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零二章 透气
    这一日,天气稍微转暖了点。

    苏锦早早的就醒了,窝在被子里不肯起来。

    虽然屋子里摆了不少炭炉,但古代的门窗是真心不保暖,风透过绡纱直往屋子里灌,再多的炭盆也没有被窝暖和。

    杏儿知道自家姑娘东西喜欢赖床,但她是个活乏性子。

    听碧朱说花园东南角的梅花开了,她一大清早就去挑了一支最漂亮的折了带回来。

    插在瓷瓶里摆在架子上,怎么看怎么漂亮。

    苏锦见了道,“在哪儿折的梅花?”

    “就在大花园里,可漂亮了,”杏儿道。

    苏锦来了兴致了。

    踏雪寻梅,别有一番韵味啊。

    不过天没下雪。

    “待会儿我去折一支送给王妃,”苏锦道。

    借着梅花的助力,苏锦总算是掀开被子下床了。

    杏儿过来伺候苏锦穿衣,然后洗漱,吃早饭。

    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天上难得见到太阳,风也没那么冷。

    苏锦闲庭散步去了花园,也不知道是巧还是不巧,谢锦欢也在哪里。

    见到苏锦,她上前福身,唤道,“大嫂。”

    声音柔柔弱弱的,和假老夫人事败后的二房一样,没有什么存在感了。

    谢锦欢看苏锦的眼神都带着怯意。

    以前苏锦不是没像她抛过橄榄枝,苏锦曾主动把美人阁的打折令牌送给她。

    谢锦欢估计谢锦瑜和谢锦绣没敢接。

    这几个月,谢锦欢时常在想,如果那时候她接受了大嫂的好意,会不会境遇和现在完全不同?

    害真老夫人的事假老夫人,丁老姨娘只是在真老夫人遇害后,选择了欺瞒不告。

    她并没有参与杀害老夫人一事,算不得长房真正的仇人。

    出事后,二房没敢抱怨,什么都没做。

    虽然这其中有让三房出头的意思,二房躲在后面观望。

    三房蹦跶的越欢,下场越凄凉。

    如今三老爷成了一个废人,再一次失踪下落不明,三太太虽然没有姓名之忧,人却近乎疯癫了。

    求着老王爷才得来的亲事也因此被退,再无人登门求亲。

    谢锦欢相信谢锦绣能嫁出去,但再选的夫婿肯定没有兴国公府少爷强了。

    二房什么都没做,反倒平平安安。

    是她们太傻太蠢了,大嫂连寿宁公主都敢打,都敢让抬回宫,她们却想打压她,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苦,她们吃的实在是太久了。

    谢锦欢给苏锦见礼,苏锦只笑了笑,并未说什么。

    谢锦欢小心翼翼的看着苏锦,道,“大嫂……。”

    苏锦看着她,“找我有事?”

    谢锦欢道,“以前,是我们对不起大嫂您,您能不能原谅我们二房?”

    苏锦笑了笑,“二房对我那点伤害,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至于丁老姨娘造成的伤害,那是无法弥补的。

    丁老姨娘捏着一个把柄过了多少年痛快日子,王爷就认罪做母多少年。

    王爷也没有对二老爷做过什么报复,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如果二房还奢求其他,那是求得越多,失去的越多。

    苏锦一向知恩图报,别人待她好,她必厚待别人,不做亏心之事。

    但对二房——

    苏锦真的犯不着为了他们让王爷不快。

    苏锦眸光落在谢锦欢手上拿着的梅花上,笑道,“梅花挑的不错。”

    说了一句,苏锦的注意力就被绽放的梅花吸引了。

    只是这些梅花还没有完全绽放,每一支上都有微开的花苞。

    苏锦左挑右选挑了一支最好看的让杏儿折了,用瓶子装好送去牡丹院。

    苏锦进屋不用通报,只是这回她进屋的时候,正听到喜鹊在说话,“动了,动了。”

    喜鹊摸着王妃的肚子叫。

    王妃眉头微蹙,显然被腹中胎儿给踹疼了。

    不过王妃是痛并快乐着。

    这点小痛哪里比得上内心的愉悦?

    没能亲自养大谢景宸是王妃心底的痛,上天怜惜她还能再怀一胎,她是迫不及待的想十月胎足,把孩子生下来。

    杏儿走在苏锦后面的,听了喜鹊的话,快步上前,眸光闪亮,新奇道,“真的动了吗?”

    说着把梅花塞给彩菊,手朝王妃的肚子摸过去。

    这些天,王妃的肚子像是吹气一般鼓起来。

    杏儿摸了好一会儿,也没感觉到动,登时有些失望。

    不过更失望的还是自家姑娘迟迟没怀身孕,她着急啊。

    王妃看着彩菊抱着的梅花,笑道,“这梅花开的真不错。”

    没去花园逛逛,不知道梅花已经开的这么好了。

    王妃身子重了,人不大爱动。

    王妈妈让她多走动,但又不许她出门。

    苏锦挨着王妃坐下道,“梅花还没有完全开,挑了半天才挑了这么一支最好的。”

    “母妃喜欢,我每天都折一支送来。”

    王妃失笑,“隔三差五送一支就行了,王府那些梅花树哪经得起你天天折了送来。”

    苏锦给王妃把脉,脉象很好,没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王妃的肚子确实大了不少,但要生下来还要小两个月。

    苏锦陪王妃待了半天,也没碰到王妃被踹,有点小失望。

    外面,丫鬟进来道,“世子妃,靖国侯世子夫人来了。”

    秦菡儿来找她?

    苏锦心下高兴,望向王妃道,“我去接她。”

    王妃笑着点点头。

    苏锦迈步去接秦菡儿,远远的就看到秦菡儿从二门进来。

    看到苏锦,秦菡儿脸上一喜,轻提裙摆要跑过来。

    结果才跑了一步,身后跟着的嬷嬷咳嗽了一声。

    秦菡儿默默的把裙摆放下,脚步放缓,端的是个大家闺秀模样。

    那瞬息间的转变,以及转变时翻的白眼,苏锦一览无余,她失笑道,“这是怎么了?”

    秦菡儿看了嬷嬷一眼,扶着苏锦的胳膊,小声道,“别提了,我这些天过的委实不痛快,借着找你玩出来透透气。”

    连说话都小声,看来是真过的憋屈。

    苏锦看着她道,“怎么了?”

    秦菡儿回头看了一眼,嬷嬷倒是没有跟上前,落后的比较远。

    秦菡儿努嘴,规矩真大。

    秦菡儿望着苏锦,惆怅道,“不懂大齐规矩,遭人笑话了,娘特意给我找了个嬷嬷教我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