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胳膊
    谢景宸眸底火苗滋滋的燃烧着。

    那怒火灼烧到了楚舜。

    楚舜看了谢景宸一眼。

    后知后觉的他嘴角抽了下。

    忘了大哥还坐在这里呢。

    大嫂要是男儿身,就不会在街上抢大哥了……

    他的可惜断了大哥的活路啊。

    秦菡儿暗瞪了他一眼,给他夹菜,“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楚舜一大口菜塞嘴里,边嚼边说话。

    只是没人能听清他说什么。

    杏儿站在一旁,庆幸自家姑娘没有生成男儿身,不然岂不是皇子了?

    要是一般的皇子就算了,偏偏是皇上最喜欢的皇子。

    那肯定是要被立为太子,将来做皇上的。

    那她岂不得成为皇上身边的小公公了?

    打死她也不愿意啊。

    除了下雨天,走动不便外,其他时候他们多在一起吃饭。

    人多热闹,吃饭也香。

    不过王妃不在,王妃是长辈,和他们小辈一起吃饭,这不是让小辈吃不痛快吗?

    而且现在小郡主学会走路了,虽然还在吃奶,但已经长了好几颗牙了,王妃开始喂她吃饭了。

    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桌,等喂完小郡主,饭菜差不多都凉了。

    小郡主不爱吃饭,喂进去就吐出来,小半碗饭喂完,可能吃进去的还没有两勺子。

    一顿饭喂完,王妃也差不多精疲力尽了。

    本来这样的事丫鬟和奶娘都能做,但王妃要亲力亲为,谁也拦不住。

    吃完了饭,苏锦换了套素朴点的衣裳,然后便去了隔壁郑家。

    郑大少爷等候在门外,见苏锦和谢景宸过来,忙迎了上来,他要给苏锦和谢景宸行礼,被谢景宸阻拦了,“不用多礼。”

    郑大少爷前面带路,领着苏锦去给郑老爷治胳膊。

    郑家的院子是五进,比苏锦他们住的院子要大,又住了十几年,花木葱郁,假山流水,应有尽有。

    一般发生战乱,百姓多回往安全的地方迁,但有一部分人故土难离,会留在这里。

    向郑家这样家大业大还留下的还真不多见。

    楚舜好奇,便多问了一句,“郑家怎么没有搬走?”

    郑大少爷回道,“这场战乱是南梁挑起来的,我们都觉得南梁会攻下大齐几座城池,逼的大齐求和。”

    “谁想到大齐势如破竹,南梁节节败退,我们郑家根基都在这里,除了这座大宅,还有田产铺子,这一打仗,根本就卖不出去……。”

    平常能卖五千两的铺子,两千两都没人接手。

    郑大少爷算了一下,所有家产卖光,可能在别处都买不了现在郑家住的这样一座大宅。

    郑老夫人年纪大了,故土难离,再加上她也不赞同搬走,郑老夫人年轻的时候吃过战乱的苦,举家搬迁,兵荒马乱,她因年纪小,被爹娘搂在怀里,没有被人群冲散,可她年长三岁的兄长被冲散了,这辈子就再没见过了。

    骨肉分离之痛,郑老夫人这辈子都不想在尝试了,当年逃难离开,在别的地方混的也没有多好,思念家乡,后又回来了。

    当年也有没有搬走的人,宁肯死也要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不也活下去了,甚至活的更好。

    大家都逃难,带不走的土地铺子都贱卖,反倒把家产扩充了几倍不止。

    这不,从决定不走的那一刻起,郑老夫人就让人买铺子买地了。

    短短两个月,郑家的田产铺子扩大了一倍不止。

    苏锦进屋的时候,郑老夫人的叹息声传来,“有机会,还是把祖坟迁来吧。”

    郑老爷不同意,“我不过才走了一遭,就摔成这样了,难道要祖宗们跟我一样遭罪吗?”

    郑夫人则道,“这要翻山越岭的迁坟也难,可要不迁,祭拜又是个大问题。”

    郑家子孙孝敬,不是在家祠里祭拜就成了,还会去坟前祭拜。

    以前不是难事,可如今隔了一道城墙,碰到个昏官,张口就是一千两,郑家就算有点家底也架不住啊。

    现在又得罪了县太爷,郑夫人的意思是还是搬走比较稳妥。

    至于这些家产,回头再变卖也不迟。

    郑大少爷领着苏锦进去,就听到自家娘亲说这话,他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隔壁住的就是镇北王世子妃,大齐公主的事,郑大少爷没和他们说,免得他们惶恐不安,再者苏锦他们搬来小院,悄无声息,大家还以为他们在军营,这是不想人知道。

    郑大少爷不想这个口风从郑家泄出去。

    只是他不告诉,结果娘当着人家的面说要搬去南梁,不做大齐人。

    郑大少爷心都在颤抖,怕苏锦不高兴啊。

    身为大齐公主,肯定希望大齐国土上的人心都向着大齐朝廷。

    不过苏锦并没有生气,他们原来是南梁人,又和县太爷结了梁子,怕被刁难,惹不起躲着点的想法很正常。

    郑夫人见儿子带了人来,仔细打量了下,不确定道,“这就是你请来的大夫?”

    这两人穿戴不俗,虽然看着素朴,可隐隐透着一股子华贵。

    周身贵气,瞧着一点都不像大夫啊。

    郑大少爷点点头。

    郑夫人就望着谢景宸了,“有劳大夫了。”

    苏锦,“……。”

    谢景宸,“……。”

    郑大少爷忙道,“娘,这位才是大夫。”

    郑夫人眼底闪过一抹错愕。

    她没想到苏锦才是大夫。

    误会了,郑夫人有些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边关只有镇北王世子妃一位女大夫,没想到还有,是我孤陋寡闻了。”

    郑大少爷脑壳疼。

    娘。

    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

    郑大少爷赶紧请苏锦给他爹治病。

    丫鬟搬了凳子来,苏锦坐下给郑老爷把脉。

    郑老爷的右胳膊接骨了,岔开纱布,能看到胳膊肿的厉害。

    苏锦轻轻一捏,郑老爷发出一阵惨叫声。

    郑夫人赶紧递了帕子给郑老爷咬住,“老爷,你忍着点儿。”

    郑老爷疼的额头冷汗直冒。

    苏锦得确定断骨接好了,不然回头断裂处愈合了,还得打断重接,到时候吃的苦头更多。

    苏锦细细检查,然后道,“骨头接的没问题。”

    郑老爷满头大汗,半条命都快没了。

    摔的时候都没这么疼啊。

    郑老夫人急问道,“还能痊愈吗?”

    “能,”苏锦回道。

    郑老夫人松了一口气。

    不过一口气还没有完全松完,随即又提了起来,只听苏锦道,“医治郑老爷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钱不是问题,”郑老夫人道。

    郑大少爷恨不得叫人把自己打晕才好。

    镇北王世子妃会是缺钱的人吗?

    这样说的真把人当大夫看了,这不是拿钱羞辱人吗?

    郑大少爷忙道,“大夫请说。”

    苏锦还未开口,外面一道声音传来,“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