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无可奈何
“嗡!”

石塔的地下空间中,纪凡艰难从扭曲的光华内挤出身形,稍稍抬头向石塔底部看去。

“小雀,怎么样,你考没考虑好同我一起?”纪凡开口对石塔问道。

“滋!”

一行行涟漪,从石塔底部边缘泛起,鸟雀的小脑袋探了出来。

对于鸟雀紧着打量不出声,有着犹豫的神色,纪凡平静开口:“我可是很有诚意的,这已经是第三次邀请你了,放心,我不要你的石塔,以前我师尊说过,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不论是人还是妖,都不能独立于世间,天下与星空那么大,总会遇到真诚相待的同伴。”

听到纪凡的说法,鸟雀的神色明显动摇了。

“我会对你好的。”

纪凡抓住机会对鸟雀表白,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

然而,纪凡没有得到鸟雀的口吐人言回应,只见它的小脑袋在涟漪中退回石塔。

“还是不行吗?”

纪凡对四象牌种下仙灵力,都已经过去了五天,此番回来,就是做最后一次尝试。

有道是张嘴三分利,在鸟雀没有发难意思的情况下,纪凡并不介意说服尝试,即便不行,对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随着悬岩州的五方台大比临近,留给纪凡的机会却不多了。

纪凡心中暗叹,还是留下了装有果实和灵粹的仙戒,施展金遁从地下空间的岩石缝隙离开。

此番来找鸟雀,纪凡已经做好了不行就起出四座金属碑的打算,再等下去,随着各方宗门势力修士汇聚的越来越多,就连收走四座金属碑都不容易了。

夜晚天空星星点点,天启城残址的内外,有着一堆堆明显的篝火,显然是有人逗留。

“呜!”

石塔四方的金属碑竟同时泛光,产生了震动。

金属碑上一圈圈的刻纹开始收缩,仿佛带动着金属碑扭曲。

“这么快就要将四座丰碑收走了吗?”位于天启城外围东方的散发中年男子,察觉到四座丰碑变化的第一时间,就确定是纪凡做的。

只不过废墟之上,并没有纪凡的人影。

“荣碧种下仙元力的时间要比他长,也没能收了四座丰碑。”俊朗的青年仙修,背后展开了一对雷翅。

“他应该是捡了个便宜,荣碧在四象牌中种下的仙元力,已经将四象牌的气息化得差不多了,但他能对荣碧取而代之,内息和修炼根基必定是非同寻常。”散发中年男子对青年仙修摇头,示意这个时候不宜再动。

在各方势力之人的注视中,缩小扭曲的金属碑,逐渐化为了四具人躯,并非龙、凤、猿、龟四象。

“隆!”

从残址的地面中拔出,四座金属丰碑所化的人躯,很快就没入了扭曲空间中,根本就不给关注之人什么机会。

让人出乎预料的是,在四座丰碑被收取之后,天地间庞大的石塔也开始动荡,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影响一样。

石塔的震动,对于各方势力强者来说非同小可,如果说四座丰碑出现变故,一些人还能忍耐,石塔的异样动荡,却使得少数人按耐不住了。

道道修士的遁光在接近庞大石塔,但在距离石塔稍远地方停下,显露出身形的修士,对石塔的震动,却很快显现出了无可奈何。

“要不要进?”

背后生出雷翅的青年仙修,看着石塔上的众多门户,对散发中年男子询问道。

“这石塔应该是有人驾驭。”

满脸胡茬的散发中年人,眉头拧出了个疙瘩。

尽管像散发中年人和雷翅青年这样的强者,拉近了与石塔的距离,可对于有进难出的石塔,不免产生了无从下手之感。

石塔动摇缩小的速度很慢,显得颇为艰难,与四座金属碑被收取,完全的不同。

“进!”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石塔收缩吃力,一名持着仙剑的仙修男子,骤然向着石塔下层的一个门户冲去。

有人带头,关注石塔的一些修士,很快就出现了躁动,相继冲向石塔,但选择的门户略有不同。

“不要动。”

看着一名名修士的身形,没入石塔有着涟漪纹理的石门中,独臂仙修女子叫住了散发中年人和雷翅青年。

“这或许是个机会!”

雷翅青年仙修颇为激进,想要冒险一试。

“如果不是机会,就很可能会死在里面,有几条命够往里搭的?”独臂女子的说法,让雷翅青年暗暗一寒。

“更仙界的那伙儿人也没动,他们一开始就注意着石塔,若发现有机可乘不会保持沉默。”散发中年男子,将目光望向了天启城残址北方的一伙儿仙修,用丝巾遮眼的少女,就在那伙儿人之中。

“隆!”

剩下的修士不再往石塔中进了,没多久,石塔的动摇竟开始加剧,缩小也快了一些。

“不对劲儿,为什么进去了一些人之后,石塔缩小加速了?”独臂女子心中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觉得进去的修士给石塔提供了力量。

在各方势力谨慎之人的等待中,眼见石塔不断的缩小,而进去的修士却没有出来,甚至没能给石塔造成异样的爆震,再没人敢轻易进去了。

“呜!”

足足半个时辰,天地间的庞大石塔,已经缩到了鸟笼大小。

直到石塔不再收缩,一方空间扭曲,继四座金属碑所化的人躯之后,石塔也没入了扭曲空间中。

“一定同那个人有关系,坑杀修士,收取丰碑和石塔,看似他躲躲藏藏的不露面,却做了不少的事。”散发中年男子对于石塔没空,很确定的想到了纪凡。

因为石塔的力量波动,残破的废墟,就像是被推平了一样,残岩碎骸在大地周围堆成了一个圈。

屹立天地中的石塔和四座丰碑不见了,少有人知道确切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悬岩州的五方台斗战,怕是相当的不简单。”独臂女子小声言语,觉得五方台斗战还没开始,就因为石塔和丰碑的消失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同于各方势力存留下来的人,位于天启城以西远方的一座小山上,纪凡则是神色古怪从扭曲空间中走出。

“是不是天启城那边出了事?”

姚紫凝虽没有去天启城,但灵觉敏锐的她,还是察觉到东方天启城的所在,出现了变故。

“嗯。”

纪凡点了点头,没有说谎的意思,但也没给从洞府中出来的姚紫凝等人解释什么。

“看样子是与他有关系了。”

藏土心中暗暗有着猜疑,他是知道天启城石塔和丰碑出世多年,机缘没能被人收取的。

“都小心一些吧,五方台斗战日渐临近,天启城所聚集的各方势力修士也会越来越多。”纪凡丢下一句话,就已经进入了山洞。

姚紫凝略微摇头,似乎有着不同的看法。

在姚紫凝想来,悬岩州五方台的拜古道斗战,之所以选择在了天启城,同石塔和四座丰碑必然有着关系。

若是天启城的石塔和丰碑有了变化,很可能会影响到五方台斗战之地的选择。

到了山腹中的纪凡,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中却颇为的意外。

没能得到鸟雀的回应,纪凡收取四座金属碑之后,就放弃对它的说服了,他也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此时缩成鸟笼高大的石塔,就在逝葬虚空之中,但纪凡并没有马上同鸟雀沟通。

至于那些修士冲入石塔之中,纪凡自然是看在了眼里。

“虽说还不能掉以轻心,但这个结果倒也不坏。”纪凡盘坐在山腹中,暗暗在心中思量道。

接下来纪凡要做的,就是调整自身状态,为接下来的五方台斗战做准备。

拥有的宝物,纪凡虽大致上梳理了一番,可之前与阮晴死斗,以及参加尸鬼之域斗战,使得他的状态并不好。

若不是情势危急,接下来冲击拜古道,纪凡也不打算再唤醒悠悠和云月婵了,更多是要靠现有的条件拼搏。

尽管藏土的内息还很虚弱,但他还是忍不住,同狄铠去了天启城查探情况。

一夜的时间过去,到了翌日清晨,天空中晴朗无云。

轻轻的脚步声,在小山的洞道中响起,进入山腹的藏土,看纪凡正把持着一块拜古道尸鬼之域的战榜牌。

不只是藏土,就连其她人也一同回到了山腹之中,从众人奇怪的神色,显然是得知了天启城石塔和丰碑消失的事。

“原罪,你也太狠了,竟然将丰碑和石塔全起走。”藏土终于忍不住,对纪凡言语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丰碑和石塔就选择了我,或许这就是我的命理机缘。”纪凡睁开双眼的回应,使得藏土面容微微抽搐。

“对了,你们决定要以森罗道成员的名义,参加五方台的斗战了吗?”纪凡将话头岔开,不想多提石塔和丰碑之事。

“为了那九条锁链,我和狄铠的内息耗损很严重,不打算参战了,得找个地方好好修养一番,今日就离开这里。”藏土明确给出了答复,很是现实的样子。

“那你们多多保重。”

纪凡对藏土和狄铠点了点头,似是希望二人能好好活着。

花飞花虽腹诽藏土和狄铠二人,但当着人的面,却没有表现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