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努力
    谢景宸手伸着。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爷。

    门外,暗卫听着书房内的对话,转身朝书房看了一眼。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暗卫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想知道世子爷是怎么一本正经的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诈王爷的。

    他听着都要信以为真了。

    不知道王爷会不会上当?

    暗卫竖起耳朵偷听。

    书房内。

    王爷的眸光从谢景宸的手上移到他脸上,眉头微皱道,“那块玉佩,我失手打碎了。”

    “打碎了?”谢景宸眉头一拧。

    眼神里充满了怀疑。

    王爷眸光收回,落到被他弄脏的奏折上。

    “碎玉佩就在架子上的锦盒里,”王爷淡声道。

    谢景宸走过去。

    他翻了最小的锦盒。

    没有碎玉佩。

    又翻了两个,最后从最大的锦盒内看到了碎掉的玉佩。

    谢景宸眉头拧的松不开。

    且不说这玉佩是不是和他的身世有关。

    至少这玉佩是赵诩的。

    就这么被父王给打碎了……

    他怎么跟人家交代?

    是他们要试探父王的,虽然当初和计划的有出入,还没有开始计划,玉佩就被父王给要走了。

    但玉佩被毁,他们要负一半的责任。

    谢景宸想不明白,父王从暗卫手中要了玉佩,还叮嘱不要告诉他,最后却把玉佩给摔了?

    谢景宸看着手中碎的很彻底的玉佩,望着王爷。

    知道自己是得不到答案的,谢景宸带着碎玉佩离开。

    确定他走远了,王爷朝窗外看了一眼。

    一男子闪身出现。

    “王爷有何吩咐?”男子道。

    “宸儿出门的时候跟着他,若有什么可疑之人和宸儿接触,抓来见我。”

    暗卫应下。

    等暗卫走后,王爷就开始头疼了。

    他不知道该不该让池夫人留下腹中胎儿。

    让池夫人怀上身孕是他之过。

    但她是南梁送给他的妾室,她来王府的目的尚未查清,若真是细作……

    哪怕不是,一旦让南漳郡主知道,必定会惊动太后,到时候孩子还是会保不住。

    估计还不到惊动太后,老夫人就先赐堕胎药了。

    沉香轩,后院。

    竹屋前。

    杏儿在煎药。

    苏锦就坐在竹屋前,看晚霞将天际渲染的如火如荼。

    杏儿扇了几下风,望着苏锦道,“姑娘,药煎好了。”

    “给池夫人送去,”苏锦道。

    杏儿把药倒在碗里,然后装好,送清秋苑去。

    杏儿走后,苏锦待的无聊,也起了身。

    推开后门进书房,就看到谢景宸抬手扶额。

    谢景宸扶额的动作,苏锦是见惯了的。

    但基本都是因为她才扶额的,这会儿她人不在,怎么扶额了?

    不会是头疼了吧?

    苏锦走过去,就见书桌上的宣纸上摆着块碎玉佩。

    虽然碎的,还缺了一角,但苏锦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眼睛猛然睁大,道,“这玉佩怎么碎了?”

    “父王失手摔碎的,”谢景宸惆怅道。

    这下,不止谢景宸,苏锦也头疼了。

    这玉佩是赵诩的。

    他还指着这块玉佩认母。

    就这么把人家的玉佩摔碎了,怎么跟人家交代啊。

    尤其拿玉佩试探王爷的馊主意还是她出的。

    苏锦内心充满了负罪感。

    她望着谢景宸道,“现在该怎么办?”

    “让人打造一块一模一样的,”谢景宸道。

    “这样能行吗?”苏锦道。

    谢景宸知道苏锦误会了,他道,“这样的碎玉佩,没法拿出去找人,先用假的。”

    “把人家玉佩摔了,只能在他回来之前,帮他找到生母来弥补了。”

    谢景宸心累。

    他想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一点消息都没有,现在却要不遗余力的帮别人找娘。

    同样是做爹的——

    南梁右相据实相告,让赵诩不远千里来寻母。

    他旁敲侧击,父王却始终不肯透露半个字。

    谢景宸把玉佩装进锦盒内,交给暗卫,让他明天拿去找人打造一块一模一样的。

    暗卫拿着玉佩走后,苏锦望着谢景宸道,“还没恭喜你即将要多一个弟弟或妹妹了。”

    谢景宸眉头微挑,“什么意思?”

    “池夫人怀身孕了啊,”苏锦道。

    谢景宸望着她。

    苏锦被他看的脸红,以为脸上有脏东西,抬手擦了擦。

    “你这是什么表情?”苏锦羞恼道。

    “我只是想到了大理寺少卿,”谢景宸眸光没有移开。

    苏锦,“……。”

    “父王一把年纪了,还要再添一子,我娶妻许久,你却迟迟未有喜讯,只怕我会落得和大理寺少卿一样的下场,”谢景宸眸光黯淡道。

    苏锦恨不得给自己来一拳。

    她为什么要告诉他池夫人怀身孕的事?

    他居然把自己和大理寺少卿联系到一起。

    还有他的话——

    什么叫落得和大理寺少卿一样的下场?

    人家赵大少奶奶已经怀了身孕了,人家大理寺少卿扬眉吐气,不是下场,而是上场了。

    再者王爷一把年纪了吗?

    王爷今年也不过三十七岁吧,这要在前世,没娶媳妇的都一大把,在这里他都是要做祖父的年纪了。

    苏锦在走神,谢景宸把她脸色的神情尽收眼底,他嘴角微勾,“为夫也要努力了。”

    努力?

    苏锦一个激灵袭来。

    要不要这么有上进心?

    她可没想过这么早生孩子啊!

    苏锦坚决的向谢景宸表达她的态度,“努什么力啊,你要想抱孩子,等池夫人生了,我借来给你抱两天就是了。”

    谢景宸,“……。”

    “借?”谢景宸一脸黑线。

    苏锦嘴角抽了下。

    说话说太快,就容易出错。

    “意思你懂就行了,”苏锦道。

    “……。”

    “我不懂,”谢景宸道。

    “……。”

    这有什么不懂的?

    苏锦望着他,“生了孩子,在你身上拉屎撒尿,你嫌弃都还来不及呢。”

    “儿子女儿是扔不掉的,弟弟妹妹还能扔回去。”

    “……。”

    谢景宸不想说话了。

    刚刚是借,现在是扔。

    想到在东乡侯和唐氏摧残下长大的两兄弟。

    谢景宸有点替未来的儿子担忧了。

    这一看就不像是亲娘。

    屋外,暗卫听着书房内的争论,没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他嘴角抽搐不止。

    两个成亲许久连房都还没圆的人议论生孩子这个问题——

    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