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九十二章 狐毛
    只是找人不易,找个存心躲避的人就更不容易了。

    不过朝廷传召卫太医进京的告示已经贴的到处都是了,卫太医应该没胆量和朝廷作对。

    毕竟只要被人认出来了,就能以违抗太后旨意的名头被严惩,轻则挨板子,重则抄家灭族。

    若果只是卫太医一人,他或许敢赌,可他还有一家老小呢。

    苏锦静静的等着他揭榜进京。

    南漳郡主被皇上贬了郡主封号,彻底成了柳侧妃后,病倒了。

    她一病倒,谢景川和谢锦瑜也消停了。

    从火烧清秋苑到烧牡丹院,再到嫁祸苏锦……

    他们一路把王妃捧到了王爷跟前,赔了十几年的积蓄,还把郡主封号都给赔了出去。

    南漳郡主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

    打击一次比一次重,要还不病倒,苏锦都该怕她了。

    不过苏锦知道,以南漳郡主这么多年顺风顺水的性子,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别的不说,谢景川还未娶妻,谢锦瑜还未嫁人。

    三太太为了谢锦绣的婚事求到老王爷跟前,柳侧妃不会求老王爷,她会求太后。

    不过太后如今势力也大不如前,估计也帮不了多少忙。

    柳侧妃这么蹦跶,一半是为了自己出气,另外一半是想给一双儿女谋个好前程。

    不过王府里安静下来,苏锦乐的自在。

    那个一口咬定是苏锦指使她的丫鬟被李总管杖毙,赵妈妈挨了三十大板,伺候柳侧妃的丫鬟一律罚了两个月月钱。

    李总管这一招高,受柳侧妃影响没了两个月俸禄,那些丫鬟婆子都在背后埋怨自家主子太蠢了。

    尤其之前柳侧妃管中馈的时候,打发三太太说的话,三房只是庶出,给三房的月钱和二房一样。

    如今说出去的话又被送了回来。

    她已经不是南漳郡主了,只是一个侧妃,芍药苑里也用不着这么多丫鬟伺候。

    王妃让柳侧妃去了六个丫鬟,四个使唤婆子。

    王妃是厚待人,被南漳郡主踢掉的丫鬟,应该都没犯什么错,便没卖了,打发去庄子上。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是王妃搬进牡丹院的日子。

    王妃本来是打算直接搬进去的,李总管还请了钦天监测了日子,合着王爷、王妃的八字,选在了今天。

    王妃一直住在外院王爷的院子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只有来拜访过王妃的人知道。

    王妃搬进牡丹院,苏锦告诉了唐氏,唐氏和南安王妃她们提了一下。

    这不,玩的好她们来道贺了。

    她们都是进过牡丹院的人,看着重建的牡丹院,不论是从布局还是景致都比之前高雅几分。

    王妃肚子挺大了,苏锦招待南安王妃她们的。

    闲来无事,就在牡丹院支了两桌麻将。

    来道贺的人不少,除了南安王妃她们外,崇国公府大太太和冀北侯府两位太太也来了。

    还有云王妃、豫亲王妃以及右相夫人。

    这些夫人背后就是大齐朝一半的势力了。

    搓搓麻将,在一起吃了顿饭,意犹未尽,又上了桌。

    到了申时,方才想起来要回府。

    她们来道贺,苏锦也没有让她们空着手回去。

    这些天闲的无聊,调制了不少的养生丸还有香膏,一人送一份。

    没让苏锦送她们出府,一群夫人有说有笑的走了。

    王妃摸着肚子,她是出行不便,不然没事和她们去美人阁逛逛倒也不错。

    苏锦看着牡丹院,道,“母妃住在外院靠近书房,有暗卫护着,可确保无虞,如今搬进牡丹院住,父王可安排了暗卫护着您?”

    王妃没说话,李总管道,“世子妃放心,王爷离京之前都安排妥当了。”

    清秋苑被烧过,王爷心有余悸。

    若非怕被人背后非议,王爷倒是宁愿王妃住在外院。

    王妃面露疲色,苏锦知道她累了,便起身道,“母妃好好歇息,我先回去了。”

    “你也忙了一天,好好歇息,别累着了,”王妃叮嘱道。

    苏锦轻颔首,带着杏儿离开。

    南安王府。

    南安王妃从软轿内出来。

    丫鬟抱着苏锦送的锦盒跟在身后。

    刚进府,小厮就道,“王妃可算回来了,王爷都派人问了您好几回了。”

    南安王妃也没问小厮,直接去了书房。

    如果是有什么急事,早派人去镇北王府寻她了。

    南安王妃推门进书房,南安王看她进来道,“怎么去道贺,到这会儿才回来?”

    “打了会儿麻将,”南安王妃道。

    “你不是去狩猎了吗?”

    就是因为狩猎了,南安王才这么急着南安王妃迟迟未归。

    他今儿运气好,打了好几只狐狸,没有伤毛皮,可以给南安王妃做一件狐毛斗篷。

    急着回府给她看,结果一等再等,迟迟不见南安王妃回来。

    高兴的心情都被磨灭的差不多了。

    南安王妃心底甜如蜜,问道,“那狐毛呢?”

    “你一直没回来,我让人拿去处理了,”南安王道。

    南安王妃揉着手腕道,“我的狐毛斗篷不少了,今年风儿在边关,要不给他做一件新的送去御寒?”

    “给风儿做,怕是小了点儿,”南安王道。

    “那给瑶儿吧,”南安王妃道。

    南安王妃是真心喜欢聂瑶。

    南阳侯远在边关,留她一个女儿家在鄞州,南安王妃实在不忍心。

    送件狐毛斗篷去,也让聂瑶知道,他们还记挂着她。

    南安王妃这么安排,南安王没有意见。

    南安王喜欢打猎,每年至少要给南安王妃添两件斗篷。

    什么东西一多,就不稀罕了。

    不过喜欢打猎的不止南安王一个,皇上也喜欢打猎。

    尤其是入了秋之后,一地落叶,带着百官进狩猎场打猎,乃人生一大快事。

    只是近来,皇上很是不愉快。

    因为皇上一有打猎的想法,福公公就劝他打消这念头。

    齐王逃了,崇国公下落不明,出宫不安全。

    只是皇上想打猎的念头越来越强烈,福公公已经劝不住了。

    没办法的福公公,只能给苏锦递消息了。

    苏锦进宫劝皇上,只是她还没开口,就被她爹东乡侯给抢了先。

    边关送来战报,东乡侯说了边关情况,末尾捎带了一句:皇上有闲情逸致打猎,不如多给边关筹集点军饷和粮草,这一仗打的时间可能会比预料的要久。

    东乡侯了解皇上,每年都会出宫打猎,雷打不动。

    要是以往,东乡侯不会说什么。

    男人嘛,都喜欢打猎,尤其是箭术好的,得找个机会显摆下。

    但崇国公和齐王没有伏法,实在叫人不放心。

    尤其二皇子的事……

    如果皇上和大皇子一起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东乡侯拿军饷和粮草压皇上,直接把皇上压的没脾气了。

    打猎?

    他现在更想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