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十九章 脉纹
    朝看溪东流,暮看日西沉。

    二十天的时间匆匆而过,纪凡所藏身的山上,多了十多棵干枯的大树,就连山里的三处熊洞,也被他清理了一遍。

    “别过来。”

    靠近山下的一处熊洞外,纪凡一爪抓在奄奄一息的棕熊头部,发动吞噬之力,对两头呜呜叫着想要上前的小熊喝斥。

    一缕缕的血气光华,从棕熊头部不断被抽出,钻入了纪凡的手臂,让他的一身破袍子无风自鼓。

    似乎是害怕纪凡的吞噬气息,两头小熊在远处焦急呜呜叫着,却不敢上前。

    腹部插入了长剑的棕熊,生机越来越弱,再难以抗拒纪凡的吞噬之力,双眼光泽开始暗淡。

    反观纪凡也是不好过,棕熊一缕缕血气被他吞噬入体,就好像密集的气流,在他肌肤下方乱窜。

    这时候若是有人看到肉体鼓胀,青筋暴起的纪凡,恐怕都会被他的狰狞吓到。

    棕熊巨大的身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纪凡的砰砰心跳声,也极为躁动。

    纪凡想要放声大吼,又怕招来人,只能强忍着躁动的心境,以及充斥到身体中,却同他自身格格不入的力量气息。

    “呼~~~”

    直到巨大棕熊的身躯,彻底干枯,纪凡才将熊躯抓起,犹如灵猿一般,几个纵掠隐于山林中。

    将干枯熊躯放在山林中早早掘好的坑中,简单埋了埋,纪凡连忙快速回去自己的山洞。

    “嗤!”

    艰难盘膝坐好,纪凡催动体内真气,按照特殊路径的洗窍图运行,不但肉体很快蒸腾出气韵,经脉中的真元流动,也犹如着了火一样。

    “发散……”

    纪凡低沉喊出声音,全力催动精炼的真元入窍穴,使得距离心口较近的食窦窍,散发出丝丝树脉。

    从窍穴散发出的树脉,在纪凡的肌肤上,就像是青色毛细血管蔓延,极为的密集。

    “龙纹缠树脉,花开脉纹中。”

    纪凡通过意念,回想起龙猿筋肉和小葫芦上的万花纹理。

    在纪凡面部扭曲的过程中,龙猿窍再度散发出龙纹,沿着树脉缠绕,并绽放出朵朵花纹。

    “啊!”

    万道纹理在骨肉和脏腑钻着蔓延,让纪凡再也盘坐不住,倒在地上痛苦打滚。

    “不能失去意识,否则很可能就半途而废了!”纪凡维系一副奇异经脉的运行,不停将肉身产生并精炼的真气,输送到食窦窍中。

    生不如死的痛楚,随着树脉、龙纹和花纹向全身蔓延,纪凡就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肉体表面的伤口,在逐渐长出肉芽愈合,被脉纹所牵连。

    浓郁的蒸气,在纪凡肉体弥漫,他鼓胀的身形,开始出现了平复。

    三个时辰过去,纪凡一身肌肤看着都被脉纹覆盖,极为诡异的情况下,他的惨嚎缓和了下来。

    嗤嗤的响声依旧不绝于耳,纪凡一身密集的青色脉纹,就犹如着了火一样,使得肉身散发浑浊蒸气。

    粗重的呼吸平复,变得若有若无,好长时间,纪凡一身脉纹稳定下来,他试着艰难起身。

    “变淡了!”

    纪凡疼得龇牙咧嘴,看了看双臂肌肤内里密密麻麻的脉纹。

    “呼~~~”

    平复心境,纪凡尝试着用心念,让密集细淡的脉纹隐去。

    “这门炼体功法,还真是很奇异!”看着肌肤上的脉纹潜隐,纪凡握了握拳,觉得力量大了不少。

    简单收拾一番山洞中的物品,尽管纪凡的身体没有完全舒展开来,密集爆豆子般的骨响声,还是啪啪啪的在体内泛起。

    藏了二十来天,纪凡觉得这座山,不用也不能再住下去了。

    看着熊头有着斧印的棕熊皮,纪凡略有犹豫,还是将其收入了储物袋。

    前几天,纪凡利用棕熊皮的保护,将山上的毒黄蜂窝,掏了一个遍,找寻了不少蜂蜜。

    到了夜晚,纪凡趁着夜色,表面上只是背着一个小包裹出了山洞。

    两个皮水壶是满的,三罐子蜂蜜,两瓶熊胆粉,很多晒过的熊肉干,从山里离开的时候,纪凡觉得比以前强了不少。

    最为重要的还是,第一个打开的龙猿窍,在他肉体浅里深里生长出了密集脉纹,使得肉身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

    武者开灵脉种灵根,蜕去凡躯,纪凡通过奇异的炼体功法,另辟蹊径同样做到了肉身蜕变。

    “轰!”

    来到一棵干枯的大树前,纪凡蓄力一脚高踢,发动猿体龙势,携淡淡龙吟,将枯树踢得灰飞倒涌,就连下方的干枯根须,也被龙势惯力拔出土壤爆散。

    “真元虽弱,可肉体力量却相当强!”飞灰爆散之中,一身破袍子的纪凡双眼闪过一抹光泽。

    找到另外十来棵枯树,纪凡依旧是行此法,将吞噬的痕迹全部抹去。

    深夜的山中,隐隐能听到小熊的呜呜叫声,纪凡深吸一口气,只能默默的离开。

    若不是吞噬了两头棕熊的生机,再加上十多棵极为粗壮的古树,纪凡龙猿窍的脉纹,还不能散发出来。

    “这种炼体之法,实在是太消耗真元了,不断吞噬异种灵力,体内异样的气息形成积累,似乎已经散在了四肢百骸,很难完全化去,长久如此,必定会是修炼的隐患。”纪凡离开山里,更多是想要找寻内修的炼气功法,进行固本培元。

    深夜距离山村不太远的树林中,纪凡在阴影中悄悄向山村张望,心思着明天一早,装作要饭的去山村,看看能不能买几件能够遮体的破衣服,另外也买一些食物和用具。

    观察了一会儿,纪凡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山村死气沉沉的。

    纪凡出了树林,放低身形向山村小心靠近。

    深夜山村中没有灯光,倒是能说得过去,可是狗叫声也没有,这就不免让纪凡提高警惕了。

    越是靠近山村,纪凡越觉得静的可怕。

    背着装了些许食物的小包裹,以纪凡肉体比凡武者不弱的力量,提着一把铁斧,倒是能壮壮胆。

    纪凡到了山村石头所砌的围墙底下,依旧是没听到山村中的丝毫动静,只有呼呼的风声吹拂。

    “不对!”

    借着吹拂的夜风,纪凡闻到了丝丝臭气。

    “呼~~~”

    纪凡心跳略微加快,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尽量放轻声音,翻上了一人高的石墙。

    侧耳倾听,依旧只有风声,发毛的纪凡悄然落地,持着铁斧小心翼翼进村查探。

    没走几步,借着阴暗的月色,纪凡就看到远处有着一个倒地之人。

    如果有什么人深夜倒在外面,纪凡猜测很大可能是死人。

    轻脚走近,纪凡注意周围动静的同时,果然从倒地之人身上闻到了臭气。

    “只是臭气,没有腥味儿,如果是死人,不会是刚死的。”纪凡用铁斧,触碰了倒地男子一下。

    看到男子没有异动,纪凡稍稍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发现男子死透了,这才又往村子中去。

    一路上,纪凡发现有人死在了外面,也有人死在村子的土屋中,就连村中养的牲畜也死了,死寂的村子中没有活物。

    最为古怪的,还是纪凡并没有在村中死人身上发现伤口,一些人临死的时候,惊恐之色依旧挂在脸上。

    进了一处院子,纪凡藏在一间屋里,面对着倒在角落中的妇人。

    “全村的人死得古怪,不知道是不是同万剑宗弟子在葬灵山脉试炼存在着关系。”纪凡镇定情绪,暗暗思量着。

    经过纪凡的观察,觉得村中的人,不像是中毒,他没亲手触碰死尸,单凭注视没发现肉体和骨骼有异样,再加上身体没伤,这实在是让人发寒。

    觉得此地不宜久留,纪凡打算藏一夜,等天稍稍亮一些,拿一些东西就离开村子。

    夜里视线不好,纪凡怕村子里隐藏着危险,也不敢弄出什么动静。

    在土屋里面对死去的妇人,纪凡好不容易忍了半宿,到翌日天微微放亮的时候,这才有所行动。

    从村里的死人,以及各家所剩饭菜的情况,纪凡猜测,这些人可能死了有两三天。

    纪凡不敢太过暴露,再加上死人不少,他也没法逐一将其埋了,在几家匆匆找寻一些衣物。

    然而,就在纪凡换好衣服,想要出村,沿不太宽的小河往南边去之际,放亮的天空中,隐隐一道光华,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修士!”

    纪凡的瞳孔微缩,心脏咯噔一下,情急之中,他拉开村中一户人家的地窖,很快躲了进去。

    不管来人是正道还是魔道修士,纪凡最为害怕的,还是他在村里说不清。

    因为大致上搜索了村子,这个地窖,就是纪凡之前想好的退路。

    放下盖子,有着凉意的地窖,很快就陷入了黑暗。

    “怎么办……”

    焦急的纪凡,连忙张口喷出一团玉光,将包裹笼罩收入口里的磨牙内,就剩下一把铁斧。

    纪凡没看到的是,就在他藏入地窖没一会儿,一名老者脚下御着一柄宽阔大剑,很快就到了山村的上空。

    站在宽阔大剑上的青袍老者,留着山羊胡子,有些仙风道骨之感。

    似乎是发现村里人都死了,山羊胡子老者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面色很是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