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八十章 糕点
    苏锦劝东乡侯道,“父亲想开些,那些粮食好歹落入了百姓之手,没有被烧毁,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而且,齐王此举并不妥,善加利用,他会自食恶果。”

    东乡侯看着苏锦,“如何自食恶果?”

    这怎么看都是件收买民心的好事。

    苏锦觉得自家爹是真气糊涂了,她道,“得到粮食的自然说齐王好,可得不到的呢?”

    他齐王控制的地方可不止云州。

    云州虽然下雨了,但灾情有多严重,百姓们比他们更清楚。

    说是齐王白送了一拨粮食不为过。

    百姓们殷殷期盼齐王开仓放粮却空欢喜一场会如何?只要稍微一煽动,必定会对齐王怨声载道。

    先赈灾后烧毁粮草,齐王就是把百姓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就更招人恨了。

    齐王此举已经绝了自己烧毁粮草的退路了。

    苏锦只说了一句,东乡侯怒气已经消了大半了。

    他要他齐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东乡侯派人请老王爷和王爷还有冀北侯商议军事。

    因为军营里有奸细,东乡侯只叫了老王爷他们几个来,刚商议完,守门官兵便道,“世子妃,暗卫回来了。”

    苏锦没有走,听了道,“让他进来。”

    暗卫走进去,苏锦迫不及待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暗卫忙道,“世子妃托北漠公主办的事,她说已经办妥了。”

    这样的结果苏锦并不意外。

    王爷和老王爷还有冀北侯都望着东乡侯。

    结果见东乡侯望着苏锦,一个个又看着他。

    苏崇望着苏锦,好奇道,“你找北漠公主帮你什么忙?”

    苏锦笑道,“北漠郕王向南梁借兵,承诺黄金十万两,粮草三十万担。”

    北漠郕王野心勃勃,要北漠王为他许下的承诺付账,北漠王决计不肯的。

    可若是不付这笔账,北漠王就会落下个忘恩负义的名声。

    毕竟当初北漠郕王兵临城下是要大齐放了北漠王的。

    不管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至少明面上是为了救北漠王。

    北漠王再气再恼,也束手无策。

    苏锦继续道,“我让北漠公主帮的忙,就是这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

    “这批粮草和钱明着是交给南梁,实则是借给我们大齐的。”

    借的钱粮是要还的。

    北漠明面上应付了南梁,不至于落个言而无信的破陋名声,实则并没有受什么损失。

    而大齐有了这笔钱和粮草,至少大半年都不用操心粮草问题了。

    东乡侯皱眉,“你还答应了北漠什么条件?”

    虽然和北漠王打过交道,但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不是笔小数目,北漠王不会随便答应的。

    尤其粮草和钱名义上是还给南梁的,北漠就不怕大齐翻脸不认账?

    苏锦摇头,“父亲为了大局,和王爷放了北漠王,北漠王不信任我,也会信任父亲。”

    “何况这事对北漠没坏处,值得北漠王赌一把。”

    “我在信上也说了如果北漠王不放心,可以提条件,北漠王应该会派心腹来商量怎么办才万无一失。”

    谁也不想那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打水漂。

    这么大的事再慎重也不为过。

    冀北侯笑道,“要真能拿到那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那这一仗就无后顾之忧了。”

    不仅能放心的和南梁干到底,齐王也没了掣肘朝廷的倚仗。

    现在,就盼着北漠来人商量怎么从南梁虎口夺食了。

    苏锦还真期待这一仗,一旦成功,绝对能把南梁皇帝气得吐血不可。

    东乡侯他们还要商议事情,苏锦就退下了。

    杏儿跟着身后回营帐,暗卫绷着张脸拎了一大包袱糕点给杏儿。

    杏儿有点懵了。

    她以为暗卫不会帮她带的。

    她道,“你等我会儿。”

    杏儿说完,转身就回营帐了。

    暗卫一头雾水。

    因为杏儿没接糕点。

    等了小会儿,杏儿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个荷包递给暗卫,“给你的。”

    “给我的?”暗卫声音都高了两分。

    虽然这荷包有点丑,但一看就是亲手做的,礼丑情意重。

    杏儿连连点头。

    暗卫接过荷包,心里高兴了。

    幸亏他回头买了糕点,不然这丫鬟肯定不会送荷包给他。

    杏儿抱过糕点,道,“你回去歇着吧。”

    半个月没见,没发现这丫鬟体贴了很多。

    暗卫也确实累了,转身回营帐歇息。

    半道上看着荷包,越看越顺眼。

    但高兴了没半盏茶的功夫,暗卫差点没把手里的荷包扔了。

    因为他发现有官兵身上也有荷包。

    而且样式都一样,绣的花样也难看。

    暗卫问道,“这荷包是……?”

    “这是杏儿姑娘要给世子妃腹中小世子做衣裳,先做荷包练手用的,丑是丑了点,但扔了又可惜,就送给我们了,”暗卫道。

    “里面还装了些药草,说是能防蚊虫。”

    暗卫心堵的厉害。

    荷包一样的丑。

    人家有药草,他的都还没有。

    暗卫想到自己带回来的那些糕点,实在没忍住,骂杏儿没良心。

    营帐内,杏儿迫不及待的把糕点打开,足足十包糕点,高兴的她合不拢嘴。

    她刚要拿一块给苏锦尝尝,突然鼻子一痒,打了个打喷嚏。

    苏锦,“……。”

    杏儿,“……。”

    杏儿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道,“我不是故意打喷嚏的……。”

    一打喷嚏,不知道有没有口水喷出去。

    苏锦肯定是不会吃了。

    杏儿看着一桌子好吃的,这种吃独食的感觉不是很好啊。

    “那我一个人吃了?”杏儿拿着糕点道。

    “吃吧。”

    杏儿坐下来,拿起糕点往嘴里塞。

    北漠和大齐口味有很大差别,要是常吃肯定不习惯,可这是第一次吃,只觉得好好吃,齿颊留香。

    杏儿一口气把十种糕点都尝了个遍。

    等她尝第二拨的时候,肚子叫了。

    杏儿捂着肚子往茅厕跑。

    一趟。

    两趟。

    三趟。

    ……

    杏儿捂着肚子进来,“姑娘,你救救我吧。”

    苏锦早想给她把脉了,前几回杏儿刚走到营帐门口就往回跑了。

    最近一回坐下,苏锦刚把手搭她脉搏上,杏儿又跑了。

    苏锦道,“不用把脉,是糕点吃坏你的肚子。”

    “我已经让人给你熬药了。”

    杏儿看着糕点道,“暗卫给我下毒了?”

    “我就知道他肯定不甘心给我带吃的!”杏儿怒道。

    “……。”

    “是天气太热了,这些糕点闷坏了,”苏锦心疼暗卫了。

    “……。”

    杏儿觉得自己好倒霉,说好的能吃是福呢。

    她刚要坐下,肚子一阵叫唤,她站起来就往外跑。

    官兵端着药来,见杏儿跑的飞快,他喊道,“杏儿姑娘,你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