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朝不保夕
深夜的大内万物静寂,盘龙地宫之中,纪凡坐在石蒲团上,一身丝状裂纹在向手中的黑色金属疙瘩疯狂聚集。

“咔!咔!咔!”

地宫雕龙的圆形石锁转动,千斤石门呼隆隆的升起,只见一身宫装的段方琼走了进来。

裂丝向黑色金属疙瘩灌注的滋响声逐渐停止,对着石门盘坐的纪凡,缓缓睁开了双眼。

发现纪凡有着裂纹的双目,隐隐流露出十二块异样的旋涡,段方琼心中不由暗暗一震。

不过纪凡的灵目,并没有维系多长时间,很快就又被细密的裂丝掩盖。

“皇帝,已经半年了,你的伤势还没有好转吗?”段方琼来到纪凡近前,尝试着询问道。

听到宫装女子的话,纪凡并没有给出答复,不断变化的神情,似乎有着意识的错乱。

“哀家新得了颗丹药,有着凝神之功效,或许会对皇帝有所帮助。”段方琼从储物荷包中,拿出了一个小石瓶,打开递给了纪凡。

尽管段方琼没有将丹药从石瓶中倒出,却是有股淡淡的清香。

纪凡用有着裂纹的右手接过石瓶,玻璃花般的双眼缓缓闭上了。

段方琼或许很难察觉到,但纪凡右手上的裂纹,拿着石瓶之后,在极为微弱的扩散。

“呼!”

在段方琼的注视中,没有一会儿功夫,纪凡右手燃起了精光火焰,很快涌入石瓶口中,就连石瓶也在他的手上燃烧起来。

段方琼之前极力控制神情,可意识到纪凡烧了散魂丹和石瓶之后,脸上的惊恐却怎么都掩饰不住,甚至向后连连退开了几步。

石瓶在火焰中烙铁般融化,被纪凡丢弃一边,而其中的散魂丹,则是烧得连烟都没冒出来。

“你恢复了?”

段方琼只觉得要虚脱了一般,颤抖着对纪凡问道。

“虽没有完全恢复,但你也说了,已经过去了半年。”纪凡声音略微沙哑,竟开口说话了。

自从段方琼带着纪凡,还是头一次听他说话,而且思维和情绪也有了一定的表达。

“你是什么时候有意识的,为什么到现在才显露出来?”段方琼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

“我一直都有意识,只是因伤乱识罢了,虽说你的年岁不大,但之前对我还好,我不介意尊你敬你,可惜到头来你还是要害我!”纪凡双眼睁开了一些,关注着段方琼言语道。

“不对。”

尽管段方琼一激灵,可想到纪凡拿出黑色金属疙瘩没多长时间,就不免猜测,他恢复的时间应该不太久。

“嗖!”

面对纪凡的注视,段方琼虽心慌,却没有逃离地宫,而是反手向着地宫石门之外发出了一道传音符。

“隆!”

纪凡缓缓从石蒲团上起身,段方琼的手也带上了荷包。

“不知进退。”

就在段方琼拿出两个小巧的螺纹铜钹之际,纪凡眉心灵宇则是迅速涌现出金属光华。

“铛!”

段方琼看到纪凡的变化更为紧张,双手交击敲响了两面铜钹,急剧震荡灵魂之音冲击而出。

然而,待到铜钹的响声如浪冲击在纪凡身上,段方琼却看到了可怕的事物一般,眼角抽动面色骤变。

不为铜钹音浪所动的纪凡,金属佛面所化的一身战甲,没有一丝的缝隙,就好像金属人一般。

“在寻常的地方,你的修为还算可以,但在我面前,你只是一个连破晓境都没出的小修!”纪凡的话语声,带给人深沉之感,明显是对段方琼失望了。

“偷天。”

在段方琼的眼中,纪凡一步上前的身形,放大了一般,到了近前她甚至没能反应过来。

只见纪凡右手向段方琼一抓,仿佛蕴含某种道意,如虚如幻,抓挖入她身体,并没有给肉身造成破坏,却从她体内挖出一团生气。

看到纪凡像是将段方琼体内一团晶莹光华抓出,她的肉身在迅速枯萎,从地宫石门进入的修士,都不由猝然停下脚步。

“呼!”

让人更加惊恐的是,纪凡将段方琼体内一团生命气息,往金属口中送,很快就将之吞食了。

“呲!”

只见纪凡右手向着黑色金属疙瘩一扇,其中密集的龟裂丝光从中透出,向冲入地宫的修士闪烁。

流丝不只是闪在地宫石门内,更是向着地宫之外钻出,因为裂丝太过细的关系,让人肉眼难见。

“嘭!嘭!嘭!”

纪凡向地宫外走动消失,地宫中一名名身形僵住的修士,纷纷崩体而亡。

出了盘龙地宫,黑色金属疙瘩依旧跟在纪凡身边,在深夜中一闪一闪的细丝,一旦钻印在人身上,就会将之身体撕裂。

没见纪凡动手,盘龙殿外就已经有很多人崩体,让人为之惊恐欲绝。

“够了,你在干什么?”

淡淡的呵斥声从半空中响起,让一身金属战甲的纪凡抬头。

一身素袍的宁安媛,站在云团之上,对于盘龙殿外的惨状为之动容。

金属战甲在纪凡体外收敛,最终化为了金属佛面,他站立在盘龙殿不远处,肉身上的密集裂纹忽明忽暗。

在很短的时间中,盘龙地宫和盘龙殿外之人,就已经被屠戮一空,各处都是被裂纹丝线逐渐湮灭的残尸,连一滴血都没有留下。

如果不是裂纹丝线,将残尸湮灭之后,也渐渐消散于天地间,盘龙殿周围都落不了脚。

能发现黑色金属疙瘩散发裂纹丝线,才会知道这些闪烁细丝的可怕。

“小凡!”

站在云团之上的宁安媛,直到这时才察觉到,纪凡的不对劲儿。

“你来了,师娘。”

纪凡并没有失去意识,在宁安媛落了下来之后,声音却很弱。

宁安媛深吸一口气,再没有说什么,有些事她知道,有些事她却所知有限。

没有让宁安媛扶,纪凡颇为缓慢走回地宫之中,带个人颇为艰难滞涩之感。

不只是一众暗血卫,包括太傅段崐,巡捕都统段方纣,以及进武大将军段方霄,都湮灭在了地宫内外。

身体崩开之人,就好像夜晚中绚丽燃烧的光华,让盘龙殿外围远处的禁卫,映衬的满眼湮灭之光。

回到地宫的纪凡,扶趴在一条石刻盘龙尾部不断的喘息。

“不是肉体不济,而是集中精神所造成的疲惫。”宁安媛看了看纪凡,又看向了黑色金属疙瘩。

关心纪凡的宁安媛想上前,可感受到他的倔强,还是停下了脚步。

好长一段时间,汗流浃背的纪凡才缓过了一口气般,慢慢靠坐了下来。

地宫之中陷入了沉寂,纪凡的肉身偶有密集裂丝显现,任由意识错乱,似乎不想再勉强支撑,而是在积蓄意念。

皇宫内外动乱的夜,对于翌日朝阳升起没有任何影响。

初冬的清晨,冷风阵阵,朝中众臣上朝在敬天殿外等宣,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彼此小声议论。

“众臣进殿议事。”

敬天殿门打开,近侍总管太监高喧之声,让一众重臣多少露出了讶异之情。

二十多名朝中重臣,相继进入殿中,看到了坐在上首龙案前一身皇袍的纪凡。

“跪。”

近身太监薛礼墨看到众多朝臣站定,这才命众朝臣行礼。

“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朝臣跪下叩首,齐声恭礼道。

“起身吧。”

纪凡的面孔,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闪烁出丝光裂纹,倒是同以前很像。

“天也冷了,商贾富户和朝臣官员,应该能吃得饱穿得暖,只是不知道疆域有没有饥荒。”坐在龙椅上的纪凡说话了。

太傅段崐之前所安排的冒充之人,虽然已经在朝臣面前说话,可与纪凡的无形压迫感却完全不同。

“昨夜宫里不太平,相信你们也得知了一些动静,段氏一族罔顾皇恩,忤逆刺杀,为首几人已经在盘龙殿被诛。”纪凡双眼向着大殿中的众臣注视,让一些人露出了恐惧之色。

“柏镒,你是前朝老臣,如今更是众朝臣之首,当复政事清明,思民安富足。”纪凡看向了殿中左侧为首的短须老者。

“臣愿为纪国江山与百姓付之心力,祈盛世太平。”身为当朝左相的短须老者,跪倒在地有着正派之气。

“以前朕甚少涉朝政,对于朝中众臣也算不上了解,现如今改朝换代,朝纲动荡,天下不稳,很多事也该变一变了,从今开始,每日早朝议事,上清朝臣下泽苍生。”纪凡说得很大,实则只是暂且稳住一两日的局面。

“吾皇圣明。”

在短须老者带领叩首之后,一众朝臣也纷纷跪倒在地。

“只是个过客罢了!”

纪凡心中不明白,这让一些人无比重视的帝皇尊位,对他意味着什么。

金属母蜂之中,由珠子所化少妇身形,打出的一拳不可谓不重,险些没让纪凡魂飞魄散,不过悠悠她们却被保了下来。

此时纪凡的魂念,已经能同悠悠她们联系上,甚至可以将她们放出来,倒是有了些自保的底气。

同段氏一族平定琅天王朝的半年时间,纪凡意识到少许,修炼界的暗潮,也在发生着变化。

并不是修炼界的浪潮退去了,风潮反而是愈发狂暴,一些强者行事极为凶狠,但凡是明面上有价值的东西,都是朝不保夕。

如果纪凡不是才有所恢复,他早就不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