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药膏
    皇上也觉得这差事东乡侯抢的莫名其妙。

    祭天祈雨不是小事,可容不得他儿戏。

    而且崇国公反驳的有理有据,皇上也不能专断独行,把差事交给东乡侯。

    尤其反对的还不止崇国公一个,皇上道,“这事交给东乡侯确实不妥。”

    崇国公刚松一口气,还没来得及高兴,皇上又开口了,“这事就交给南安王负责吧。”

    崇国公一口气差点没能提上来。

    差事虽然没交给东乡侯,可谁不知道南安王现在和东乡侯穿一条裤子?!

    尤其南安郡王才刚刚打断他儿子的腿。

    他反对把差事交给东乡侯,皇上就交给南安郡王。

    东乡侯想做什么,他还不能照做?!

    而且他还不用亲力亲为,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这还不如直接交给东乡侯负责呢!

    崇国公气的吭哧吭哧。

    福公公两眼东张西望。

    他能说自己刚刚看到东乡侯给皇上使眼色了吗?

    他伺候皇上三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臣子给皇上使眼色。

    他有点受惊了。

    这不是他能看的。

    福公公眸光移向别处。

    皇上吩咐完,狠狠的瞪了东乡侯一眼。

    下朝后,东乡侯刚打算回府,就过来一个小公公,恭敬而颤抖道,“皇上让您滚去御书房。”

    东乡侯转身去了御书房。

    一迈进御书房,东乡侯就看到小公公把画取下来。

    见东乡侯进来,卷画的速度飞快。

    东乡侯嘴角抽搐了下。

    不就打劫了皇上两幅画,至于这么防备着他?

    看到他,皇上把手中奏折甩在龙案上,道,“东乡侯!”

    “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

    “在议政殿上就敢给朕使眼色!”

    虽然被骂了,但东乡侯面不改色。

    “皇上想过臣为什么那么做没有?”东乡侯问道。

    “……。”

    天知道他为什么把祭天祈雨的事往自己身上揽?

    不给个好理由。

    今天给他使眼色的事没那么容易了!

    东乡侯看着皇上道,“皇上想过自己去祭天祈雨,老天爷可能不下雨吗?”

    这事皇上能没想过吗?

    特意出宫祭天,结果老天爷不赏脸,滴雨未下。

    要是再被人一煽动,他就成在老天爷跟前不得脸的昏君了。

    一想到这可能性很大,皇上就脑壳疼。

    皇上不说话。

    福公公则道,“侯爷有办法祈雨?”

    “没有,”东乡侯道。

    “……。”

    “但我能挑个有很大可能下雨的时候让皇上去祈雨。”

    “……。”

    这就是东乡侯为什么把差事往身上揽的原因。

    这事交给其他人负责,他们会把差事办好,但不会为皇上着想。

    东乡侯则会想办法拖延时间,争取把坏事变好事。

    不过虽然事情不是交给东乡侯办的,但南安王好说话,和他办也差不多了。

    皇上本来还在为祈雨不下雨担心,有东乡侯说这话,他就放心了。

    鉴于自己刚刚叫东乡侯滚过来,皇上是知道东乡侯脾气的,十几年压根没变过。

    “此事办好了,朕重重有赏,”皇上道。

    ……

    崇国公府。

    崇国公回府后,直接去了崇国公世子的屋。

    还未进院子,就听到一阵惨叫声。

    那声音听的崇国公都心疼。

    他迈步进屋。

    屋子里,太医正在给崇国公世子拔银针,然后往脚上涂药膏。

    乌漆嘛黑的药膏,实在不上相,气味还难闻。

    崇国公夫人捂着鼻子。

    崇国公走过来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药膏也给鸿儿用?!”

    太医没说话。

    崇国公夫人气闷道,“这就是那价值一万两的药膏,镇北王世子妃刚刚差人送来的。”

    一万两就买这样臭不可闻的药膏,崇国公夫人心底呕的厉害。

    那一万两她一点都不想给!

    先拖着吧!

    太医上完药给,帮崇国公世子固定好伤处,便拎着药箱子告辞了。

    崇国公夫人敏锐的发现崇国公心情不好,便问道,“出什么事了?”

    崇国公把朝堂上的事说了几句。

    崇国公夫人和他一样生气,她道,“这事国公爷无需生气,祭天祈福的事交给南安王办正好。”

    崇国公眉头拧着。

    崇国公夫人继续道,“这差事要是办砸了,看皇上不降罪于他!”

    想着,崇国公夫人眸光一转,道,“我倒是有个一石二鸟之计。”

    她附身凑到崇国公耳边嘀咕了几句。

    崇国公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夫人妙计。”

    ……

    镇北王府,沉香轩。

    回廊上,杏儿抱着柱子发呆。

    已经日上三竿了,姑娘还没起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醒。

    她就说不能熬夜吧,姑娘偏不听。

    为崇国公世子调制药膏,用得着那么劳心费神吗?

    屋内,苏锦醒过来,身子一动,浑身都疼。

    白天在马车里折腾她一回不够,晚上还不放过她。

    习武之人,体力又特别的好,有好几回她都想直接把他扎成不举算了,免得哪天死他手里。

    她有点怀念病恹恹,一生气就忍不住想吐血的谢景宸了。

    想到谢景宸能抵抗大部分毒药,苏锦就觉得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

    给他下毒,根本撂不倒他。

    就算能撂倒,他也能扛半天……

    半天时间,做什么都够了。

    躺床上缓了半天,苏锦才叫杏儿进来。

    见苏锦气色不大好,杏儿问道,“姑娘,咱们今儿还回侯府吗?”

    “回!”

    “当然回了!”

    昨晚就是拿回门做借口保命的,今儿不回去,往后这借口就不管用了。

    “可姑娘你脸色不大好,”杏儿担忧。

    苏锦对着铜镜看了一眼,是有那么点憔悴。

    这副身子还是太娇弱了,根本不能熬夜,一熬夜眼敛下就有淡淡淤青。

    苏锦拍自己的脸。

    轻柔的啪啪声传开。

    杏儿,“……。”

    姑娘是不是还没睡醒?

    气色不好也不是打自己就能好的啊。

    打肿了更叫人担心,万一叫侯爷和夫人误会是姑爷打的,姑爷会被活活打死的。

    苏锦不爱涂胭脂水粉,但为了遮掩气色,难得抹了些。

    铜镜中倒映出一张神彩焕发,顾盼生辉的清丽容颜。

    “姑娘好漂亮!”杏儿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