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良缘喜嫁 >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上当了
冷南弦沉默不语,皇帝更为恼怒:“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转移粮米。或许是为了挥霍,但是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就是需要!至于其中的意图,还用朕给你点明吗?若是不用养军队,用得着这么多的粮米吗?而私下里养军队,用来做什么,更是不言而喻!

而且此人可以操控我长安王朝的科举,党同伐异,势力可见一斑,野心也昭然若揭。冷南弦,你自己想想,你究竟犯下了什么罪过?!”

冷南弦低垂着头:“草民知罪。”

“你不仅是要知罪,你还是明知故犯!”

皇帝终于忍不住雷霆大怒。

“我只是想为夏大人赎罪,目光短浅,没有考虑这样周全。”

“美色误国,就是这样的道理,若是你姑息养奸,令那人得以将养生息,最终阴谋得逞,你冷南弦就是千古罪人。”

冷南弦无话可辩,因为皇上所言,并非危言耸听。他是真的铸就了大错。单纯的贪污案,尚且不能暴露这么多,再加上科场舞弊,就愈加显示出了那人一手遮天的势力。

“南弦知罪,愿意领受责罚,恳请皇上降罪。但是此事与安生没有任何关系,安生全然不知。”

皇帝一声轻叹:“你空有一身的报国才华,却被美色迷晕了头脑,你与你父亲那是天壤之别,一是燕雀,一是鸿鹄,可惜啊可惜。”

冷南弦跪在地上,低眉垂目:“辜负了皇上的一腔希望,南弦惭愧,罪该万死。”

“朕即便是杀了你又有什么用?朕要的是家国和平,百姓安居,朕还能指望你什么?倒是还不如让安生这个小丫头远嫁和亲,亡羊补牢。”皇帝复又幽幽轻叹。

“亡羊补牢?”冷南弦诧异地问:“和亲与此案有什么关联?”

皇帝轻哼一声:“在我长安,二皇子势单力薄,大皇子除去他的确是良机不假,但是他身边那个婢女所说的话可就引人深思了。

西凉已然是我长安手下败将,抵不过我长安的兵强马壮,如何竟然这样愚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做出刺杀二皇子,栽赃长安的挑衅之事?她口口声声要挑起两国干戈,以卵击石,你说,会有什么样的目的?”

冷南弦七窍玲珑,皇上不过是略加点拨,便是醍醐灌顶,猛然抬起头来:“西凉战事一起,定国侯与喻世子责无旁贷,定然出兵抵御,那么......我长安内部空虚,就会给人可乘之机!”

皇帝唇角掠过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稍纵即逝:“若是再有人趁机造反,喻世子那里定然不能两顾,对方得手,断大军后路,与西凉联手,定国侯他们必然不敌。长安,还能太平吗?”

冷南弦后背之处,不自觉地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皇帝的分析极有道理,绝对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

那么,究竟是谁,在跟西凉勾结,卖国求荣呢?

他感到深深的惶恐与后怕,自己果真是一时糊涂!

“皇上的意思,是说,让安生和亲西凉是假,让她趁机刺探,与西凉大皇子勾结谋反之人是谁是真?”

皇帝点头:“能得这么多人青睐,夏安生这个小丫头朕也留心了,是个聪慧的,智勇双全,可堪大用。所以,朕就做主,让她和亲西凉,你与喻世子也正好断了这份心思,一举多得。”

作为一代帝王,皇上这样做,的确无可厚非,是很明智的做法,冷南弦无法辩驳。

一时之间,皇上也不说话。

他跪在地上,大汗淋漓,显示着内心的纠结与惶恐。

暮色已经逐渐降临,窗外一片朦胧,御书房里更是昏暗下来,看不清对方的眉眼与神情。

过了良久,冷南弦终于沉不住气。

“皇上,”冷南弦艰涩地开口:“南弦糊涂,死不足惜,可假如,南弦愿意将功补过,自请调查这谋反之人,皇上能否开恩,让安生留下。”

皇帝将头靠在椅背之上,满身的疲倦:“朕凭什么会相信你?”

冷南弦略一沉吟,而后出声道:“因为,南弦是调查此事最好的人选。”

“何以见得?”

“其一,南弦并不在朝廷为官,不会引起那人的注意。

其二,仓廪失火一案,南弦参与调查,对于其中来龙去脉,相比较其他人,更要明白一些。

其三,南弦自己有自己独立并且完善的消息网,虽然是生意所用,但是遍布全长安各地,消息灵通,不亚于官府。”

皇帝直起身来,望着他:“你会全力以赴?”

“绝对全力以赴。请皇上放心,南弦这次定然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皇帝一声冷哼:“可惜晚了!冷南弦,若是你早些说出这席话,朕或许会饶恕你,可是现在,你已经是待罪之身,即便你能将功补过,也不过是弥补自己的罪责,你凭什么跟朕谈条件?”

冷南弦一身冷汗,使得后脊梁处冷风阵阵:“南弦罪过深重,不求皇上饶恕,只求皇上留下安生。”

“你的意思是说,你甘心领罪,甚至于愿意以功劳换取夏安生留在长安?”

冷南弦斩钉截铁地点头:“愿意。”

“若是朕要抄没了你的家产,将你逐出京城呢?”

冷南弦身子情不自禁地晃了一晃,一咬牙:“这是南弦自己犯下的罪过,自然自己承担。”

“假如,你变得一无所有,你以为,她夏安生还会跟你浪迹天涯不成?”皇帝一声轻笑:“你可别忘了,她还有一个喻惊云。”

冷南弦一时间默然不语。

“你还有最后后悔的机会。”

冷南弦将双拳握起,缓缓摇头:“不后悔。”

皇帝自鼻端一声轻哼:“那你走吧,回去等着朕的抄家圣旨。”

冷南弦略一踟蹰,暗中咬紧牙关,慢腾腾地站起身来,慢慢退出御书房。一时间,身上仿佛背负了千钧重担,压迫得他无法喘息。

御书房外,喻惊云仍旧还在候着,见到他得意地呲牙一笑。

冷南弦心里沮丧,一声不吭,转过他就要走。

喻惊云幽幽地道:“你也不用这般垂头丧气,你我相交一场,若是有什么话想要带给安生的,我倒是愿意传话。毕竟,现在我见到她更比较方便一点。”

喻惊云的话,还有一脸的得意,令冷南弦心中警钟大作,脱口而出:“上当了!”

喻惊云微微勾唇,好整以暇。

冷南弦懊丧地咬咬牙,后知后觉地才发现,自己上了皇上的当。

若是皇上果真下了旨意,要让安生去和亲,喻惊云绝对不会这样悠闲地看着自己幸灾乐祸!就凭他的急躁脾气,早就蹦了起来。

皇上这是要以安生和亲要挟自己,让自己主动请缨,参与到这件事情里来。

自己在皇上跟前如履薄冰,竟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被皇上一番训斥,果真就乖乖地钻进了圈套里!

不过,自己有罪在先,明明知道是圈套,也必须要钻,必须将这责任担当起来。

安生一路忐忑地进了皇宫,传旨太监带着她直接去了姌妃的蒹葭殿。

姌妃正在剥核桃仁吃。

她跟前的宫女手里拿着一柄黄铜小锤,轻轻地敲下去,核桃顿时就裂开了。

是纸皮核桃。

宫女纤细的指尖翻飞,很快就剥出一个完整的核桃仁。去掉里面的核,将核桃仁放在一旁的白磁盘里。

姌妃看到安生进来,对着自己恭敬地行礼,起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坐吧。”

安生谢过姌妃赐坐,低着头坐到一旁。

姌妃冲着宫女吩咐道:“将这些核桃仁端去给安生姑娘吃吧。”

宫女低低应是,然后问道:“娘娘您今天还没有吃够五个呢,用不用再给您剥点?”

姌妃皱皱眉头:“本来嘴里就发苦,没有什么胃口,吃这个更苦了。若非是为了肚子里的龙子,一口都不想吃。”

安生偷偷抬脸看,见姌妃小腹微微隆起,显然已经是身怀有孕。

姌妃出身高贵,皇帝还在府邸的时候就跟了他,如今再有身孕,若是能够诞下皇子,想来,这皇后的位子,应当是十拿九稳了。

而定国侯府,也水涨船高,愈加显赫。

宫女将核桃仁端过来,放在安生手边。

安生端坐着,哪里有心情尝?

“前两日惊云进宫,同我说起,你在侯府住了几日,与我母亲好像生了一点误会?”姌妃缓缓开口问道。

安生小心斟酌后道:“的确是一点误会。”

“我母亲执掌侯府多年,受惯了他人的阿谀奉迎,所以这性子多少强势一些。而惊云又是个浑人,天生的小霸王,府里谁也拿他没辙,我行我素习惯了。两人做事情就总是对着来,谁也不让谁。所以母亲许是对你有一点偏见,安生姑娘不要放在心里。”

安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姌妃解释。

毕竟,自己是否放在心上,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自己马上就要和亲西凉,远离长安,所有过去的事情,全都是云烟了。

她苦涩一笑:“没关系的。”

姌妃颔首道:“今日我与你说这样一席话,并非是客气。毕竟我了解惊云的脾性,他外表看起来像个神仙,心里却是住着魔鬼,是谁也驯服不了的浑人。只要他认准的事情,就绝对没个跑。你日后若是进了侯府,与我母亲处得尴尬,惊云在中间也左右为难。”

安生不由就讶然地抬起头来:“进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