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计策
    皇家封公主,可不是一道圣旨就完事的,还要祭祀,上告天地,下禀列祖列宗,还要进宫聆听训诫。

    皇家规矩多,这些步骤哪怕再从简,也不能省。

    皇后痛失爱女,卧病在床,没法给苏锦训诫,后宫里其她后妃倒是精神好,可惜分量不够。

    让苏锦跪在她们面前听她们训诫,她们受不起。

    然后——

    苏锦就成了大齐朝第一个听皇上训诫的公主。

    苏锦就那么望着皇上,皇上就不知道该怎么训诫了。

    这活是他打着体恤皇后的幌子抢来的——

    活好抢,不好训。

    这么乖巧、懂事、落落大方的女儿,哪点需要训诫了?

    这就是公主的典范。

    要是后宫的公主有苏锦一半,皇上做梦都能笑醒了。

    最后苏锦陪皇上吃了一顿御膳,抱了一本厚厚的宫规回了王府……

    从宫里回来,苏锦直接趴贵妃榻上了。

    谢景宸心疼道,“训惨了?”

    “吃撑了,”苏锦道。

    “……。”

    为了祭祀,吃了三天的素。

    嘴里本来就淡出鸟了,皇上又让御膳房做了一堆好吃的。

    一下子没把控住,多吃了不少。

    一直坐着吃,没感觉到撑。

    等站起来走了会儿,差点没撑炸。

    马车坐了一路,感觉一点没消化。

    又累又撑,苏锦是不想动了。

    她只想静静的躺到明天。

    一想到明天不用再招待宾客,不用再有礼部的人来跟她讲礼仪,苏锦就觉得人生很美好。

    她趴在床上,让碧朱给她捶背。

    御书房内。

    皇上心情很好。

    自打东乡侯让皇上下旨封苏锦为公主后,皇上的心情就一直很好。

    唯一不好的就是苏锦早早的就嫁人了,没法回宫多陪他这个父皇些时日。

    这是皇上心底唯一的遗憾。

    皇上端茶轻啜。

    小公公进来道,“皇上,负责修建公主府的刘大人有事求见。”

    “让他进来,”皇上道。

    小公公退出去,没一会儿刘大人就进宫了。

    刘大人有些惶恐。

    皇上刚认回公主,正在兴头上,把修建公主府这样的肥差交给他办,他却办不好,不能不惶恐啊。

    刘大人上前,给皇上行礼,然后道,“皇上,臣依照您的旨意在镇北王府附近修建公主府,只是紧挨着镇北王府的李家怎么也不肯卖宅子……。”

    公主出嫁,都是有公主府的。

    这是公主尊贵身份的象征。

    就连端慧长公主出嫁没多久就搬去封地常住,也还有她的公主府,而且紧挨着婆家。

    一般公主府和婆家仅一墙之隔。

    两府分开,仅隔的墙上开扇门,来往也方便。

    苏锦被封为公主,虽然早早的就出嫁了,但皇上不想委屈了她。

    给苏锦修建的公主府要大而气派。

    可是第一步就卡死了。

    紧挨着镇北王府的几户人家知道是修建公主府,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给他们钱,爽快的就搬了。

    可是那点地方根本不够修建公主府。

    要达到皇上要求的大而气派的公主府,李家宅子是必须要买下来的。

    那宅子是李家祖宅,李大人是外放的官,家中只有老母和妻儿在。

    李老夫人是一口咬定不搬。

    刘大人威逼利诱,人家李老夫人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李大人是崇国公的心腹,外放的也是个富庶之地,手里有实权,刘大人一个管修建府邸的还真惹不起。

    没办法,刘大人只好来找皇上了。

    见皇上蹙眉不悦,刘大人颤巍巍道,“李老夫人说她找算命大师算过,李宅不能搬,否则子孙不孝,家破人亡,让朝堂体谅李家……。”

    刘大人心累啊。

    镇北王府的位置好,距离皇宫近。

    别的大臣为了赶早朝都出门了,王爷还能在床上在小睡一会儿。

    这条街上的府邸,要是有人卖,那是要抢的。

    左边靠近沉香轩,刘大人官阶不高,还好买些。

    右边是魏国公府,让一个国公府为公主修公主府腾位置,刘大人可不敢张这个口。

    本来以为是桩好差事,办好了能讨锦宁公主和皇上欢心。

    可真等接手了,才知道是苦差事,难怪没人抢,落到了他手里。

    在寸土寸金的地方,塞进去一个大而气派的公主府谈何容易啊?

    刘大人觉得除非是下旨,否认这地是肯定腾不出来的。

    可这圣旨不好下啊,没道理皇上为了女儿就要人家李家搬家吧?

    皇上脸阴沉沉的。

    他想给女儿修个公主府怎么就那么难呢?

    东乡侯迈步进御书房的时候,就看到皇上臭着一张脸。

    “这是出什么事了?”东乡侯问道。

    皇上没说话。

    福公公把事情和东乡侯说了。

    福公公的意思是想东乡侯帮忙出出主意。

    他一向是主意最多的。

    结果东乡侯听后朝皇上来了一句,“国库有钱了?”

    皇上,“……。”

    福公公,“……。”

    一刀子直接扎在了皇上心口上。

    本就气闷的皇上更气闷了。

    这人怎么敌我不分呢?!

    他修建公主府还不是给锦儿的,他一张口就问国库有没有钱。

    东乡侯看着皇上道,“国库空虚,连军中将士的饷银都一拖再拖,眼看着就要打仗了,又是一大笔开销,国库那点钱怎么都囫囵不过来,皇上还要挪一笔修建公主府。”

    “锦儿在镇北王府里住的好好的,要什么公主府?”

    “将来镇北王世子继承镇北王之位,她就是镇北王妃,公主府修建了最后也还是要合并到镇北王府去。”

    “那么大一个王府,立在京都,不知道多少人觊觎。”

    东乡侯是不请自来。

    但他是王爷请来做说客的。

    为的也是修建公主府的事。

    王爷不想皇上给苏锦另外修建公主府,浪费人力财力不说,对子孙后代还是个祸患。

    只是皇上一心想给女儿最好的,王爷开口不合适。

    他倒是想让苏锦找皇上说,但苏锦一旦开口了,将来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让东乡侯来阻拦,将来苏锦觉得王府住的不高兴,还能找皇上给她修建公主府。

    皇上蹙眉道,“可公主出嫁,连个公主府都没有,成何体统?”

    “死要面子活受罪,”东乡侯嫌弃道。

    “……。”

    皇上两眼瞪他。

    东乡侯道,“臣给皇上想个两全其美的计策吧。”

    “什么计策?”皇上问道。

    “国库空虚,锦儿自愿放弃修建公主府,并捐赠十万两与朝廷,皇上感念她孝心可嘉,赏赐她一块丹书铁劵。”

    “……。”

    福公公眼睛睁大。

    皇上眉头拧的紧紧的。

    丹书铁劵可不是那么容易给的。

    必须要百官心服口服。

    难道真的要女儿掏十万两出来?

    东乡侯从怀里拿出十万两银票递到皇上龙案上。

    “阳儿前几日去镇北王府道贺,无意间说起我要买马匹,朝廷不给钱的事,锦儿便让世子给我送了十万两,”东乡侯道。

    “这十万两先放在皇上这里,明天下朝后我来拿。”

    皇上,“……。”

    福公公,“……。”

    真是服了东乡侯了。

    银票从皇上手里转一圈,就卷了个丹书铁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