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六百八十六章 亲姐
    当年死训传进宫,云妃悲痛之下,还动了胎气,没想到她还活着。

    福公公陪在皇上身边许久,知道不少的事。

    当年东乡侯和先崇国公世子帮文远伯府翻案,先皇还文远伯府清白,把查抄的府邸和家产悉数奉还。

    只是老文远伯膝下只有一嫡女,两庶子。

    爵位自然由庶长子继承。

    只是那兄长是个没良心的,嫡妹吃尽苦头替老文远伯翻案,他才能继承文远伯府。

    可他却要把唐氏嫁给别人做填房。

    这事东乡侯知道后,找了文远伯,说他当初帮文远伯府查案是有条件的,案子查清楚,唐氏需进宫陪云妃两年。

    文远伯不敢招惹东乡侯,只能乖乖把唐氏送进宫。

    唐氏就这样在宫里待了两年。

    两年期满后,文远伯接唐氏回府,长兄如父,她的亲事文远伯要拿主意。

    也不知道他把唐氏许给了谁,唐氏出宫后没多久,她的死训就传回宫了。

    虽然唐氏进宫陪云妃,但她毕竟是文远伯府嫡女,是大家闺秀。

    云妃也不会真把她当成一般宫女使唤,知道她喜欢读书,便安排她在藏书阁打发时间。

    不过宫里头斗争多,唐氏在藏书阁也只待了三个月,便进了朝华宫。

    有唐氏帮着,云妃温柔的性子才在宫里头站稳脚跟。

    两年期满,云妃百般不舍,可唐氏不是真的宫女,她还得出宫嫁人。

    文远伯接走唐氏的那天,云妃还敲打过文远伯,她待唐氏如同亲姐妹,如果有人敢欺负她,她绝不轻饶。

    文远伯诚惶诚恐的应下,信誓旦旦的保证会为唐氏挑选个好人家,唐氏不同意出嫁,他绝不逼她。

    云妃也相信以唐氏的聪慧吃不了亏,便放心的让她回府了。

    谁能想到……

    看着唐氏活生生的站在跟前,福公公还是相信云妃说的,她聪慧,文远伯府算计不了她。

    说起这事,唐氏便悔恨自责。

    如果她当年留在宫里,一直陪在云妃身边,或许她不会被人给害了。

    当年兄长铁了心要拿她谋荣华富贵,一句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她反抗不了,若非丫鬟蝶儿挺身而出,代替她上了花轿,她根本不可能趁乱逃离文远伯府。

    她无处可去,又正好得到飞虎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便回了京。

    她进宫找云妃,却没想到无意间听到一声婴儿啼哭,宝妃……当年的宝妃,也就是如今的皇后,她身边的周嬷嬷拎着个食盒鬼鬼祟祟的往冷宫方向走。

    婴儿啼哭声就是从她的食盒里传来的。

    唐氏在宫里帮云妃斗皇后,对周嬷嬷很熟悉,不知道皇后又对哪个后妃下手了。

    这后宫里死在皇后手里的无辜孩子不知道多少,连云妃都几次差点被害,不知道是哪个无辜孩子在啼哭,又正好被她听到了。

    唐氏做不到视若无睹,就悄悄跟了上去,见周嬷嬷要把孩子活埋,便拿了根棍子直接把周嬷嬷敲晕了。

    等打开食盒,唐氏就看到了孩子,那孩子身上穿的正是云妃亲手做的针线,样式还是她帮着挑的。

    唐氏心头震惊。

    算算日子,也是云妃生产的时候了,看到孩子在食盒里,唐氏就知道云妃出事了。

    她都没敢去朝华宫,拎着食盒就要逃。

    那回要不是东乡侯得知云妃难产的消息偷偷进宫,碰巧在禁军统领的剑下救了她,她和孩子都要死。

    就这样,唐氏就带着苏锦住在冀北侯府的别院上。

    在那里住了半个月,东乡侯把苏崇带回来,他们便离京了。

    跟着东乡侯颠沛了半年,才在青云山落脚,这一待,便是十五年。

    皇上望着东乡侯,“这些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东乡侯没有理他。

    皇上本就生气,恼皇后,恼自己,也恼东乡侯爱答不理的态度。

    一气之下,皇上过去揪着东乡侯的衣领子把他拎了起来。

    东乡侯望着皇上,“皇上是想和我切磋吗?”

    皇上眉头一皱。

    福公公内心大叫一声不好。

    只听东乡侯的说话声飘来,“那去训练场吧。”

    说完,东乡侯大步朝训练场走去。

    皇上走过去。

    福公公想拉皇上,被林总管拦下。

    皇上来东乡侯府,跟了不少大臣,崇国公和右相都在。

    他家侯爷不能随便揍皇上,不然肯定要被弹劾。

    可要是皇上主动要和东乡侯切磋……

    那就不同了。

    东乡侯进了训练场,崇国公和右相要跟进去,被林总管拦下,“训练场重地,闲人免进。”

    “可皇上在里面!”崇国公冷道。

    “我家侯爷对皇上忠心耿耿,不会把皇上怎么样的,崇国公大可以放心,”林总管道。

    崇国公也不敢硬闯。

    凉亭旁的假山处,苏小少爷小脸皱成包子。

    他狠狠的掐自己的脸。

    疼。

    完了。

    大哥不是亲大哥。

    现在姐姐也不是亲姐姐了。

    姐姐怎么会是皇上的女儿呢?

    苏小少爷心里很不高兴,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可他不高兴,九皇子高兴啊。

    镇北王世子妃是父皇的亲生女儿,那就是他亲姐姐了。

    虽然他兄弟姐妹不少,他甚至都还认不全,但他对送他一只鹦鹉的姐姐感觉特别好。

    跟着那只鹦鹉,他骂人的水平一日千里。

    他迫不及待的希望皇上把苏锦认回去,他能正大光明的叫姐姐。

    一时高兴,九皇子就没注意到苏小少爷,他道,“没想到我就这么多了一个姐姐。”

    “那是我姐姐!”苏小少爷叫道。

    “明明是我姐,”九皇子道。

    “是我的!”苏小少爷怒道。

    “我父皇今儿来就是认女儿的!”九皇子道。

    “是我的亲姐!”苏小少爷握拳道。

    “是我的亲姐,你的表姐!”

    然后——

    九皇子就挨了苏小少爷一拳头。

    想和他抢姐姐?

    没门儿!

    两人扭打在一起。

    沈小少爷站在一旁都懵了。

    “你们别打了!”沈小少爷拉架道。

    苏小少爷望着他,“他抢我们两姐姐,还不赶紧揍他!”

    沈小少爷,“……。”

    好像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