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宗师韩境
    指尖清凉,这是步非烟特有的体温,如绸缎丝滑如白玉一般细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带着一丝别有的滑动。陆笙僵硬的表情,渐渐的变得丰富起来。

    嗖的一声,陆笙转身踱步而去,走了三步,突然猛地回身,“烟儿……我们……有孩子了?”

    “我也是今日运气的时候发觉腹中有异物,原本还想着运功逼出的……”

    “……”

    这特么什么操作?怀孕都能逼出体外么?

    “后来我一想,我们成亲已经大半年了,我们又如此……频繁。故而猜测可能是怀孕了。”

    “还好夫人悬崖勒马……咱们孩子才孕育就有一劫,万幸万幸!”

    “你胡说什么呢?”步非烟娇嗔的白了陆笙一眼。

    “哥——”

    突然,一声清亮的呼唤响起,话音落地,一道身影如飞燕一般从院外围墙上掠过,直直的扑向陆笙。

    陆笙身形一晃,留下一道残影。

    陆狸身形一扭,这才稳稳的落地,“干嘛?我离开这么久,你就没想我?”

    “想你个鬼,大半年都没一封书信,我看你是乐不思蜀了。”

    “乐不思蜀?有啥典故?”

    “一个亡国之君流亡他乡,本国子民日夜相盼而不得其归,问之,此中乐,不思蜀矣!”

    “这典故我咋没听说过?”

    “多读书,就不会这么文盲了。”

    “嫂子,哥又欺负我,我要安慰……”说着张开双臂向步非烟扑去。

    “站住,别靠近你嫂子,你嫂子现在金贵着呢,碰不得。”

    “堂堂青鸾剑仙,岂会碰不得?除非……”一个骚包的声音从院外响起,沈凌摇着折扇,迈着八字步仿佛到了自己家一般。

    “弟妹怀有身孕了!”

    “真的?”陆狸顿时一怔,瞪着布林布林的眼睛看着步非烟。

    步非烟耳根微微一红,默默的点了点头。

    “啊?我要做姑姑了?老陆家有后了?不行,我要去告诉爹娘……”

    “消停点,有事烧纸就行了,还又想去一趟苏州不成?”陆笙说完,突然对着沈凌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青山兄,来的正巧,小弟正好有事要与你相商,我们出去说……”

    看着陆笙这个笑容,沈凌心底顿时咯噔一下。

    连连后退几步,“陆笙,有话好说,这里没外人……”

    “你自己去还是我动手?”

    “阿狸——救我……”

    陆狸蠕动着嘴唇,最终还是别过脸拉着步非烟的手嘘寒问暖。视若无睹的看着沈凌被陆笙提着衣领拖出了后院。

    刚刚要和沈凌商讨一下关于陆狸的问题,一道强者的气机骤然间出现。

    “还有谁来了?”

    “陆笙小子,老夫来啦,哈哈哈……”

    “柳前辈?”陆笙放下沈凌,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衣裳身形一闪已然出现在门外。

    柳宋波依旧赤着脚,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看似乞丐。但背上背着那把夸张的金光闪闪的宝刀又无时无刻的高调宣布这是个土豪。

    “柳前辈,一别四载,别来无恙?”

    “哈哈哈……好得很!我就说你小子会藏挫,当年是道境,宰北坎侯的时候也是道境,现在还是道境,你小子……真特娘的让人看不透。”

    “柳前辈过奖了,小子其实并未藏挫。柳前辈,里边请。”

    “你小子最近几年赚了不少钱吧?这山庄造的,都比西陵王府还阔绰了。说真的,你家竹玉雅居有没有什么好的货色?给西陵王府也置办一套。”

    “柳前辈开口了,别说一套,十套都没问题。柳前辈今天怎么来了?莫不是哪里又出了什么事?”

    “没有没有!”柳宋波连连摇头,“你应该也收到昊天剑门的请帖了吧?”

    “收到了,怎么?韩境过八十大寿还要广邀天下宗师为其一起庆生?这排场,是不是有点大了?”

    “庆生?屁嘞!”柳宋波粗犷的一挥手笑道,“韩境前辈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哪天生辰,你身在楚州难道不知道,韩境出关之日,就是他破镜之时?”

    “破镜?超凡之境?”陆笙脸色顿时一变,心底的好奇也瞬间被吊起。

    神州武林,多数武林人士都只知道道境为武道巅峰。所谓道境宗师,那必然已经走到了绝巅。

    要不是当年柳宋波和陆笙说,恐怕陆笙也不知道道境之上还有超凡入圣。当然,就算当年不知道现在的陆笙也应该知道。

    毕竟突破了道境之后,冥冥中已经感知到上面还有一个境界悬在当空。

    “是啊!这韩境……端是了得。这一辈子,几乎没怎么出过昊天剑门。如果说老夫是个武痴的话,那韩境就绝对是武痴中的武痴。

    你能想象,一个活了八十岁的人这一辈子都有出过家门几次,一生八十载,竟有近五十年在闭关修炼。这份毅力,这份痴狂,我是服气的。”

    “早就听闻韩境前辈是四十年前武林第一宗师,但我来了楚州快四年了,听到他的传闻还是寥寥无几。本以为他是个极度低调之人,却不想破镜之日竟然要广发英雄帖让这么多人看他得道么?”

    “广发英雄帖可能并非他本意!”沈凌摇着折扇再一次从内院走来。

    “说起来,韩境虽然继任掌门已经快五十年了,但他几乎从未管理过昊天剑门,昊天剑门一直都是李浩然在管理。

    想来这广邀天下宗师来观礼的主意,是李浩然出的。此人……”

    说道这里,沈凌顿住话语摇了摇头。

    “怎么?你这次来也是收到了邀请?”

    “不错!”沈凌脸上露出可惜之色,“要不是老头子非逼着我来楚州,你以为我想来啊?在吴州,天知道我过的多快活……”

    瞬间,沈凌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意在后颈间来回飘荡。

    “多快活……”陆笙眼中寒芒闪动,“到哪一步了?”

    “你什么眼神?我沈凌是那种人么?”

    “绝对是!说,到哪一步了?”

    “发乎情,止乎礼,我沈凌可不是……”

    “哐——”

    “就牵个手,其他的我不敢她也不愿啊。”

    看着沈凌真挚的眼神,陆笙姑且信之!

    晚宴之上,金玉满堂。难得家中来客,陆笙命厨房大摆筵席。

    交杯换盏,菜过五味。

    陆笙缓缓的放下酒杯,“沈凌,上次我问你的事,你怎么小半年的都没有回信?是不是忘了?”

    “没忘,但不想说!”沈凌突然露出极其复杂的眼神,眼眸之中,仿佛透过时间长河一般。

    “但这次,恐怕不能不想说了。”

    “为何?”

    “那个人太能搞事了。坦白告诉你,他有本事就这么一直东躲西藏着,一旦被我揪出来,我必杀他。”

    陆笙这话说的很认真,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比确信陆笙说的话。而且,说杀他绝对能杀他。陆笙有这个自信,也有这个实力。

    “谁啊?”陆狸好奇的打破了沉寂。

    “是他?”柳宋波轻轻的放下酒杯眼睛盯着沈凌问道。

    沈凌面色变幻,轻声一叹摇了摇头。

    “怎么?陆笙,他搞事情了?”

    “从我来楚州开始,他就没消停过。还记得去年的楚州蝗灾么?他做的!最近楚州的武林动荡,他弄的。这么算起来,不算蝗灾这时,就今年开春以来,因为他而死的人,楚州已经快三万了。

    这是我能直接掌握的人数,如果让我知道霸天门的背后也是他的话……呵呵呵,五万打底!这样的人,我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楚州。”

    “这……就有点过分了。”陆狸也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似乎还和沈凌有很深的关系。不知道怎么打破沉寂,只好俏皮的说了一句。

    “还是别说这个了,你们一直说韩境啥的,我为什么没听说过此人?昊天剑门的李浩然名头很响,但这个韩境……似乎在李浩然之上啊?”

    被陆狸这么一打岔,气氛也瞬间解冻。陆笙端起酒杯对着沈凌,“没关系,我从不为难兄弟,等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的。”

    “谢谢,走一个。”

    “小丫头,你们这一代人是没听说过韩境,但柳叔那一代人,可是听着韩境的传说长大的。

    韩境出生楚州,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户家。但他自幼聪明绝顶,和你哥一样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七岁的时候破例拜入昊天剑门,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是后天七重境的高手了。

    十四岁突破先天,并在当年被前任掌门收为亲传弟子。二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是先天巅峰高手。端为一时天骄?”

    “哦,挺厉害的,不过也没那么神吧?我十六岁突破先天,嫂子二十一岁就已经是先天巅峰高手了。虽然韩境这个速度很惊艳,但江湖中这种速度的天才还是不少。”

    “你嫂子和你哥这种人不能作为比较,他们都是特殊的人物。古往今来,二十来岁突破道境的也没几个人。韩境的境界和你哥还有青鸾剑仙比起来确实不算优秀,但你别忘了,这两人纵观无古今也找不到五个能比肩的。韩境能有这个进度,在当年确实一时无两。

    而且纵观古今,突破道境的人物多少都是借助外力的。或是以战养战,或是闭死关,或者有什么机缘。借助外力突破,固然容易一些但根基多少有些动摇。

    而韩境,确实凭着自己领悟,生生踏破道境的。试问天下道境高手,战绩如韩境这么少的,应该也是独一份。

    他偶尔和同盟切磋,之后就再无主动与人交手。在四十岁突破道境之后,他的传说才真正的辉煌。

    那时候,道境宗师还很倾向于以战养战,战中突破。天下又多一个道境高手自然是令人兴奋不已。很快,就有人上门挑衅。

    你能想象,一个刚刚突破道境的人,却把一个在宗师之境顿足了十年的老一辈宗师逼得差点羞愤自尽的画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