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大名
    军医医术一般,军中将士受伤多出血,会治疗外伤就行了,而且治疗手法粗糙,以快为主。

    毕竟一旦开战,死伤不计其数,多耽搁会儿,就不知道有多少将士因为来不及医治而死。

    苏锦来了军营之后,和秦菡儿培养了一批军医,极大的降低了将士的死亡。

    那些军医只会医治简单的外伤,谢景川的内伤他们不会医治,更不会治疗中毒,自然对谢景川的昏迷束手无策。

    当然了,要弄醒一个昏迷的人也没有那么难,只是谢景川身份尊贵,尤其在谢景宸出事之后,左右军中有医术高超的镇北王世子妃在,他们走个过场,有十足把握就治,没有就说不会。

    对别人,苏锦仔细认真,对谢景川,一个差点要了她小命的人,她真诚不起来。

    直接把人扎醒,她都还嫌不够粗暴呢。

    王爷就站在旁边看着,看谢景川的指尖流出黑血来,他眸光一紧。

    这是……中毒了?!

    谢景川徐徐醒来,王爷问他,“怎么会中毒?”

    谢景川有气无力道,“是,是南梁,南梁长宁侯世子……。”

    已经有将军在骂南梁了。

    拿钱来赎施大将军,没想到还是摆了他们一道,居然给镇北王府二少爷下毒。

    南安郡王他们觉得董承琅不愧是自己人,做什么事都能做到他们心坎上去。

    苏锦看了谢景川一眼,只觉得以前太小看了他了。

    如果谢景宸没有回来找她拿毒药,她还真有可能信了谢景川的话。

    让谢景宸找毒药的就是长宁侯世子,若是谢景川的毒真是他下的,就没这么多事了。

    董承琅能主动拿五千两来赎谢景宸,足以说明信任他,不会做出这样的试探之事来。

    撒谎撒到她枪口上来了啊。

    谢景宸在南梁军营尽力挑拨施大将军和护国公内斗,他倒好,帮着南梁护国公,以自己的小命激怒王爷和东乡侯,这是打算要王爷在战场上除掉施大将军吗?

    看着茶盏中的毒血,苏锦眸光轻闪了闪。

    谢景川中的毒说难很难,说容易很容易,全看谁给他治了。

    军医治不了,苏锦药到毒解。

    服下解毒丸后,苏锦起了身。

    谢景川要起身道谢,只是动了下,浑身的伤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

    楚舜赶紧扶着他。

    突然之举,看的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他们目瞪口呆。

    直到——

    看到一只黑色的蛊虫飞快的钻进谢景川的衣裳里。

    几人不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从营帐内出来,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定国公府大少爷三人就避开楚舜行走了。

    楚舜很清楚的感觉到兄弟在躲着他。

    楚舜走过去道,“一个个吃错药了?”

    “没吃错药,怕你们给我们下蛊,”南安郡王道。

    “……。”

    楚舜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他眉头一挑,慢条斯理道,“难道你们就没怀疑过我可能已经给你们下过蛊了?”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话音一落,楚舜胳膊脖子就被三人给掐的死死的了。

    北宁侯世子搜身,楚舜身上除了一个小竹筒外,没别的了。

    竹筒空空无一物。

    楚舜道,“快松开我。”

    “你到底有没有对我们下手?”南安郡王不放心道。

    自家兄弟他们太了解了。

    以己度人就行了。

    他要是会玩蛊,肯定会拿自家兄弟练练手。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发现楚舜会玩蛊了,就敬而远之的原因。

    楚舜都快没气了,“没,没有……。”

    北宁侯世子几个互望一眼,把手松开了。

    他们三个联手,绝对能把楚舜揍的他爹都不认识他,无需惧他。

    但有蛊虫就不一定了。

    会玩毒的会玩蛊的是最惹不起的啊。

    楚舜咳嗽喘气。

    南安郡王他们直接把楚舜架着回了营帐。

    楚舜,“……。”

    他一边咳嗽一边被抬走。

    军中将士见了都羡慕南安郡王他们的兄弟感情。

    就是咳嗽这么点小毛病就急成这样,说是健步如飞都不为过,真叫人羡慕,有些亲兄弟的感情都未必有这么好。

    回了军营,楚舜被扔在小榻上,小榻左右被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一人一脚给占了。

    定国公府大少爷挡住前面。

    楚舜,“……。”

    “你发誓没有给我们下蛊!”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我发誓,”楚舜心累道。

    为什么都这么喜欢要他发誓?

    秦菡儿是。

    他们也是。

    嗯。

    楚舜想学下蛊,秦菡儿要他发誓不乱拿人试蛊才肯教,楚舜答应了还不放心,要他发了个誓。

    “发誓以后也不给我们下蛊,”南安郡王道。

    楚舜举手发誓。

    发完了誓,南安郡王他们才收回脚道,“你怎么也玩蛊?”

    “快教我们玩蛊,”北宁侯世子道。

    “……。”

    这能教吗?

    这要真教了他们,大齐还不得蛊虫泛滥成第二个南疆了?

    楚舜叹气道,“我也不想学啊,可我经常看到床头有蛊虫爬过去,我怕啊。”

    “菡儿说我害怕是因为我不了解它们。”

    “我是为了不怕它们才学的。”

    南安郡王他们不改主意。

    楚舜望着南安郡王,问他,“你还记得你儿子叫什么吗?”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愣了下。

    我去!

    他儿子叫什么来着?

    “多儿,”南安郡王道。

    “大名呢?”楚舜问道。

    “……。”

    楚舜就那么看着南安郡王,南安郡王眼睛一瞪,“别转移话题!”

    楚舜白了他一眼,“连自己儿子都不记得叫什么,还养什么蛊虫?”

    南安郡王,“……。”

    他们那性子,做不了养蛊虫这样的精细活。

    他的蛊虫都是秦菡儿帮他喂养,不然都不知道死几个来回了。

    南安郡王没了脸,不再提养蛊虫的事。

    北宁侯世子怕楚舜问他女儿叫什么,到时候丢人,不提这事。

    就剩下一个定国公府大少爷,兄弟都放弃了,他还折腾什么?

    再说了,兄弟会,不就是他们会了吗?

    “你好好学下蛊,别那么粗糙,被人一眼看穿,丢我们的人,”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楚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