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四十章 报应
    苏锦和唐氏进屋,正好听到东乡侯说这一句。

    唐氏望着东乡侯道,“怎么会逃呢,不是一直派人盯着他的吗?”

    自从苏崇给齐王下药后,东乡侯就派人盯着齐王。

    在东乡侯府小厮的眼皮子底下,齐王没有逃的可能。

    东乡侯起身道,“如果没逃,齐王不会不让赵太医帮他把脉。”

    齐王和崇国公都是聪明人。

    齐王为什么中和崇老国公一样的毒,他很清楚。

    老老实实的让赵太医把脉,不就是告诉他们,他没有解毒吗?

    老实了这么些天,不会突然一改常态不让赵太医帮忙把脉。

    东乡侯也相信东乡侯府的小厮不会把人看丢,齐王那么狡猾,齐王府里必定有密道。

    东乡侯迈步出书房,道,“加派人手盯着崇国公!”

    吩咐完,他就直接出府了。

    唐氏领着赵太医去给苏小少爷他们检查。

    老实说,赵太医有点懵。

    镇北王世子妃就在,还让他去给苏小少爷他们检查,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到了苏小少爷的住处,苏小少爷和九皇子都在。

    沈小少爷不见人影。

    唐氏黑线道,“别藏了,是赵太医来给你检查。”

    沈小少爷从桌子底下露出一小脑袋来。

    见到赵太医,方才爬出来。

    赵太医检查后,确定没问题,唐氏就不管他们了。

    ……

    很快,齐王府被包围了的消息就传来了。

    ……

    这个消息传开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东乡侯的手段。

    够迅速,够果断。

    然而并不是。

    包围齐王府的是崇国公。

    带着刑部的人把齐王妃和莫承娴,还有在齐王府养伤的端慧郡主一家子都下了狱。

    崇国公这一招够狠,够出人意料。

    他把崇老国公当年遇刺中毒卧病在床的黑锅全部扔给了齐王。

    齐王离京成了畏罪潜逃。

    而他崇国公成了受害者,齐王是他的伤父仇人。

    偏偏崇国公把这个黑锅甩给齐王,不知情的人还不会怀疑。

    谁会想到做儿子的会对自己的父亲这么狠心?

    何况前不久,崇国公老夫人才因为中了和崇老国公一样的毒,在刑部死牢毒发身亡。

    齐王逃了应该有两天了,这会儿去抓,肯定希望渺茫。

    而齐王一旦举兵,和齐王交好的崇国公必定会被以同党论处。

    先带兵包围了齐王府,此举无疑在昭告天下——

    他崇国公和齐王府划清界限了。

    崇国公这一手,当真杀了东乡侯一个措手不及。

    九陵长公主坠崖出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从而疏忽了齐王,让他钻了空子。

    不过齐王逃了,他崇国公还在京都呢。

    虽然抓回齐王的希望渺茫,但也要尽力去抓人。

    一旦让齐王起兵,就不知道会死伤多少将士和无辜的百姓了。

    苏锦陪唐氏吃了回门饭就回王府了。

    不过回王府后,苏锦倒是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以后她不用再给人制造机会了,一个时辰前,有人冒充谢景宸回府,在王爷的书房待了一刻钟,然后骑马离开了。

    这一天,王爷回府的很晚,第二天一早,就进宫向皇上请罪,挨了皇上三十大板出了宫。

    没人知道王爷为什么挨罚,一时间猜测纷纭。

    又过了一天,三太太派小厮满京都的找三老爷。

    三老爷带雪姨娘出府,一夜未归。

    小厮把京都大小酒楼、青楼画舫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三老爷的人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不仅人失踪了,之前卖的铺子院子的银票也不翼而飞。

    三太太面如死灰。

    浑身无力,悲从心来的三太太几乎是被丫鬟扶到前院找王爷的。

    王爷猜到偷军事布防图的是内贼,但没想到是三老爷。

    既然选择了做戏,这戏自然要做足,挨板子,暗中派人找布防图一个都不能少。

    王爷派人去追三老爷。

    派去追人只是做样子,叫偷窃之人不会怀疑自己千辛万苦偷到手的军事布防图是假的。

    可没想到的是,派出去的人还真就把三老爷给找了回来。

    嗯。

    说找不如说是捡。

    因为暗卫找到三老爷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被雪姨娘丢在了酒楼。

    出了京都,暗卫一路往南梁方向追去。

    在一个小镇子上,歇脚吃饭的功夫,拿三老爷的画像询问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吃饭的小哥嘴里塞着饭菜,瞥了一眼,想说话,直接啃着了。

    艰难的咽下,男子捶着胸口,指着画像道,“我今儿早上还见他了,也不知道这会儿是不是还活着,真是惨呐。”

    暗卫听得一愣,他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人见过三老爷。

    暗卫觉得不大对劲,问道,“兄台为什么说他惨?”

    吃饭的小哥端着碗凑到暗卫一桌,道,“这画上的男子带着小妾出门做生意,就在前头不远处的客栈落脚,那小妾生的娇美,心肠却是极其狠毒,大晚上的在屋子里千般恩爱,听说动静大的楼上楼下都听的见。”

    “这般恩爱,哪成想竟是最后的狂欢,这小妾竟然狠心把那男子阉了,把生意的钱财卷了一空,半夜骑马跑了。”

    “啧啧啧……。”

    “第二天小厮敲门,男子血流了一地,就剩半口气了。”

    “那客栈掌柜的是厚道人,男子没钱付住宿钱,还自掏腰包给他请了大夫。”

    说的时候,男子都觉得自己下半身有点凉飕飕的。

    对男人来说,命根子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话匣子一打开,男子就说的没停,道,“当时客栈里还有人认出了那男子,只是不肯说是谁家的老爷,只说父兄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呢。”

    “真真是家门不幸啊。”

    男子一边感慨,一边夹牛肉吃。

    瞥到画像,男子又抬头问道,“你找这男子做什么?”

    “没什么,”暗卫道。

    把钱放在桌子上,暗卫把画一卷,起身去了客栈。

    三老爷躺在床上,双目空洞,那脸色苍白的……看着真叫人心疼。

    可暗卫不会心疼他。

    通敌卖国,与虎谋皮,有此下场是他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