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二十二章 送客
    皇上那里已经走不通了。

    能让苏锦出面救齐王妃的只有东乡侯了。

    齐王骑马到东乡侯府门前停下。

    侯府大门处,没有小厮守门。

    门前空荡荡的。

    齐王下马后,直接迈进了东乡侯府。

    苏小少爷几个在不远处玩,见有人来,抱着乌龟就要过来。

    九皇子拉住他道,“别去,那是齐王。”

    “齐王?”苏小少爷小眉头一扭。

    “你确定没认错人?”苏小少爷问九皇子道。

    “我在宫宴上见过齐王好几回,在御花园也见到过,怎么可能会认错?”九皇子笃定道。

    别人,他或许记得没那么清楚。

    但齐王,他记得清楚着呢。

    在御花园玩的正起劲,知道齐王过来了,宫女太监就拉着他避开,唯恐他冲撞了齐王,惹祸上身,牵连他们。

    不过齐王妃不是伙同文远伯夫人给东乡侯夫人下绝子药吗?

    他居然还敢来东乡侯府?

    苏小少爷觉得京都不怕死的人特别的多。

    这些个他爹娘的仇人。

    他们还没有找上门来,人家接二连三的寻上门来了。

    “我爹好像不在府里,”苏小少爷道。

    林总管迎上来,知道是齐王,林总管也没有多少好脸色。

    “我家侯爷在军营,齐王请回吧,”林总管道。

    “东乡侯不在,我找东乡侯夫人也行,”齐王道。

    倒是不挑,林总管淡漠道,“我家夫人不见外男。”

    “齐王请回吧。”

    苏崇走过来。

    他刚刚在训练场训练,满身大汗。

    他道,“来者是客,请齐王去正堂坐会儿,派人去请我爹回来。”

    林总管眉头一皱。

    大少爷怎么对齐王这么和颜悦色?

    但苏崇的话,林总管会听。

    他派人去请东乡侯回府。

    苏崇请齐王进正堂说话。

    苏小少爷过来拽苏崇的手道,“大哥,你吃错药了?”

    苏崇一手拍在苏小少爷的脑门上,“会不会说话?”

    “送上门来的肥羊,不切几刀肉就放他走,这不是我东乡侯府的作风。”

    “……。”

    “你要怎么切?”苏小少爷好奇道。

    “还没想好呢,”苏大少爷道。

    “先把人留下,我切不了,还有爹呢。”

    苏小少爷觉得自家大哥说的有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已经没法正视苏小少爷和苏大少爷兄弟两了。

    齐王啊。

    那可是齐王。

    在他们眼里居然只是一头肥羊。

    要命的是跟在他们进正堂后,他们看齐王也觉得是在看肥羊。

    小厮去找东乡侯。

    东乡侯第一反应也是不见。

    若是在府里,或许会见齐王,看看他登门所为何事。

    但他在军营,专程回去见齐王,齐王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但小厮说是苏崇请他回府,东乡侯眉头皱了皱,不知道自家儿子留齐王见他做什么?

    但自己养大的儿子自己了解,不可能无缘无故留下人的。

    东乡侯骑马回府了。

    东乡侯迈步进屋的时候,苏大少爷迎上来道,“爹回来了?”

    “留齐王做什么?”东乡侯问道。

    “儿子有个想法,但怕坏父亲的事,不敢擅自行动,”苏崇回道。

    东乡侯看着苏崇。

    苏崇从怀里掏出一药瓶来。

    那药瓶东乡侯再熟悉不过了。

    是苏锦从崇老国公体内逼出的毒血里提炼出来的毒素。

    本来有三颗小毒米粒。

    那是东乡侯给崇国公准备的。

    只是崇国公为人狡猾,为了逼他放弃救崇国公老夫人,让刑部衙差放了话,打草惊蛇了。

    崇国公老夫人和崇国公世子接连出事,崇国公就极少来东乡侯府了。

    即便是来,待的时间也不多。

    丫鬟给他奉茶,崇国公从来不肯喝一口。

    之前两粒毒药下在了茶里都浪费了。

    这是最后一颗了。

    苏锦之所以把毒药分成三颗,就是怕一次成功不了。

    而崇老国公逼出的毒血太多,不能再逼了。

    看到齐王的时候,苏崇就觉得机会来了。

    崇国公对东乡侯府有所防备,但齐王没有啊。

    崇国公谋逆,也不过是把齐王扶上位,齐王要是中毒了,他肯定会拿解药救他。

    如果他不拿,齐王肯定会和崇老国公一样。

    如此一来,不仅帮他娘报了仇,还顺带帮皇上除去一心头之患。

    至于齐王出事,谁会怀疑是东乡侯府所为?

    若是东乡侯府有这毒药,自然就有解药救崇老国公了。

    东乡侯笑了,“去办吧。”

    林总管接过药瓶,才发现药瓶已经空了。

    林总管,“……。”

    林总管一脸黑线。

    哪有大少爷这样的。

    都把毒药给齐王服下去了,再来征求侯爷的同意。

    东乡侯迈步进正堂。

    齐王把茶盏放下,道,“侯爷可真叫人好等。”

    东乡侯笑了一声,“齐王不请自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齐王等了许久,已经耐心全无了,他道,“人命关天,我就不与侯爷虚与委蛇了,我今儿来是拜托侯爷请镇北王世子妃出面救内子一命。”

    “我什么要帮齐王你?”东乡侯坐下道。

    “凭这份婚约。”

    齐王从怀疑拿出当年文远伯和他签下的文远伯府大姑娘嫁与齐王做侧妃的婚约。

    齐王不是来求东乡侯,是来威胁他的。

    不过东乡侯一点都不生气,他笑道,“想不到文远伯府大姑娘出事这么多年,齐王还留着婚约在呢。”

    齐王眉心一皱。

    东乡侯如此反应不在他预料之中。

    “正好,我也有份东西给齐王过目,”东乡侯道。

    东乡侯看了林总管一眼。

    林总管去书房取了文远伯夫人的供词来。

    林总管拿了供词,齐王看过后,那脸像是被人狂煽了几巴掌似的。

    当年,他是真的喜欢唐氏,真心想娶她。

    他永远记得自己在封地,等着花轿把她抬来的焦灼等待和喜悦。

    齐王府张灯结彩,只等她过门。

    可等回来的却是她跳崖自尽的消息。

    这么多年,他也没舍得把这张婚约给毁了。

    他没想到,齐王妃会在他一再叮嘱下伙同文远伯夫人给唐氏下绝子药。

    齐王脸阴沉的可怕。

    他的手攒的紧紧的,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东乡侯动了下锦袍,端起丫鬟奉的茶,轻轻拨弄道,“齐王要去衙门告我,麻烦把我这份供词一并带去,也省的我再跑一趟了。”

    “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