后细细的端详着柴令武,凤目中有着亮光浮现,展颜笑道:“圣上你瞧,令武与你有几分神似呢。人言外甥多像舅,这话一点儿不假。”

    “听你这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像!”李世民仔细的看了一遍,亦是有些惊讶。

    “外甥像舅不挨揍!”柴令武说了一句。

    李世民笑骂道:“看这臭小子的德行!你干嘛来着?”

    柴令武愣了一愣,无语道:“外甥看自己的亲舅舅、舅母,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

    “跟外甥斗气,有你这么当舅舅的吗?”长孙皇后见两人争个不休不止,便怪嗔的看了李世民一眼,正要开口安慰柴令武,却见后者拿起一只水果,嘣咔的咬了一大口,俨然是一副不当自己是客人模样。

    得!

    这舅甥俩,都一个德行。

    长孙皇后轻抚额头,不说话了。

    小萝莉眨着水注注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柴令武,一脸崇拜。

    长这么大,她还见过有人在她父皇面前这般嚣张,哪怕是自己的哥哥们,也是一副老鼠见猫的怯懦模样。

    “不要脸的臭小子!”李世民哼哼了一句,然后让柴令武坐下,道:“你那一手字写得真不错。”

    “只是以前干嘛写那玩意来糊弄我?害得我丢人丢到老家去了。”李世民狠狠的瞪视柴令武。

    似乎柴令武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便拳脚交加一般。

    “噗”长孙皇后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这一笑怎么也止不住。

    柴令武之前的“墨宝”她也看了,当时李世民还乐滋滋的与她分享,说自己的外甥多么多么的有出息,连虞世南都说稍称赞为‘神仙都无法模仿。’

    可是打开之后,那表情实在有够精彩的。

    时至今日,长孙皇后还得李世民当时那惊愕、震惊、羞愧、盛怒、无语、恶心…的种种表情。

    小萝莉亦是笑个不停。

    显然,她也是目睹者。

    “还不从实招来?”李世民老脸通红的拍着桌子审问着柴令武。

    “之前,的确是那水准,病好之后突然开了窍!学什么都非常顺!”除此之外,柴令武还能怎么说?

    “书法岂是一蹴而就的?你才多大啊?你骗鬼呢。”李世民全然不信这一套说辞。

    柴令武无奈的说道:“我病前是什么样的水平人尽皆知,那一笔一划,根本不是我现在这种水平伪装得出来的,舅舅也是书法名家,换成是你,你伪造得出来么?”

    “你之前那字,不堪入目,根本伪造不出来。”李世民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最终只能无奈放弃。

    让书法好的的人去模仿别的书法高手,他可以信手拈来,但是,你让他去模仿一介稚子的字迹,别人一眼就看出真伪。

    因为书法好的人,一笔一划都饱含神韵,所以以柴令武现在的水准,真模仿不出以前那字。

    柴令武说道:“总之,我感觉自己现在非常聪明,记忆力也非常好!”

    李世民哑然失笑,道:“或许是因祸得福吧!”

    长孙皇后笑道:“终归是好事。”

    柴令武见小萝莉焦虑的看着自己,沉吟了一会儿,道:“舅舅,我有件关于国家的大事要与你说说。”

    “你们聊!”长孙皇后笑了一笑,牵着一步三回头的小萝莉走了。

    “说吧!”待长孙皇后母女走远,李世民看着柴令武,笑道:“是不是长乐让你做什么?”

    “呃?”柴令武有些傻眼。

    “呃什么呃?”李世民没好气的说道:“长乐一个劲的挤眉弄眼,你们当我这皇帝是瞎子吗?”

    “你们鬼鬼祟祟干嘛?”李世民微笑着调侃了一句,丝毫没有怒气。

    无论是出于对平阳公主的敬爱,还是柴绍早年对于他的帮助,李世民对于年幼丧母的柴令武始终怀有怜惜之心,所以,一直定位于亲近子侄的界限内。

    “明日是旬假,长乐要出去买贺礼,想给舅母一个惊喜。”柴令武老老实实的说道。

    在长安,根本隐瞒不了李世民,与其撒谎,倒不如实实在在的说。

    “拳拳孝心,我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李世民露出沉思的神色,想了一想,笑道:“好吧,我答应了。为了让长乐高兴,你们出行时,我会派禁卫暗中跟随你们即可,至于皇后那,我就说长乐去拜祭三姐。”

     “谢谢舅舅!”柴令武大喜过望。

    李世民笑道:“我这是不忍长乐失望,与你何干。不过丑话说在前头,长乐若是在外头出了什么意外,可别怪我翻脸。”

    “舅舅放心!我就算性命不要,也会保障长乐的安全。”柴令武保证道。

    解决掉这个问题,他又问道:“舅舅,长乐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名叫素娥的宫女。”

    “还在秦王府的时候,素娥就照顾长乐了,她怎么了?”李世民问道。

    柴令武将小萝莉的话说了一遍,最后道:“长乐涉世未深,思想尚未定性,容易受人影响,还请舅舅将素娥调走为宜,免得长乐被她误导。”

    李世民点头道:“你说得对,若是长乐天下都是坏人就坏了!你能这么替长乐着想,我很欣慰。”

    “长乐漂亮可爱、古灵精怪,我希望她永远当一缕快乐的阳光!”柴令武深有感慨道:“若是我以后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死也值得了。”

    听他说的前半段,李世民蛮开心的,毕竟是赞美他的女儿,可是听到后半段,差点没给气死。

    他算是明白了,这小子是把长乐当成了女儿一般来看。

    娘滴!

    那是你未来的老婆。

    你这样看待长乐,好么?

    这混小子!

    李世民是气得火冒三丈,但也露出了一丝好奇,这小子病了一回,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人还是那个人,可心态却宛如成年人一般,说是少年老成亦不为过。

    这不由得令他想到了柴令武之前说的“我感觉自己现在非常聪明,记忆力也非常好!”

    一下子,这位皇帝心生考较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