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被囚之人
透过古石符的孔洞,纪凡感知变化,发现了广阔山体底部所伫立的四座修罗石像。

石像的道道锁链,穿透一名干枯老者身体,将其悬锁在半空之中。

无声无息潜隐身形的纪凡,在通过古石符之后,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不停向着地渊打量。

“这里竟同四象也有联系。”

纪凡借助佛面的威能,以及丹田四象本源的共振,能察觉到老者识海隐晦的异样,换做其他强者想感应到,却是太难了。

“横帝,陵昊大帝早已经损落了,陵氏一族彻底溃散,你也不用惦记报仇了,只要你答应帮我,将这四象修罗种在灵魂识海,我可以放你出去。”独眼老者陆咸站在四座修罗禁阵之外,笑着对被锁的老者道。

“陆咸,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长进,若是你有自知之明,最好绝了驱使老夫的念头。”老者开口说话道。

“自我封闭识海吗?难道是怕下了古魂契之人察觉到什么?”纪凡觉得老者的状态有些奇怪。

“陵横老魔,还以为你是当年大帝呢?你长久岁月沦为阶下囚,苍峦州的天下早就多有变换了,相比仙古之威,你差得远了,若不是考虑你在灵修之中,还有些统治力,你早就被炼化了,本座现在是给你机会,你别不识好歹。”独眼老者的话语强势了起来,似乎失去了耐心。

“老夫雄霸苍峦州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老者翕动嘴唇,说话的声音不大,可一字一字却在陆咸脑海中轰轰暴响,就像是天魔吼一般。

“嘭~~~”

就在陆咸遭震接连后退,手上要掐御宝诀之际,一根锋利的龟爪,骤然在他身后凿入他的头部。

紧随其后,另一根龟爪则是从他身后贯入他的丹田小腹。

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陆咸身后少年的身影,竟然在生长壮大,就好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为肉体处于巅峰状态的青年一样。

“这回不会让你跑了。”

纪凡拔出凿入独眼老者头部的龟爪,在他耳边小声说话的同时,又将龟爪捅入他后心,在其体内产生了嘭响。

“天枯禅,你还挺厉害的,竟能无声无息潜入万王渊。”老者显然是发现了纪凡,在给他机会。

“你也不差,若是我没感觉错,你所修炼的力量,是能够催发出古力的吧。”纪凡抓着独眼老者的衣襟,让他睁着的独眼与自己双眼保持平行。

“嗡~~~”

随着纪凡双眼显出八块精光瞳力旋涡,已经开始抽取老者独眼的光华。

在纪凡感觉,老者所修炼的万王血力,同他的凡古之力倒是有些相像,应该能够进行古解。

“他死了,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人察觉到,你要么给我为奴,要么你也死。”纪凡吸收老者独眼光华的同时,对被悬锁在半空中的干枯老者道。

老者不由沉默了,他能认知到,眼前这个青年极度的危险,同陆咸根本就是两种人。

没过多长时间,陆咸的一只独眼就已经干瘪,而纪凡则是闭上了略微泛红的双眼,停下了对老者干瘪独眼光华的吸收。

取出一个尸棺吊坠的纪凡,有条不紊将尸棺放大,装入陆咸的尸身,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怎么,不敢放开识海,怕给你种下四象古魂契的人发现?你不占据这四象修罗,我可就不客气了。”纪凡收了尸棺吊坠,开始打量锁着老者的四座修罗石像。

四座巨大的石像,不但每座都有着三头六臂,而且身上存在龙、凤、猿、龟的刻印。

纪凡感觉,被独眼老者所掌控的四象修罗,在他死后夺取对其的控制权,是最好的机会。

“呼~~~”

观察了四座修罗石像一会儿,纪凡身形一旋,已经到了身体有着龙印的修罗石像三头上方。

“嗡~~~”

看到纪凡盘坐修罗石像三头中央,双手结出修罗霸诀手印,产生震荡波及整个石像,干枯老者面色凝重了。

纪凡手印变化,修罗石像的三个头,就像是有虚影开始拔出一样,渐渐汇聚在纪凡结印的胸前,印在了肌肤之上。

“滋!滋!滋~~~”

就在龙纹修罗弑印开始向纪凡全身肌肤扩散之际,却遭到了凡古灵力与强大意志的反压。

璀璨的精光,缓缓将纪凡前胸肌肤上的黑色弑印吞没。

“呜~~~”

纪凡双手结印再变,将胸前的精光修罗霸印散为丝丝光华,返回修罗石像的三个头中。

修罗石像的光泽,开始由头部到身形出现了变化,凡古精光的吞噬力极强,蔓延的速度也极快,就连修罗石像三头口中喷出穿锁老者身体的锁链,也在变换光泽。

“真是个好东西!”

纪凡平复气息,对于修罗石像口中涌出锁链上的古契文很满意。

“贪食炼纹!”

纪凡张开右手爪,掌心的贪食之口蠕动,竟向下方的三头修罗石像,涌现出一道道口纹。

密集口纹在三头六臂修罗石像流动,使得石像看着更加诡异。

没过多长时间,一道道口纹在石像烙印稳定之后,密密麻麻的口纹张开,竟开始蠕动起来。

龙印修罗被纪凡所控之后,他并没有打开对干枯老者的锁禁,而是再度对凤印修罗、猿印修罗,以及龟印修罗施为。

外面的黑夜时间逐渐流逝,北囚峰的万王渊之中却出现了极大的变化。

“你是什么人?”

在干枯老者看来,眼前的青年,也绝对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然而,收取四象修罗的纪凡,并没有给干枯老者答复。

“剩下也就是你识海中的四象古魂契了。”直到纪凡将四象修罗彻底控制,这才看了干枯老者一眼。

“现在你若是打开识海,那四象古魂契的主人,很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你还是保持现状比较好。”纪凡没有动干枯的老者,而是在万王渊中潜隐。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苍峦州竟然出了如此可怕的逆天修士!”身形干枯的老者在这些年,本产生了一些希望,现在却不免担心了起来。

之所以眼睁睁看着纪凡施为,是因为以干枯老者此时的状态,实难抵御他,即便四象修罗和识海中的古魂契撤去,干枯老者也自知无法一战。

出了北囚峰的石符窟,纪凡看着男子与少女依旧陷在幻术之中,他则是脚下连点,向着南囚峰飘去。

“这南囚峰底的意念,似乎有些邪恶啊。”

没见到古石符窟外面有人守着,纪凡稳妥起见,再度用佛面同息山中古禁与古石符。

有了之前进入北囚峰的经验,纪凡进入南囚峰中更是驾轻就熟,前往山底洞渊的过程中,很快就用瞳力,使得值守的四名修士陷入了幻境。

通过第二道古石符,纪凡看到偌大洞渊囚禁之人,还有所不同。

一名老妪被挂在一具魔像口中支出的獠牙上,双臂双脚自然下垂,就像是死了一样。

“虽说身形被獠牙穿透了,挂住了琵琶骨,但獠牙称不上是锁,她的情况同之前岑熙的状态倒是有些像,肉身被某种古力所封,战力比起那个老者都有所不如,若是不保持假死,一旦催发力量,只会让封体的古力更加壮大。”纪凡能清晰看到,老妪的肌肤中,有着一缕缕极为密集的黑丝。

相比北囚峰的老者,这个老妪并没有封闭识海,纪凡通过佛面能冥冥中察觉到,她的识海中,有着不同寻常的古魂契。

“这个张口的獠牙魔像,并不是什么阻碍,倒是她识海中的古魂契有些麻烦!”在没人的情况下,纪凡并没有马上发动,潜隐思量着。

“若是使用偷天手,怕是不能剥夺成功,她识海中的古魂契,内敛的生命力很强,即便能成,怕是古魂契也废了,而且还牵连这个老妇人的识海壁!”纪凡竟摘下了佛面,显出了潜隐的身形。

同息的光华,就像是碎散飞花,向着佛面收敛。

“进了!”

纪凡身形扭曲,化为绸光直冲老妪眉心灵宇。

“不……”

在纪凡绸光的冲击下,老妪假死的状态似乎转醒,肉身肌肤中的丝丝古辉开始躁动,她的口中也发出了惊恐的嘶吼。

“轰~~~”

强行冲入老妪识海现身的纪凡,看到了一具发偶般的女子,丝丝黑发甚至牵入老妪的识海壁中,相当的诡异。

“生生造化诀!”

纪凡对着发偶双手结印,身体忽明忽暗,这次翻涌出的发偶气息,并非是佛面的吸收散发,而是生生造化诀的诡源变化之法。

“众生祭!”

只见灵息变化的纪凡,身形化为刻印光影向着发偶一扑,竟将一团女子的魂影,从发偶中拥抱扑出。

“你是谁……”

女子魂影的魂语,有着厉意,可是魂影在面对纪凡本尊的力量下,失去了发偶这个载体依靠,更是难以同他一争长短。

“嘭!嘭!嘭~~~”

纪凡的刻印身形,一手抓着女子魂影的脖颈,一手持着龟爪已经对其魂身连攮。

泛着炽光的龟爪,就像是着了火一样,呼吸间就给女子魂身开了几个窟窿,将魂身烧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