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废墟
“嗤!嗤!嗤~~~”

有着厚重沧桑感的石室中,纪凡盘坐在地,左手掌心的青虚树人弑印,已然向他身上散发印纹。

如果有外人在石室中,就会发现纪凡皮肤上的青虚树人弑印,不断拉扯着他体内的凡古缠丝灵元,导致他身形都跟着明灭不定。

“好强的吞噬力!”

不只是弑印的种种负面意志,纪凡对于弑印的吞噬,也是感受到了偌大的危机。

此时纪凡的身形之所以忽明忽暗,是他自身涌动的吞噬之力,在同青虚树人弑印的吞噬之力在抗争。

“仅仅是青虚树人的弑印,又不是它的本体,我能扛下来。”纪凡意志不动不惑,所思所想就像给自己鼓劲儿。

青虚树人虽没有自己的灵智了,魂已散,但意未灭,否则纪凡也不会这般艰难。

配合纪凡吸收青虚树人弑印的修罗虚影,此时尽管收缩到了他的体内,却依旧散发着他极强的意志,能够给他的肉身,形成很强的支撑。

纪凡强烈的镇压意志,充斥在巨大的石室中,驱散青虚树人的各种负面意念。

时间逐渐流逝,在纪凡的璀璨灵元助力下,左手掌心弑印散发的一道道青虚印记,渐渐被逼退了。

纪凡的意志毫不放松,催动凡古灵元一同攻入了左手心的树人弑印中。

“隆~~~”

意志冲击造成的动荡,让纪凡脑袋有着要炸开的感觉,但紧随其后,他就对左手心的弑印,有了很清晰的感知。

看到左掌心墨绿色光华的弑印,开始多出了一些星星点点的精光,纪凡不由笑了。

弑印向着霸印转变,一旦将霸印重新种回青虚树人体内,他就可以通过自身意识,更好的控制青虚树人了。

“终于成了!”

纪凡用泛着霸印的左手,拿起了一手能握,却暗藏极为恐怖力量的青虚树人。

“修罗霸诀,或许师尊所修炼的,才能更好的磨砺意志!”一想到师尊穆怀晟在战场上,一身显现的弑印,纪凡神色微微一暗。

即便在剑域绝境中,穆怀晟明知不敌黑发披肩老者,还笑着往出冲,为的就是速求一死,不想拖累纪凡。

“这霸印虽然可以作为控灵印记,却是失去了弑印的种种负面意志与力量,以后若是有机会,我还是要弑印加身,这样对自身修炼更加有利。”纪凡长出一口气道。

待到纪凡左手心的霸印,化为精绿光华,渡到青虚树人的头部,形成了一枚小巧的霸印消隐,他左掌心的霸印也消失了。

拿出一个尸棺吊坠手链,将青虚树人放入尸棺中,纪凡忍不住苦笑,当初他成为守山人的时候,师尊穆怀晟给了他很多尸棺吊坠,用来装杀死擅闯玄阴山脉之人。

纪凡虽然最终杀死的人数,也没达到穆怀晟的定量,这些尸棺吊坠却一直发挥着作用。

将装了青虚树人的尸棺吊坠手链,戴在左手腕上,纪凡此时多少能松了口气。

其实青虚树人不是纪凡保命的底气,他脖颈所戴,装有两个独脚铜人的尸棺项链同样不是。

纪凡最大的依仗,就是占据了金属小葫芦的链锤,只是他不确定,能不能催动那链锤。

就连古遗藏中,释放浩瀚古息波动的炼炉,以及吞噬了远古龙猿的金属小葫芦,都被神秘的链锤灭了,纪凡直到现在,一想起那虚空中的恐怖链锤大禁,都不免暗暗发麻。

相比炼炉和小葫芦,纪凡觉得这地宫中的巫魔,在链锤面前,恐怕还不够看。

不过一想到链锤吸收灵息,纪凡就不免身形发紧,若是有修炼资源的补充还好,否则那种灵息被抽空的感觉,真的是很艰难。

而且纪凡也没有驱使过链锤,不知道能不能使其发挥那万古不朽的恐怖威能,害怕关键时刻这最大依仗的宝物掉链子。

感觉和想象是一回事,现实却又是一回事,纪凡还记得在裂空之域中,面对链锤大禁,他拔金属小葫芦年轮木塞,没有拔动的情形。

一想到这里,纪凡摇了摇头,不确定自己依仗着链锤,是不是一个心理安慰。

“在聚霞峰丹殿中得到的那颗紫色丹丸,不会是用朝阳紫气所炼吧?”纪凡没有马上起身,而是摸了摸左手中指上的千钧戒。

纪凡没有同经纶几个说,他得到了紫色丹丸的事情,可他能想到,森罗道这几个人一定是有所猜测。

回忆起在丹室中,打开丹炉弄出动静之后,经纶四个人才跑的,纪凡此时暗暗在想,是不是他无意间,给四人创造了可乘之机。

“难道是当时与经纶四人交战的聚霞峰尊长,发现丹殿情况不对回援了吗?”纪凡考虑的很细致。

纪凡下意识搓了搓手,对于丹田气海中黏稠的异种灵力,脸上稍稍露出了深沉的笑容。

此时纪凡丹田中的通玄晶,正在散发出密密麻麻的丝光,逐渐刺入黏稠异种灵系进行同化。

之所以纪凡丹田异种灵力如此弄凝,是因为他在大战中,显露出贪食灵基的口纹,掏了万剑宗一名修士的金丹吞噬了。

再加上从聚霞山丹殿之中,纪凡强行吞噬了丹炉中的火焰,根本就没来得及炼化,都疏导入了丹田气海中。

“嗤~~~”

纪凡结了一个神秘洗窍图的结印,将寄存在丹田中的异种灵元,用凡古缠丝灵元带动入肉身的洗窍经脉运行路线中,身形显出洗窍图的同时,很快就蒸气腾腾,好像要着火了一般。

“这异种灵元还真是难炼化。”

纪凡只觉得经脉像被剑气刺痛,身形略微颤抖。

一个时辰过后,纪凡这才平复内息,将剩下没能炼化的异种灵元,重新敛入丹田之中。

“呼~~~”

从地面上起身,纪凡来到石室的门前,拉动了石壁上的一条连环。

咔咔响声中,一面石闸轰鸣着缓缓抬起。

看着有一人身板厚的石闸,以及深邃的石道,纪凡觉得这地宫很大,而且颇为的阴森。

“要走了吗?”

石道右侧的石厅之中,经纶四人已经在此等待。

纪凡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原罪,你和烛医的森罗戒,要互相种下魂息,这样才能更好的配合。”经纶也不叫纪凡的名字,只是给了他一个称呼。

其实纪凡倒是觉得这样挺好,不问过去,只看利益,他也不想对经纶几人的身份有过多了解。

将白面具女子的森罗戒接过来,流下一道淡淡的元神气息,纪凡对此也没什么异议,因为如此淡的元神气息,是不能触碰的,否则很快就会消散,这森罗戒更多是要靠感知。

“这森罗戒要注意保管,地宫一些地方需要用到它。”经纶当先沿着地下石壁边上的从旋转石阶往上走,对纪凡提醒道。

“在地宫中出入的凭仗吗?”

纪凡看了看右手上的森罗戒,应该是某种血晶所炼制而成的。

沿着石阶环旋而上,走了好一会儿,纪凡发现到了上方石阶尽头的石门处。

似乎是给纪凡示意,经纶将他的森罗戒顶入石门的九角形小孔中,也没见他催发灵力,石门就与顶入小孔的森罗戒有了反应,流露出密密麻麻的血丝。

“走了。”

密布血丝的石门缓缓透亮,经纶竟然一步向石门外踏出,仿佛视血丝透亮的石门为无物一样。

一环环涟漪在血丝石门泛起,纪凡等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感知变化,看到一圆大石,将半个通道口堵住,纪凡绕过大石,走到通道石阶上方,入眼所见,到处是残破的废墟。

“这里是一处残破的古城吗?”

纪凡本以为,森罗道的秘密地宫,可能在万妖森林的某处山里,却没想到从地宫出来,是这样一番景象。

此时纪凡眼中的古城规模极大,不知道是建于什么时候,完全的荒废了,也只能通过一些极为巨大的石柱和石梁,模糊的辨认废墟轮廓。

纪凡到过苗家城、百墓城、玄阴城,就连断潮要塞他也进去过,却难以同眼前这方废墟相比。

“看来这处古城,应该是相当的古老!”用灵目眺望远方城墙的轮廓,心中暗暗感叹道。

废墟中多是岩石,完全是满目疮痍的景象,纵横的沟壑巨大而狭长,好似刀劈斧砍,每个深坑都超过四十丈,即便被风雨侵蚀,却依旧能感觉到古战的恐怖。

古城的城墙,在纪凡看来得有四十丈高,就好像厚重的大坝,可即便是如此雄浑的城墙,依旧有着拳洞一般的崩损,像是被一击轰碎的。

通过随处可见的断壁残垣,纪凡觉得这座古城的建筑,都无比的高大。

一处还露在地面一小节的撑殿大柱,古文和巨兽图案虽不太清晰了,但岁月洪流却不能彻底抹去这些图案的存在。

“这里的建筑,好像都是宫殿!”

纪凡觉得古城废墟有着一种诡异的气氛,让人心中不安。

“走吧。”

经纶也没有御宝飞行的意思,直接就在古城废墟中纵掠起来。

“轰隆~~~”

纪凡跟着纵掠的过程中,远方一座残破古塔,掉下来的一小块碎石,就有房屋大小,使得气浪磅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