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六百八十三章 毒血
    他就站在床边,盯着杏儿给崇老国公接血。

    接了半碗血,苏锦把银针拔起来,崇老国公晕了过去。

    苏锦端过血,闻了闻,药味很重。

    这几年,崇老国公日日不离药,已经成了大药罐子了。

    她端着碗起身,结果不知道怎么的,裙摆卡在了踩脚凳和床榻之间,而起卡的很紧。

    苏锦一走,被拉了回去,手里的碗却因为惯性往前一飞。

    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碗已经摔在了地方,毒血洒了一地。

    哐当之声中,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我的眼睛!”

    崇国公老夫人在惨叫。

    碗往前一飞,飞溅出来的毒血洒她脸上了。

    那是毒血。

    而且毒性很猛。

    不小心溅到她左眼了。

    苏锦懵了。

    两太医吓的脸色刷白。

    那可是毒血啊,进了崇国公老夫人的眼睛里,她那只眼睛铁定保不住了。

    崇国公老夫人疼的往后一倒,丫鬟堪堪将她扶住。

    丫鬟赶紧帮崇国公老夫人把脸上溅到的毒血擦干净,可是眼睛开始流血,疼的她晕了过去。

    苏锦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老天爷!

    她今儿是倒了什么霉?!

    先是被人匡进宫,被人栽赃陷害,现在又洒了毒血,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

    宫里的劫还没有逃过去,又给她补了个死罪。

    老天爷是看她之前运气太好,开始想玩死她了吗?

    崇国公脸寒如霜。

    “来人,把镇北王世子妃给我抓起来!”

    东乡侯脸一沉,“我看谁敢抓我女儿?!”

    东乡侯护在苏锦跟前。

    苏锦用力一拽。

    刺啦一声,锦袍撕下来一块。

    苏锦这才发现踩脚凳都嵌进床榻里了。

    她刚刚帮崇老国公解毒,不少人靠近过,苏锦也不知道是谁踢到了踩脚凳。

    直觉告诉她,崇国公的嫌疑最大!

    这一脚当真是好力道。

    他或许只是不小心,她却是打翻了毒血,误伤了崇国公老夫人。

    只是靠近踩脚凳的人不少,苏锦也没法确定就是他。

    要真指责出来,十有八九会被说是她在故意推卸责任,反咬一口。

    论武功,崇国公不是东乡侯的对手,东乡侯要极力护着苏锦,崇国公也奈何不了他。

    而且现在崇国公也不知道该如何办好,毕竟崇老国公还指着苏锦解毒。

    对一个儿子来说,没有什么比救他父亲最重要的!

    但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算了的。

    让丫鬟把崇国公夫人扶回去,崇国公也走了。

    只是他一走,没有多久,东乡侯府就被人团团围住了。

    福公公见状不妙,赶紧回宫。

    皇上在御书房内,见他回来,忙问道,“崇老国公如何了?”

    福公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情况不妙,镇北王世子妃不小心打翻了毒血,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

    “崇国公已经派人把东乡侯府团团围住了。”

    皇上眉头拧成麻花。

    东乡侯府,药房内。

    苏锦在验毒,谢景宸走进来,就看到她专注而认真的样子。

    看到宫里着火,他就心慌不安,怀疑和苏锦有关,没想到等他赶进宫,她已经到东乡侯府了,还不小心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

    谢景宸要上前,杏儿拦下他道,“姑爷,姑娘不让人打扰她。”

    她必须要尽快查出是什么毒,否则崇老国公一条命就保不住了。

    可一旦帮崇老国公稳住病情,就该是她入狱的时候了。

    苏锦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从脑海中甩开,她怕什么死?

    没准儿一命呜呼,等醒来时,她还在五台山拜佛呢。

    这一忙,就到了半夜,苏锦连晚饭都没正经吃,杏儿端了最喜欢的肉包子来给她垫肚子。

    苏锦啃了两个,继续忙。

    等到月上中天,苏锦才把解药调制出来,送去给崇老国公服下。

    一刻钟后,崇老国公发青的脸色才恢复如初。

    太医们一直没走,见崇老国公情况好转了,方才松了口气,告辞回府。

    苏崇望着苏锦道,“妹妹,祖父他是怎么中毒的?”

    苏锦看着崇老国公道,“这两天,老国公都吃了些什么,接触过什么人?”

    之前忙着给崇老国公解毒,也没有细问,这会儿才空下来。

    唐氏望着崇国公府大太太,崇国公府大太太道,“吃的都是大厨房做的,和我们吃的没什么区别,接触过的也是府里的丫鬟……。”

    “昨儿老夫人来过,是她给老国公喂的药,”丫鬟补充道。

    “是什么时候?”苏锦问道。

    “昨儿巳时末午时初,”丫鬟回道。

    苏锦在心底盘算了下。

    崇国公老夫人下毒的时间倒是能对的上,可她为什么要给崇老国公下毒?

    如果说非要毒死崇老国公不可,以前为什么不下手?

    崇老国公缠绵病榻三年,什么时候下手都有机会,难道是因为崇老国公在她大哥苏崇的喜宴上开口说话了?

    怕崇老国公会恢复,将来把崇国公府传给她大哥,所以痛下杀手?

    这倒是有可能,崇国公一直想把崇老国公带回府,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谢景宸觉得苏锦的猜测有理,但是崇老国公夫人下手过于急切了些。

    崇老国公这么久才说了两个字,想要说清楚一句话,为时尚早,目前根本对崇国公构不成威胁,她没有理由这么着急就除掉崇老国公,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谢景宸想了下最近发生的事,哪件能威胁到崇国公老夫人。

    想来想去,也没能想出来。

    明天是老夫人下葬的日子,谢景宸不便在东乡侯府留宿,便趁夜回府了。

    苏锦留下。

    当然了,苏锦就是想离开,也没有人会给她这个机会。

    崇国公府。

    夜深了。

    书房的灯还亮着。

    崇国公坐在书桌前走神。

    门被敲响。

    “国公爷,”小厮唤道。

    “进来,”暗卫李忠道。

    小厮推门进去,道,“国公爷,留在东乡侯府的两位太医回去了,镇北王世子妃调制出了解药,老国公爷的病情稳定了。”

    崇国公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

    没想到镇北王世子妃的医术竟然这么高。

    皇后派人给他传话,让他不惜一切代价除掉镇北王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