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九十六章 误会
    东乡侯和唐氏都是那种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会放弃的人。

    就算那少年将来不能封伯爵,只要他成才了,成了朝廷的栋梁,不像文远伯那般辱没门庭,就对得起文远伯府列祖列宗。

    有了这么个侄儿,有了这么个目标,唐氏对老伯爷的愧疚也好多了。

    这边唐氏放开心结,那边崇国公府请了太医进府。

    文远伯府大姑娘被抬回府。

    在牢房里,她是吃不下睡不着,形容消瘦。

    她腹中怀着崇国公世子的孩子,既然被接回府,那是肯定要善待她的。

    以前崇国公夫人就见过文远伯府大姑娘,那是刻意讨好她,这样的姑娘,崇国公夫人见的多了,没多大感觉。

    后来文远伯府大姑娘坑了崇国公府大姑娘上官凤儿,崇国公夫人觉得她太蠢,愚不可及。

    若不是她坑了上官凤儿,崇国公也不会要拿文远伯开刀。

    现在再见文远伯府大姑娘,崇国公夫人是觉得她特别的顺眼,哪怕从牢房里出来浑身脏兮兮的。

    “快扶世子夫人下去沐浴更衣,”崇国公夫人忙道。

    文远伯府大姑娘感动的泪眼婆娑。

    可是不争气的,肚子叫饿。

    崇国公夫人赶紧让厨房做饭菜端上来。

    文远伯府大姑娘沐浴更衣出来,摆了一桌子的好吃的。

    饿极了的她也顾不得形象了,大快朵颐起来。

    一桌子十个菜,五荤五素,色香味俱全。

    文远伯府大姑娘筷子夹的飞快,把十个菜吃了个七七八八,直到打饱嗝才停下来。

    刚吃完,太医就进来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望着太医,崇国公夫人道,“你这两天待在牢里受委屈了,让太医帮忙把个脉,看有没有动胎气。”

    这唯一的孙儿,那是无论如何也要确保万无一失的。

    她不能让孩子有任何的闪失。

    文远伯府大姑娘坐在椅子上让太医把脉。

    太医搭脉后,眉头拧起来。

    崇国公夫人站在一旁看的心都颤抖。

    见太医收了手,崇国公夫人忙问道,“孩子没事吧?”

    太医看了崇国公夫人一眼,继续把脉。

    太医望着崇国公夫人,道,“世子夫人并未怀身孕。”

    崇国公夫人脸色一僵,“这怎么可能?!”

    太医惶恐。

    他知道崇国公府有多盼望世子夫人有喜。

    也正因为知道,才在没有把出喜脉后一再把脉确认。

    但没有怀身孕就是没有。

    他不能昧着良心骗人啊。

    崇国公夫人的脸有多难看,太医看了一眼就把头低下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也慌了,她拉着太医的手让太医再把脉看看,一定是他弄错了。

    她呕吐不止,食欲不振,爹娘都说她是怀了身孕,不可能是假的。

    太医挣脱开文远伯府大姑娘的拉扯,拎起药箱子道,“我已经把过两次脉了都不是喜脉,国公夫人不信我的医术,不妨再找个太医来瞧瞧,我就先告辞了。”

    走之前,太医还看了文远伯府大姑娘一眼。

    刚刚她从容让他把脉,他还以为她是真的怀了身孕,没想到竟然是假的。

    想想崇国公为了救文远伯,不惜动用了他能使唤的动的所有大臣,甚至惊动病中的太后出面求皇上,最后才以崇国公世子夫人的身份把她接回府。

    崇国公做这么多,为的只是她腹中那块肉。

    没想到最后竟是一场误会。

    或者说,不是误会,是阴谋。

    胆敢耍崇国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崇国公夫人强忍着怒气道,“给我再请太医来!”

    文远伯府大姑娘坐在椅子上,那是如坐针毡。

    很快,就又请了位太医来。

    王总管怕一个太医不够,还另外请了位大夫来。

    太医和大夫把脉,都确定文远伯府大姑娘没有怀身孕。

    崇国公夫人气头上,都不顾太医和大夫在场。

    手一抬。

    一巴掌朝文远伯府大姑娘扇了过去。

    “向天借胆,居然敢耍我崇国公府?!”崇国公夫人脸气成茄子色。

    太医和大夫见状,赶紧告辞。

    等他们出门,又被崇国公夫人叫住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没有怀身孕的事,不得泄露半句。

    权倾朝野的崇国公,竟然被身陷牢狱的文远伯耍的团团转,这事要传扬出去,还不知道要笑掉文武百官几颗牙。

    崇国公府丢不起这人!

    太医和大夫连连应下。

    崇国公夫人气的站都站不住,被丫鬟扶到罗汉榻上坐下。

    文远伯府大姑娘站在那里,浑身颤抖成筛子。

    “夫人,她怎么办?”管事妈妈问道。

    崇国公夫人看着文远伯府大姑娘。

    若非是以崇国公世子夫人的身份接进府的,崇国公夫人都有把她扒光了扔大街上的冲动。

    她以为进了崇国公府,就能养尊处优,不用过流放的苦日子了?

    她会让她后悔没有选流放!

    “给我拖下去关进柴房里!”崇国公夫人面目狰狞道。

    两婆子过来拖人。

    文远伯府大姑娘跪在地上求饶。

    崇国公夫人会心软吗?

    没有直接杖毙她,都是崇国公夫人不想她死的太容易了。

    就这样,文远伯府大姑娘从刑部大牢出来又进了崇国公府的柴房。

    那是一个比刑部大牢更恐怖的地方。

    阴冷杂乱的柴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刑部大牢里好歹还有她的爹娘和其他犯人。

    至少有人陪着。

    文远伯府大姑娘的遭遇别人不知,但她以崇国公世子夫人的身份被接进崇国公府的事很快就传遍京都。

    茶楼酒肆都在议论这件事。

    有人可怜她,觉得她命苦,崇国公世子还没有娶她就死了,不然崇国公世子夫人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

    有人觉得她其实命还不错。

    崇国公世子若是还活着,她就不可能凭着腹中胎儿嫁给崇国公世子做世子夫人了,最多就是个妾。

    现在崇国公世子被砍了脑袋,她腹中的胎儿是他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才显得珍贵,白捡了个世子夫人的身份,还逃过了流放之刑。

    谁又知道崇国公府已经气的快冒烟了?

    就连皇后都在心痛。

    崇国公世子虽然死了,好歹还留了个血脉在世上,给爹娘留下一点慰藉。

    她的女儿可什么都没有给她留下,除了一个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