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起兮 > 第一卷 青衫磊落少年行 第二十四章 分别在即
        流沙谷众人整整花了一天一夜时间,才把战场清理干净,按吩咐把所有尸体都分好,烧掉了魔族鬼族的尸体,至于人族的,就只能等着他们的亲戚好友前来认领了。
        王云涛与沈秋野不打不相识,相互掺扶着回去静养伤势,燕赤侠与公孙牟二人也算空闲了下来。
        杨小天几个少年正在房中闲聊,聊得正起劲,突然燕赤侠出现在房门前。
        原来燕赤侠见善后工作都已处理了个七七八八,就直接过来找几个少年。
        “燕前辈,进来坐!”杨小天微笑着招呼道。
        “大家都在啊!”燕赤侠笑着进来,随便找了个椅张就坐下,还没坐稳就张口叫道,“臭小子,上次给我喝的南柯酒还不错,应该还有吧,拿来!”
        杨小天笑出声来,说道:“有有有,前辈尽管喝。”取下葫芦丢给了燕赤侠。
        燕赤侠一把抓过,拔开盖子,猛地灌了几口,抹了抹嘴巴,心满意足道:“好酒好酒。”
        柳妃依嫣然笑道:“好喝,前辈就尽管喝,杨大哥他不会介意的。”
        燕赤侠望着这小妮子,打趣道:“你怎么知道你的杨大哥不介意,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啊,说说看到底你们是什么关系!”
        柳妃依刷的一下红了脸,跺起脚说道:“前辈老不正经的,我不跟你聊了。”
        古人云在一旁哈哈大笑,李穆跟着一起傻笑。
        柳飞絮赶忙帮着妹妹打圆场,说道:“杨兄弟性格豪爽,这点大家都知道的,请前辈喝酒,他肯定不会吝啬的。”
        燕赤侠望着只是微笑不言不语的杨小天,摇摇头暗道:这臭小子真不开窍。
        原来这几日来,燕赤侠早就看出柳妃依已对杨小天暗生情愫,只是可惜这傻小子自己还看不出来。
        燕赤侠愤愤然想着:有句老话怎么说着,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转头一想不对劲,挥手扇了自己一巴掌,开声说道:“呸呸呸,我可不是太监。”
        杨小天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问道:“燕前辈说什么?”
        其他人也是莫名其妙的盯着他。
        燕赤侠赶忙道:“没什么,没什么。”心中却想道:算了,年轻人的事还让他们自己慢慢去发展吧,自己想要推波助澜也是没用。
        燕赤侠对着葫芦又接连喝了几口酒,转过头望向古人云问道:“你这小子怎么称呼?”
        古人云起身说道“前辈,晚辈叫古人云。”
        燕赤侠一口酒喷出来,呛声道:“古人云?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
        古人云只是傻笑不出声。
        燕赤侠正色道:“古小子,莫长生是你什么人?”
        这莫长生可是与燕赤侠齐名的除鬼大师,不灭境的神符师,死伤在他符下的鬼魅不计其数。
        西皇剑宗三人一听,暗道:原来古人云的师傅是他,难怪画符这么厉害。
        古人云诧异道:“燕前辈莫非认识我师父?”
        燕赤侠拍手道:“果然被我猜中了,你是那鬼画符的徒弟。我跟他岂止是认识,大大小小打了上百场架。不过呢,那鬼画符每次都是输多赢少,后来估计觉得没劲,就不再跟我打架了。我跟他可算是打架打出来的交情。”
        “那前辈怎么看出来我是他徒弟的?”古人云不解道。
        “就凭你手中那根惊神笔啊!”燕赤侠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鬼画符与我打架不是赢了几场吗?每次都是凭这惊神笔的变幻莫测才赢的。想不到鬼画符居然把它给了你!”
        柳飞絮惊讶道:“前辈说的可是神兵榜上排名第六的惊神笔,传言此笔一画惊鬼神,高深莫测。”
        燕赤侠点点头道:“没错,就是它了。”
        柳飞絮一把扯过古人云说道:“赶紧拿过来给大家瞧瞧。”
        古人云二话不说递过手中惊神笔给他,几个少年听柳飞絮说的神奇,都围过来观看。
        惊神笔外观平平无奇,与平常画师手中的画笔无甚区别,只是笔身偶尔会有金光流动。
        几个人把惊神笔把玩了一番,拿在手中,都没发现有何特殊功能,最后回到了古人云手中。
        杨小天问道:“古人云,这惊神笔真有柳兄说的那么厉害,一画惊鬼神?”
        古人云说道:“这惊神笔画出来的符灵力饱满,是一切鬼怪污秽的克星。我师傅还说了,修为越高,惊神笔使用起来的威力越强。只是以我目前的修为,惊神笔一半的威力都没能发挥出来。”
        几个少年都见过古人云在与魔鬼大战中,用惊神笔画出来的灵符的威力,此时听他说居然还没发挥出它一半的威力,都咂舌不已。
        古人云收好惊神笔,问道:“接下来,我打算到处游历,顺便抓抓鬼除除魔。不知各位有何打算?”
        柳飞絮说道:“魔鬼此次攻击了流沙谷和天关门,不知道会不会也攻击了西皇剑宗,我挂心宗门安危,打算回去看看。”说完望向杨小天道,“小天,你呢?”
        杨小天道:“我本次从天关门出来就是想着要回到家乡看看亲人,所以我还是会回仙人镇去。”
        柳妃依不舍道:“这么说来,我们不是要分道扬镳了。”
        分别在即,听着柳妃依的话语,各人都心生不舍之意。
        杨小天说道:“妃依,我们明年不是都要去参加演武大会吗?到时大家还是能见面的。”
        燕赤侠哈哈大笑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们要相信,分别是为了下次相遇的惊喜。”
        少年们心想说的也有道理,挥散了心中的离愁别绪。
        古人云道:“前辈,看你喝的这么开心,看来这酒不错啊,你不要自己一个人喝啊,赶紧分给大家喝喝。”
        燕赤侠一听,猛地连灌几口,才舍得把葫芦递给他。
        众人一一品尝完,都赞不绝口。
        杨小天微笑道:“看来大家都喜欢喝,这次我回去仙人镇,就叫韩大叔多装点,到时带到演武大会,大家再开怀痛饮。”
        众人拍手叫好。
        燕赤侠提醒道:“魔鬼现世,估计这九洲天下都不再太平了,你们一路都要小心才好。”
        几个少年都点头称是,古人云却是浮夸叫道:“怕什么,只要他敢来,我就让他见识见识惊神笔的厉害!”
        杨小天泼冷水道:“算了吧你,一般威力都发挥不出来,还敢在这里大说大话。”
        柳妃依听完嬉笑不已,柳飞絮更是哈哈大笑,连燕赤侠也不禁莞尔,不怎么说话李穆也嘻嘻傻笑。
        一时间,屋子里笑语盎然,透屋而进的凛冽寒风也不再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