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水花
    清秋苑。

    屋内。

    池夫人坐在铜镜前,她脸上的面纱摘了下来。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她眸光湿润,豆大的眼泪往下掉。

    小丫鬟喜鹊觉察到她在哭,凑过来一看。

    “夫人,你脸上的伤疤好像淡了不少,”小丫鬟惊喜道。

    池夫人脸上有伤疤。

    一般是不让丫鬟伺候她梳妆的。

    但喜鹊伺候她两年了,同处一个屋檐下,怎么可能没见过池夫人脸上的伤疤。

    她的脸上有六道伤痕,触目惊心。

    小丫鬟难以想象她年轻的时候有过怎样凄惨的遭遇,才被人伤成这样。

    那可是脸啊。

    虽然她的脸不漂亮,但想到自己的脸被人伤成那样,她肯定没有勇气活下去,何况池夫人的脸原本很漂亮,还说不了话。

    这么多年,整个国公府里只有大少爷记着夫人脸上有伤,偶尔会送些祛伤疤的药膏来。

    但那些药膏用了都没有什么效果,夫人的脸上伤痕依旧。

    可刚刚她注意看了,夫人脸上的伤痕淡了不少,很明显。

    “大少奶奶送来的药膏管用呢,”小丫鬟高兴道。

    池夫人看着自己的脸。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一个顾着哭,一个顾着高兴。

    谁也没注意到一婆子在珠帘处站了半天,转身离开。

    栖鹤堂,跨院。

    南漳郡主回屋后,就把手上蒙着的帕子取了下来。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天,手已经不怎么疼了,但是手上的伤疤却迟迟消不掉。

    看着自己的手,南漳郡主面容狰狞。

    外面,一小丫鬟走进来。

    “郡主,清秋苑的李妈妈来了,”小丫鬟禀告道。

    清秋苑?

    池夫人一年都冒不了一个水花,怎么突然来找她。

    “让她进来,”南漳郡主道。

    很快,李妈妈就进去了。

    南漳郡主用绣帕把手裹着,眼不见为净。

    李妈妈恭敬的给南漳郡主请安。

    赵妈妈望着她道,“不是在清秋苑伺候池夫人,来这儿做什么?”

    “有件事要禀告郡主,”李妈妈道。

    她本就是南漳郡主安排去盯着池夫人的。

    只是池夫人太过安分守己,谢大老爷一年都不进清秋苑两回,即便进去也不过是看看清秋苑里的那几棵合欢树,与池夫人无关。

    这样一个不受宠,容貌被毁还哑巴的女人,引不起南漳郡主半分妒忌。

    李妈妈被安排进清秋苑,自然也就没有用武之地。

    清秋苑太过冷清了。

    冷的能冻死人。

    李妈妈熬了几年,实在是熬不住了,想着调往别处,又苦于没有机会。

    现在总算让她逮着机会了。

    “池夫人脸上的伤疤有所好转了,”李妈妈禀告道。

    “好转了?”南漳郡主诧异。

    池夫人的脸她看过。

    就在她进府的那天。

    她轻纱遮面,体态婀娜,一双眼睛美的像是天上皎月。

    她是南梁赠给谢大老爷的妾室,南漳郡主不得不防。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她觉得池夫人是一个绝色美人,容貌犹在她之上。

    她要池夫人摘下面纱一见。

    池夫人不愿意。

    但架不住南漳郡主一再要求。

    她是主母,连妾室的脸都不能看像话吗?

    池夫人不摘面纱,赵妈妈走过去,一把将面纱扯了下来。

    当时,包括南漳郡主和赵妈妈在内,所有人都吓住了。

    池夫人脸上的伤实在严重。

    伤口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那么严重的伤,南漳郡主看过一眼,终身难忘。

    这么多年,谢景宸送她药膏,南漳郡主也知道,那么严重的伤,便是日日涂碧痕膏也难消除,何况谢景宸还没有碧痕膏送她。

    现在,却告诉她,那么严重的伤有所好转?

    南漳郡主不信。

    “是真的好转,就是借奴婢几个胆子,也不敢欺瞒郡主,”李妈妈道。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郡主,这事宁可信其有啊。”

    池夫人脸上十几年的旧伤都能去掉,郡主手上的烧伤自然能好。

    想到这里,南漳郡主也宁愿相信是真的。

    但相信了,也生气了。

    “手里有那么好的药,宁肯送给一个哑巴,也不给我。”

    “他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家主母吗?!”南漳郡主咬牙道。

    赵妈妈劝南漳郡主息怒,道,“大少爷把药给一个妾室,郡主找他要,他不敢不给。”

    是不敢不给。

    可人家说没有,她也不能逼他。

    想他们老实听话,谈何容易?

    “是不是真有效果还不知道,”南漳郡主道。

    “奴婢把药膏拿来给郡主,一试便知,”李妈妈献计道。

    南漳郡主没说话。

    她看了赵妈妈一眼。

    赵妈妈赏了李妈妈二两银子外加一盒药膏。

    李妈妈高高兴兴的接了。

    她都不记得自己上回接赏赐是什么时候了。

    李妈妈乐不可支的回清秋苑,正好喜鹊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包袱,她问道,“这是去哪儿?”

    “夫人给大少奶奶和她的丫鬟做了衣裳,我给她送去,”喜鹊道。

    “那去吧,”李妈妈道。

    喜鹊朝沉香轩走。

    李妈妈一脸鄙夷。

    给大少奶奶做衣裳倒也罢了,连大少奶奶的丫鬟也给她做。

    不过池夫人也只是空有一个妾室的名头,有名无实。

    别处冰盆多的都冻着了,清秋苑里一块冰也没有。

    跟着这样的人,有什么前途可言?

    李妈妈掂量着手里的二两银子。

    进了院子后,见池夫人站在莲花池旁,李妈妈去打了盆水进屋。

    沉香轩,后院。

    苏锦歪在小榻上,杏儿在摆弄冰盆。

    沉香轩里的冰块并不多,摆在屋子里都不够,何况是后院了。

    竹屋里用的冰都是杏儿制的,管够。

    正忙着冰吃的,外面小丫鬟碧朱跑过来道,“大少奶奶,池夫人的丫鬟喜鹊来了。”

    “她怎么来了?”杏儿欢喜道。

    “说是来送东西的,”小丫鬟道。

    杏儿抓了块冰跑出去。

    小丫鬟见了诧异,没有往后院送过冰块啊,竹屋里的冰块是打哪儿来的?

    杏儿怕晒,拿块冰消暑气。

    喜鹊守在跨院外的树下,杏儿见了道,“你来送什么?”

    “是夫人给大少奶奶和你做的衣裳,”喜鹊道。

    “我猜也是这个,”杏儿欢快道。

    她麻溜的抱过包袱,把手里的冰块给了喜鹊。

    喜鹊上回玩冰还是冬天,拿了块冰不要太高兴。

    杏儿问道,“池夫人用药膏了吗?”

    “用了,脸上的伤疤好了不少,”喜鹊高兴道。

    “别忘了继续用啊,”杏儿叮嘱道。

    “嗯嗯。”

    “那我先回去了,”喜鹊道。

    “你等会儿,我去小厨房给你拿糕点吃,”杏儿道。

    喜鹊送了一包袱来,带了一食盒走。

    满满一食盒的糕点,喜鹊笑眯了眼。

    她觉得整个国公府里最好的丫鬟就是大少奶奶的丫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