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修罗帝尊 > 第477章 硫焰城陈家
    (这章承接内世界,次序乱了)

    这催得急,连让众人准备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老阵师说了,人家什么生活用品都准备好了,要带的东西也只是制作阵基的材料,这个老阵师之前也准备好了,现在只要人上路出发就行了。

    这个势力要布置的隐息阵十分庞大,所以,要制作的阵基数量也很多,对于人数的要求很高。

    整个阵道会全员出动,哪怕是见习的也被征召。

    出了大门之后,只见外面已经停了十辆马车,皆有戴着宽沿大帽的车夫坐着,但脸也遮了起来,完全看不清长啥模样。

    啧,这保密功夫做得这么好?

    众阵师倒也没有什么怀疑,与丹师一样,阵师地位超然,又不参与什么竞争,谁又会想对他们出手?

    相反,惹了一个阵师,那极可能惹出一连串的阵师,谁也不会轻易触这个霉头。

    所以,只要阵师不去主动招惹他人,完全可以在这个世界活得好好的。

    众人上路,这车厢布置得十分豪华,有宝石发光,提供着光源,而也因此,车厢的窗户是紧闭的,石皓以领域观察了一下,发现窗户不但是关上的,而且还被焊死了。

    嗯?

    不能打开窗户,而车门也是被锁得死死的,这摆明了不让他们知道行踪。

    这个势力想要保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也太小心翼翼了吧,连让他们知道在哪都是不行。

    他不由心中一动,那对方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死人,才是最好的保密之法。

    当然了,对方特意将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也有可能没想着杀人灭口,不然没必要做得如此复杂。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石皓手中握有仙居,而且还能得到一次爆发的机会,战力可以直飙补神庙,在这片大陆上,也就大祭天打不过而已。

    他现在倒也生起了好奇之心,想要看看,这个势力到底想要隐瞒什么信息。

    马车摇晃,但十分轻微,里面不乏食物和清水,而车夫的实力也非常不俗,一路操控着马车行驶,都不带停的,整整四天之后,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吱地一声,车门打开。

    “诸位大师,请。”车夫十分恭敬地道。

    这让众阵师都是听着舒服,大师啊,要知道在西岩大陆上,得达到五星级别才有资格称大师,现在他们这些一星二星甚至学徒都被称为大师,明知道人家是在客气,听着却仍是十分爽。

    他们下了马车,有实力弱的人都是脚下飘飘,这车坐得太久了,肯定会有这种反应。

    这是……哪里?

    众人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一行人竟是进入了深山之中。

    “接下来的路马车不好走,还请各位大师辛苦一下。”十名马车夫皆是说道。

    “带路吧。”老阵师立刻说道。

    五名车夫走在前面,另五名车夫则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摆明要走在最后面。

    这是在监视他们有没有人溜走吗?

    还真是小心。

    石皓不动声色,他现在只是一名小小的一星阵师,并不会引来任何人的注意,这是一个优势。

    他们进山,这又走了一天多,才终于在前方看到了营地。

    “哈哈,诸位大师辛苦了。”一名老者迎了上来。

    老阵师看了对方几眼,道:“陈家主?”

    那老者哈哈大笑:“卢大师,没想到你竟认得老夫。”

    老阵师摇摇头:“在陈家主面前,老夫可当不得大师二字。”

    陈家主从善如流,道:“卢兄,来,里边请,今天晚上先给你们接风洗尘。”

    他领着老阵师进入营地之中,因为人多,哪一个帐篷都不可能容得下这么多人,因此,接风宴便设在了营地中间,腾出了一大片的空地。

    大家席地而坐,很快就有食物和美酒送了上来。

    阵师们一开始还有些局促,但几杯酒下肚,他们自然就放开了。

    石皓则是趁机向边上的人打听:“这个陈家主是什么来头?”

    “应该是硫焰城的陈家。”边上那名阵师沉吟了一会说道,他叫郭同,也是一名一星阵师——阵师同样等级森严,自然不可能混坐的。

    “喏,那家伙应该就是陈云凡,陈家年轻一代中最最出色的族人,观自在榜上排名第七十七位。”郭同将嘴一呶。

    石皓顺着看了过去,只见那是一名白衣青年,看上去顶多二十五六,但境界越高,衰老越慢,所以,对方可能三十甚至四十也不一定。

    因为相距超过十丈,石皓也无法以领域捕捉到更多的信息。

    “陈家很厉害吗?”他又问。

    郭同想了想,道:“据说陈家家主是铸王庭,实力还是挺强的。不过,听说陈云凡的师父是黑血老魔,那可是大祭天的至强者!”

    说道黑血老魔四个字的时候,他情不自禁降低了音量,脸上也露出了骇然之色。

    大祭天!

    在西岩大陆,大祭天便是最强的存在,而且迈进了上三品,可以飞天遁地的,在世人眼中,这就是神仙!

    石皓点点头,心中更加诧异,这陈家究竟想要隐瞒什么呢?

    防人之心不可无,之前陈家将保密工作几乎做得是密不透风,可现在却是一个个都没有遮掩身份的意思,说明了什么?

    他们的保密工作不是针对阵师会的人,而是城里、路上,可能遇到的其他人。

    所以,这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又提高了。

    ——便是将石皓一行人坑杀了,谁又知道是陈家下得手呢?

    石皓自保无虞,可别人若要害他,他又岂会简单地只是防守吗?

    酒足饭饱,陈家家主绝口不提制作隐息大阵的事情,而是让大家好好休息。

    这让一众阵师都是觉得陈家挺上路的,好酒好菜招待,又让他们休息充分。

    他们的帐篷设在了营地的中间处,被其他的营帐包围着,在众阵师看来,这样显然最是安全。

    “也等于被控制了起来。”石皓在心中说道。

    众人睡下,因为前几天都是睡在了马车上,摇摇晃晃的,总是无法安稳入睡,现在终于睡到了真正的床上,好多人立刻就发出了打鼾声。

    石皓张开领域,发现营地四周有人一直在巡逻,而且不止一组,几无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