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上风
    担心苏小少爷他们在宫里头乱跑,福公公跟出来,差小公公送他们出宫。

    正好听到苏小少爷和九皇子的话。

    福公公是哭笑不得。

    整个大齐朝最不会还价的就是皇上了。

    皇上拉不下那脸面。

    再者真需要还价的时候,有一堆大臣在前头,根本无需皇上出马。

    只是他刚刚完全顾着看热闹了……

    不过就算福公公反应过来了,他也不会帮皇上和大皇子的。

    万一惹恼了东乡侯,还下来的一千两回头叫他补上怎么办?

    这是件太有可能的事了。

    惹不起。

    远处,有谈话声传来:

    “你会还价,买鹦鹉的时候,你怎么没还价啊?”九皇子好奇道。

    “待会儿还也不迟啊,”苏小少爷道。

    “万一只能还到八十两,我们还是买不起,多丢人啊。”

    “……。”

    苏小少爷他们有说有笑的走远。

    福公公笑着转身进内殿。

    皇上待了小会儿,就去承德殿看二皇子。

    皇上前脚走,后脚大皇子就吩咐护卫道,“把二皇子假受伤的事泄露给李贵妃知道。”

    “属下这就去办。”

    长春宫。

    李贵妃坐在贵妃榻上吃银耳莲子羹。

    吃了两口后,她将碗放下,拿绣帕擦拭嘴角。

    外面,一小公公快步走上前,小声道,“娘娘,宫里都在传二皇子受的伤不重,只是一点皮外伤。”

    李贵妃笑了一声。

    二皇子受伤不重是情理之中的事。

    大皇子中毒要解药,还要通过二皇子去崇国公府拿,太医院是饭桶吗?

    二皇子此举不明摆着刺客是崇国公派去的。

    他受伤回来不过是一场苦肉计罢了。

    “吃饱了,也该活动活动了。”

    李贵妃抬起胳膊,宫女忙将她从贵妃榻上扶起来。

    凤鸾宫。

    周嬷嬷扶着皇后的手坐上凤椅。

    皇后刚探望二皇子回来。

    从太阳底下走过来,头上出了一层细密汗珠。

    宫女忙给皇后打扇。

    皇后擦着颈脖处的汗道,“这夏天怎么还不过去?”

    “怕是还早,”周嬷嬷道。

    正聊着,一小公公跑进来道,“皇后,不好了!”

    皇后眉头一皱。

    周嬷嬷呵斥道,“会不会说话?!”

    “到底出什么事了?”周嬷嬷问道。

    小公公忙回道,“宫里都在传二皇子受的只是皮外伤,李贵妃听见了,去了二皇子那儿。”

    皇后猛然起身。

    起的急了些,眼睛一阵黑,身子晃了两下。

    周嬷嬷赶紧扶着她,皇后急道,“快,快扶我去承德殿。”

    二皇子伤的有多重,她们心知肚明。

    刘太医可是跟皇上说二皇子的伤深可见骨。

    到时候李贵妃一检查,必定会露馅。

    一点皮外伤却装重病,让皇上担忧,皇上知道了,必定会龙颜震怒。

    他们急着除掉大皇子,不就是因为大皇子记名在云妃膝下,叫冀北侯一声外祖吗?

    东乡侯势力渐大,崇国公数次没打压,朝堂上观望的大臣越来越多了。

    这时候决不能传出二皇子被皇上训斥了的事来。

    皇后急着去承德殿,周嬷嬷一把年纪了只能跟着。

    承德殿。

    二皇子正为宫里突然四起的流言动怒。

    公公进来禀告说是李贵妃来探望他了。

    二皇子脸色阴沉的可怕。

    小公公急道,“李贵妃正愁抓不到殿下和皇后的把柄,她来准没好事。”

    他能不知道李贵妃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吗?!

    二皇子拳头攒紧,道,“快传刘太医!”

    小公公有点懵。

    但二皇子的吩咐,他不敢不听。

    小公公飞快的跑出去。

    二皇子看了眼枕头边的匕首。

    殿外。

    李贵妃带着宫女太监走过来。

    宫女忙福身给李贵妃见礼。

    李贵妃要进去,宫女阻拦道,“贵妃娘娘请回吧,二皇子伤重,谁也不见。”

    不见?

    这是怕她拆穿他的苦肉计吗?

    区区一小宫女,是拦不住李贵妃的,她把宫女推开,迈步进殿。

    身后,皇后冷道,“李贵妃这是做什么?”

    李贵妃停住脚步,回头看向皇后。

    皇后走上前来,“二皇子受伤严重,需要静养,李贵妃不知道吗?”

    李贵妃福身给皇后见礼道,“宫里都在传二皇子受伤是假,如今后宫归妹妹管,这流言四起,臣妾若不查证,恐怕会有损二皇子的名声。”

    “如今臣妾都到了承德殿前,却不让我进去一看究竟,这假流言只怕也成真的了。”

    一顶弄虚作假的帽子扣下来,皇后也顶不住。

    四目相对。

    李贵妃笑意淡淡。

    皇后是气的拳头攒紧。

    这时候,殿内有说话声传来,“快传太医!”

    “二皇子的伤口崩了!”

    皇后抬脚走进去。

    李贵妃紧随其后。

    二皇子坐在床边,胳膊上血直往外涌,他捂着伤口的手全是血。

    床榻上,踩脚凳上滴了不少。

    看到这一幕,李贵妃眉头拧的紧紧的。

    出了这么多血,不像是假受伤。

    皇后急坏了,“伤口怎么崩了?”

    二皇子看了李贵妃一眼,没有说话。

    但有小公公替他开口,“二皇子睡的正香,就听外殿外一阵吵闹声传来。”

    “二皇子猛然惊醒,急着起来,忘了胳膊受伤,胳膊一用力,就把伤口崩开了。”

    李贵妃脸色大变。

    二皇子这是把伤口崩开的过错摁她头上了。

    皇后凌厉的眸光朝李贵妃射过来,“现在你满意了?!”

    李贵妃转头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望着皇后道,“姐姐这是怪我害二皇子伤口崩了?”

    “要不我去向皇上请罪,再找几个太医来瞧瞧?”

    “昨儿抬回宫都没出这么多血,敷药养了一天反倒更严重了,太医院那群庸医,趁早打发出宫。”

    皇后脸寒如霜。

    李贵妃稍稍福身,转身离开。

    出了承德殿,宫女望着她道,“娘娘怎么不追究到底?”

    李贵妃眸光冷沉,“真闹到皇上跟前,我也讨不了便宜。”

    “能逼的二皇子捅自己一刀,已经占尽上风了,不枉费我跑这一趟。”

    殿内。

    二皇子疼的呲牙咧嘴。

    刘太医赶来帮二皇子包扎伤口。

    没人比刘太医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能给自己来这么狠一刀,刘太医上药的手都在打颤。

    等刘太医退下,皇后已经心疼的快要杀人了。

    李贵妃!

    此仇不报,她这么多年的皇后算是白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