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小问题
    眼前的试验品,就是宋阿沅的得意之作,人脸凤颈鸡身鹏足孔雀尾。

    材料都是宋阿沅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没有一件普通。

    现在,只看经过改造之后,这只“怪物神明”能不能很好的存活下去。

    对这方面,宋阿沅有着强烈的信心。

    他真正在意的,是从自己手中创造出来的“神明”,能不能拥有真正神明的力量。

    七年过去,人间出现过不少复苏的古神,宋阿沅也不止一次接触过它们,对它们也算是略有研究。

    如今的宋阿沅,是真的从一个普通医者,走上了一条诡异的道路,并且一骑绝尘而去。

    一夜过去,清晨如同往常一样如期到来,农家小院很是宁静,陈一凡站在院子里“吸收天地精华”。

    好吧,实际上只是发个呆。

    宋阿沅来得很早,早上八点就到了,陈一凡肯定,他没有通过正常途径过来。

    但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陈一凡将他领进了屋,对一大早就起来照顾老校长的郑奶奶说明了宋阿沅的来历。

    郑奶奶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信。

    宋阿沅太年轻了,温文尔雅,而且什么东西都没带。

    倒是……

    郑奶奶望着宋阿沅的一对重瞳发呆。

    陈一凡带着宋阿沅去老校长的房间看了看老校长,对他问道:“能治吗?”

    宋阿沅无奈叹了口气。

    陈一凡不由略有惊疑:“怎么?治不了?”

    若真是这样,那自己还真是白白给了他那么多医术秘籍。

    “不是治不了。”宋阿沅摇摇头,神色略有怪异。

    “而是……这种小感冒一般的病情,实在是太没有挑战性了。”宋阿沅耸耸肩,原本他还对此报以希冀,没想到陈一凡只是让他来帮一个普通人,看普通的病。

    “那就好!交给你了。”陈一凡对宋阿沅的态度也很无奈,吩咐道。

    “您和郑奶奶先出去吧,给我十分钟就好。”宋阿沅点点头,答道。

    尽管对患者的病情有些失望,但陈一凡是他顶头上司兼再生父母,别说是让他治这种小病了,只要陈一凡能说出口,任何事,他都会办到。

    “嗯!”陈一凡看了郑奶奶一眼,点了点头。

    但郑奶奶不放心,着急的问道:“咱就留在这一边儿看看,绝对不打扰你也不行吗?”

    “医生,你要真有本事治好咱家老头子,我一个老妇人看了,那也学不去啊!”

    宋阿沅看了陈一凡一眼,答道:“我倒是无所谓,就怕吓着老人家。”

    “郑奶奶,您就放心吧!阿沅还是挺靠谱儿的,他说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咱们先出去坐坐。”陈一凡劝说道。

    可老人家固执,毕竟,对她来说,宋阿沅只是一个陌生人,实在没有什么信任度

    无奈,陈一凡抬手搭在郑奶奶肩上,郑奶奶一下晕倒,被陈一凡扶住了,安置在一旁的椅子上。

    “开始吧!”随即,陈一凡对宋阿沅道。

    宋阿沅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自己的工具,对老校长开始了治疗。

    “老校长不是心病吗?怎么用到这些东西?”陈一凡不由对宋阿沅问道。

    “人的喜怒哀乐,其实也不过是由身体控制的,比如……多巴胺,这就是人体中一种能让人产生快乐的神经传导物质。”

    “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如果老爷子还醒着,咱们只要把他烦心的事解决了,自然不治而愈。”

    “但是既然现在老爷子已经昏迷不醒,倒是直接让他“高兴”起来,比较简单。”

    宋阿沅解释道,说起来倒是十分简单。

    emmm……

    看宋阿沅做起来也十分简单。

    只十分钟,老校长果真缓缓睁开了双眼,只是神色还有些迷茫。

    “老校长,你感觉怎么样?”陈一凡走上前去,问道。

    “陈一凡!”老校长迷茫的神色瞬间恢复清明,一下认出陈一凡,惊喜的叫道。

    “是我!”陈一凡微微一笑,握住老校长的手,肯定道。

    “哈哈!”老校长大笑起来,原本微微皱着的眉头也松开了。

    “你果然还是我的好学生啊!”

    “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两年前老头子腆着脸来找过你,可惜你的家人都说你不在,我还以为……”

    老校长倒是很平静,闲谈一般交谈道。

    这事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确实曾经想来求陈一凡帮忙。

    他这一辈子,折腾了这么久,学生学生没教好,孩子孩子没管好,真是一个失败的人生。

    现在学校终于恢复正规,他也终于可以放心的放手,退休了。

    没了工作的忙碌烦忧,他审视自己这些年,对家庭的愧疚俞渐放大。

    然而,就是到了七老八十的年纪,他这辈子唯一在老婆面前可以说道说道的,单位分配的房子,也没了。

    这种无力,这种愧疚,真的让他再也顾不得其他。

    去求陈一凡,这个有本事的学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确实出去了几年,不在家。”陈一凡叹了口气,解释道。

    “老校长放心,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老校长你这么受苦啊!”

    “房子的事,我会解决的,还有菁华中学,老校长若是愿意,可以继续回去当校长。”陈一凡肯定道。

    老校长却是摆了摆手:“老头子都这把年纪了,没力气折腾了,既然现在学校好了起来,我也可以放心的退休了,还抓着不放干什么?”

    “……”陈一凡一时沉默,叹了口气。

    “可惜,后来者对不起老校长你付出的努力啊!”陈一凡喃喃道。

    说话间,郑奶奶醒了过来,两夫妻相见,没有陈一凡预料中哭得稀里哗啦的场面。

    看着已经醒过来的老校长,郑奶奶只是动了动嘴唇,坐在椅子上没动,扭过头去,似乎又恢复了昔日的刻薄。

    “哟!你这老不死还是没到时间啊?看你还敢不敢去跟人家一群年轻人,去跟人家大公司“理论”!”

    陈一凡看了看郑奶奶,又看了看手足无措的老校长,一时失笑,或许……这才是相濡以沫的样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