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壮哉大唐驸马 > 第零零六章:书法大师的欣赏
    “尔等年纪尚幼,老夫不要求你们书法过于佳美,但是,行书作文时,必须精气神十足,就像做人一样,要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

    “一个人只要姿势正确,手腕轻虚,即使是粗纸,秃笔,信手拈来也能挥洒自如,别出新意。”

    虞世南一丝不苟的纠正着学生们练字姿势,他作书不择纸笔,却很注意坐立姿势与运腕方法。

    柴令武举手道:“先生,弟子有话要说。”

    鸦雀无声中,柴令武这一说,立时成了焦点人物。

    虞世南也怔了一怔,眼中露出一丝不快。

    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好学生,也没有一个老师不讨厌学渣的。

    在虞世南等大师眼中,柴令武等惹事生非、好斗恶劣的将门子弟,无疑就是学堂里的学渣,好汤里的老鼠屎。

    “说!”虞世南毕竟是传道解惑的大师,尽管不喜,但还是给予柴令武说话的机会。

    柴令武拱手道:“家父曾说翼国公秦琼纵横天下,惟在‘勇霸’二字,一枪挥出,让敌人挡无可挡、避不可避。他招式虽不华美,但气势磅礴、勇霸天下,武功招式纵有胜过他之人,却都因为气势败在他‘勇霸’之下。”

    “若以武功来比书法,弟子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书法虽不佳美,但必须力透纸背、铁划银勾、宽宏大度,单看气势便已足够。”

    虞世南捻了捻长长白须,琢磨了片刻,道:“书法、武道都研究境界,你如此对比,大有异曲同工之妙。”

    见引起虞世南在意,柴令武精神一振,继续道:“从先生说的书写姿势里,弟子还从书法的一笔一划感受到了人生的哲理。”

    众人一阵恶寒!这马屁拍得……

    虞世南惊奇道:“你且说说书法蕴含着什么人生哲理?”

    柴令武这位大盗,少不了要卖弄的秀一下,挺直身躯道:“做人要像‘点’,昂首,充满自信和朝气;做人要像‘竖’,挺胸,充满力量与美;做人要像‘撇,飘逸潇洒,淡看名利荣辱;做人要像‘捺’,脚踏实地,做好每天功课……做人要像‘横’,正直,即使处于逆境,也要如离弦之箭,一往无前!”

    “说得好!做人就该如此!”

    虞世南已过古稀之年,性情刚正、直言敢谏、才智过人,对于人生荣辱看得非常透彻。柴令武拿他至爱的书法来谈论人生哲理,是以喜欢的赞不绝口。

    他端详了柴令武好一会儿后,道:“早就听说你患了失魂症,连带谯国公都忘记了。今天看来,好像是变了一个人!无论外貌、学识、气度,均让人眼前一亮。”

    柴令武是李世民的外甥,他‘生病’时,便是李世民也会时不时的关心询问,所以,柴令武的‘失魂症’早已传开。

    虞世南知道,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祸福相依吧!”

    柴令武笑了一笑。

    换了一个灵魂,能不变嘛。

    “嗯!”虞世南点了点头,道:“但不知你的书法变了没有?”

    众人顿时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因为柴令武的字就像狗抓鸡爬,还被虞世南‘赞誉’为神仙都无法模仿。

    虞世南名气大,他的‘赞誉’导致柴令武名声大噪、火遍长安。

    喜欢书法的李世民‘求’了一幅柴大师的真迹,贞观大帝兴致冲冲的一看之后,差点气晕了过去。

    结果,柴令武沦为了笑柄。

    柴令武也知道另一个柴令武是什么水平,所以对于大家的戏谑的目光一点也不惊讶。

    但是今天,大家注定要失望了。

    柴令武拿起毛笔,大手一挥,笔走龙蛇,写下四个字。

    “请先生指点!”他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虞世南拱拱手。

    虞世南扫了一眼,心里一惊,这字……飘逸遒劲,结体舒展严整,气势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概凛然,与时下温润秀媚相去甚远,但别有味道。!

    仅止“上善若水”四个字,却有一种银钩铁划、行云流水的笔意跃然于纸上!

     虞世南望着气象雄浑的字体,居然感觉到一种睥睨天下的霸烈气势。

    这一手字,绝对是名家写意啊。

    水平、笔法或许略显稚嫩,比自己或有不如,可也称得起“别是一家”了!

    这还是那个被自己说为‘神仙也无法模仿’的字体吗?

    什么时候,这小子无声无息的写出这么一手好字了。

    虞世南捧着这张纸,心神随着“上善若水”四个字的起笔转折、笔意架构沉浸进去,心里默默临摹,居然有些出神了。

    一遍一遍的观摹之后,虞世南意尤未尽的问道:“这字,字体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雄强圆厚!啧啧,这书法,自成一家!说是开宗立派都不为过。”

     “柴令武,你现在师从哪位名家大师?老夫要去拜会这位大师。”虞世南激动得不能自己。

    “先生,我没老师啊!”柴令武眨着黑白分明的双眼,一脸无辜的看着虞世南。

    虞世南哈哈大笑:“你可别这字是你自己练出来的,否则老夫等人怕是都得羞愧无地!”

    柴令武苦笑道:“不瞒先生,这字还真是写的。”

    他的字在结体上深受赵孟頫的“赵体”影响,而“赵体”具有构造严整、精熟笔法的特点,要学‘赵体’不仅要笔法娴熟,还须体会结构上的天才创意,故而,‘赵体’是被公认为难以临摹的字体。

    柴令武初学书法时,以“赵体”入门,而后又运用了颜体气势雄浑的笔法,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书法特点。

    颜真卿、赵孟頫都是影响深远书法宗师,他现在把中唐的‘颜体’、元朝的‘赵体’搬到初唐,虞世南怎么可能不惊为天人、神魂动荡?

    “不可能!”虞世南一脸不信的表情。

    柴令武头疼道:“弟子以前那字写得狗啃鸡抓,怎么练都无法见人。”

    “倒有几分自知之明。”虞世南道。

    柴令武一头黑线的的胡编:“弟子以前的字是不好,可武功却学得马马虎虎,武功讲究意在念先、念在剑先,练武之时,需要神到、心到、眼到、手到……弟子觉得书法、绘画也是如此,于是在灵机一动之下,把手中笔当成刀枪剑戟来使,不久,字也练出来了。”

    “您看弟子这字,是不是有一种铁血凌厉之势?我告诉您,那是弟子把剑意融入了进来,也许称为‘以武入书’比较合适……”

    柴令武无耻的做着心里暗示!

    虞世南再看‘上善若水’这四个字时,果真觉得一笔一划气象雄浑,充满睥睨天下、铁血森森的气势,宛如纵横捭阖的刀枪剑戟。

    “‘以武入书’之说很有道理,一法通,百法通,莫不如此!”

    最后,虞世南赞赏的劝勉道:

    “虽说你之书法称之为自成一家、开宗立派亦不为过!但笔法尚显稚嫩,离宗师境界还差些境界,故而,不能骄傲自满,争取早日蜕变成形。”

    虞世南拍着柴令武的肩膀,期待之色难掩。

    “弟子知道!”柴令武点头道。

    “老夫以后会多加监督。”

    “弟子家里没有什么名家真迹可以观摩!先生可不可以赐予弟子墨宝一幅!”

    柴令武讪讪笑道:“说不定弟子从先生书法中体悟到至境,从而令自己的书法完善起来呢。”

     他敏锐的察觉到虞世南的期待,便顺势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大唐书法界首推虞世南,次之欧阳询,最后是褚遂良。如果得到这位第一名家的真迹,那他可要开心死了。

    只不过虞世南字值千金,每天上门求字之人,有如过江之鱼,又岂是那么好弄到的?

    柴令武说出此话后,有些患得患失的紧张起来。

    “这有何难,老夫这便写出一幅。你要老夫题何诗作?尽管开口。”出乎柴令武之意料,虞世南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曹操的《观沧海》,如何?”柴令武大喜过望。

    对于一个爱字如命的人,看到一种全新字体,就像就像是一个色中恶狼看到昭君、貂蝉一般。

    只不过他今年七十三岁,寿命将尽。

    因此,他极其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柴令武成形的书法。

    只要帮助到柴令武,又何惜一幅字?

    “《观沧海》气势磅礴、格调雄放,倒是与你的书法匹配。”虞世南回到讲台(教案),一口气将《观沧海》写了出来,还将自己的私章印上。

    “多谢先生!”柴令武眉开眼笑,连连道谢。

    回家就请人精心祷糊起来。

    初唐三大家之首的真迹啊!若是传到二十一世纪,随随便便就是几个亿的价值。

    “你也写首《观沧海》给老夫。”虞世南见柴令武爱不释手,心头甚为高兴,自己的心血作品被人重视如此,换成谁都开心。

    这是交换“墨宝”的征兆?

    柴令武怔了怔,也不打算藏拙,他深吸一口气,闭目平息心头激动。

    虞世南见状,颔首不已。

    心平气静才能调动最佳状态,这小家伙已经深得书法之心境。

    不错,不错。

    柴令武准备半晌,便提笔书写一篇《观沧海》。

    “好字,好字!可以为师矣,老夫无憾矣。”虞世南将宣纸拿在手中细细鉴赏,一个劲的叫着。

    柴令武书写“上善若水”时图快,没有写出真实水准。

    而这一幅字乃是回报虞世南,所以用心的写出了自己的水平,也写出了后世行楷精华之所在。

    雄浑开阔、大气磅礴的书法,配合这首诗大气的诗作,更是妙中之妙。

    诗词、书法的气势融为一体,可谓是相得益彰。

    论起意境、水平,较之“上善若水”更胜百倍。

    故而虞世南起初只是觉得柴令武字虽好,却笔法稚嫩,而如今却激动得失去了理智。

    学生们一个个也惊呆了。

    柴令武的书法竟然可以让书法界的第一人如此失态?

    这是何等让人震撼的消息啊?

    这若是传了开去,柴令武必将因为书法再一次掀起风暴,只不过上一次是坏的,而这一回,无疑是真正的震撼。

    “表哥,长乐也要……”小萝莉嚷嚷道。

    李承乾接道:“还有我…表哥上一次可把我坑惨了。”柴令武上一回的‘墨宝’正是他带回去的,害得他被李世民狠狠地踢了一脚,几天下来,走路都一拐一瘸的。

    这一次,可是一个将功折罪的立功机会,所以,一见小萝莉开口,立马紧跟着开口讨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