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应该
    皇上在龙榻上趴了半刻钟。

    然后——

    皇上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那就是刑部侍郎被东乡侯撞翻了。

    能让东乡侯主动说功过相抵,事情绝对不小。

    “刑部哪位侍郎被撞了?”皇上问道。

    福公公,“……。”

    咳咳!

    福公公用咳嗽表态。

    皇上斜了他一眼。

    福公公回头看了一眼。

    小公公抱了一大摞的奏折来。

    “皇上,这些奏折都是弹劾东乡侯的,”小公公弱声道。

    “……。”

    “有七十五本,”小公公的声音有点飘。

    “……。”

    准确的说是七十七本。

    小公公刚把奏折放到龙榻边的小几上。

    一双手呈过两本放在最上面。

    福公公都服气了。

    皇上登基十六年,还从来没有哪位大臣遭受过如此“惨绝人寰”的弹劾。

    几乎可以用群起而攻之来形容了。

    巧的是这个被围攻的人的女儿刚刚又救了皇上一命……

    一般被这么多大臣弹劾。

    不。

    哪怕只有一半。

    这大臣别说仕途了,就是小命都得玩完。

    但福公公莫名的相信东乡侯的战斗力。

    皇上伸手去拿奏折,只是胳膊一动,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

    小公公眼疾手快,赶紧把奏折拿起来,打开,递给皇上过目。

    粗略的扫了两眼。

    皇上,“……。”

    被东乡侯撞翻的是刑部右侍郎。

    崇国公的心腹。

    奏折上写刑部右侍郎坐在软轿内,东乡侯骑马奔过,直接把软轿踢翻,一脚把坐在软轿内的刑部右侍郎踢飞了。

    右侍郎摔在地上,把左腿给摔断了。

    撞伤刑部右侍郎后,东乡侯只留了一个小厮照看,就直接带人走了。

    皇上脸都气绿了。

    这就是东乡侯的不小心?!

    他这是公然在大街上纵马行凶!

    难怪主动认错,还说功过相抵了。

    犯了这样的错,居然还堂而皇之,理直气壮的打劫他的贴身玉佩!

    没有比他更厚颜无耻的了!

    不过——

    抛开东乡侯的死不要脸,这事皇上还挺开心的。

    因为东乡侯又和崇国公干上了。

    皇上没想到东乡侯干掉崇国公的决心这么大,这是主动找茬了啊。

    皇上有点怀疑东乡侯是不是知道苏锦和谢景宸救了他,恩及爹娘,所以这么的肆无忌惮。

    他的消息有这么灵通吗?

    他可是特意晚了两天去大佛寺啊。

    “派人去查,是谁泄露了朕出宫的消息!”皇上眸光冰冷。

    福公公重重点头。

    不但要查。

    而且要追查到底。

    今天他的小命差点就葬送在了大佛寺啊。

    崇国公府。

    东乡侯撞断刑部右侍郎腿的消息刚传开。

    崇国公就让人写奏折弹劾东乡侯。

    不论东乡侯怎么受宠,他撞伤刑部右侍郎,就逃不了责罚。

    这么大的错,足够他从东乡侯贬为东乡伯了。

    心情正好,外面王总管走进来,看着崇国公脸上的笑容,他都于心不忍。

    自打搬了府邸,国公爷脸上就没有了笑容。

    如今好不容易心情松快点,结果还是小瞧了东乡侯的好运气。

    王总管欲言又止。

    崇国公道,“有事就禀告。”

    “皇上遇刺了,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救了皇上,”王总管道。

    崇国公脸色一青。

    “东乡侯赶去大佛寺,把刺客全灭了。”

    崇国公的脸阴沉的能滴墨了。

    王总管还有最后一句,“东乡侯是赶着去救皇上,才撞飞了刑部右侍郎……。”

    砰!

    崇国公拳头砸在书桌上。

    瞬间,紫檀木的书桌上多了几道裂痕。

    东乡侯府。

    凉亭内。

    楚舜他们几个坐在石凳子上,看着桌子上的画。

    画上画的是刑部右侍郎坐在软轿内,东乡侯骑马狂奔的情形。

    他们在研究东乡侯是怎么“不小心”撞掉软轿,踢飞刑部右侍郎的。

    这个“不小心”的难度系数太太太大了!

    别说动真格了,就是用脑子想也办不到啊。

    小厮跑过来道,“大少爷,侯爷回来了。”

    苏崇赶紧起身。

    南安郡王几个紧随身后。

    远远的就看到东乡侯意气风发的模样。

    苏崇大松一口气。

    “没事了,没事了,我妹肯定毫发无伤,”苏崇道。

    “不过去问问吗?”南安郡王道。

    “不去,免得我爹教训我遇事不够沉稳,”苏崇摸着嘴角淤青道。

    “……。”

    “苏兄,你爹很沉稳的‘不小心’的撞飞了刑部右侍郎,”南安郡王拆台道。

    苏崇,“……。”

    那么堂而皇之的把刑部右侍郎撞飞。

    不知道他爹想做什么。

    难道他爹想取而代之?

    可他爹不是想做大将军吗?

    他应该进兵部才对啊。

    花园内。

    唐氏在侍弄花草。

    花草在她孜孜不倦的侍弄下死的更快、更惨。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唐氏回头就看到东乡侯走过来。

    东乡侯哈哈大笑。

    笑声洪亮、恣意。

    “就是再高兴,也要收敛点儿,”唐氏嗔道。

    “控制不住,”东乡侯笑意收敛三分。

    “还以为锦儿出事了,没想到又救了皇上,困扰了我好些天的事,也迎刃而解,”东乡侯笑道。

    唐氏拿帕子给他擦汗道,“咱们进京许久,也该办正事了。”

    镇国公府,门前。

    苏锦从马车内下来。

    小厮看着她,肃然起敬的忘了献殷勤。

    大少奶奶又救了皇上啊。

    她的运气也太太太好了点吧?

    救皇上一回不算,又救了一回啊。

    救一回,已经将她宠上天了。

    救两回,那在京都可以横着走了。

    苏锦一路往前。

    进了二门,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我打了皇上的脖子,皇上会不会砍我的脑袋?”

    “应该不会,”苏锦道。

    “……。”

    “姑娘,我有点怕,你能不能把应该两个字去掉?”杏儿心慌道。

    “……。”

    苏锦一脸黑线。

    好像她去掉了,皇上就改了主意似的。

    “皇上不会跟你一个小丫鬟一般见识的,”苏锦道。

    “但下不为例。”

    这丫鬟的胆子是真肥。

    杏儿担忧的眉头松开,嘴角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们有说有笑的往前走。

    一旁走过来的谢锦瑜手中的绣帕差点扯破。

    为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轮到她头上?!

    就算是坏事最后也都会变成好事!

    这么护着她——

    老天爷是瞎了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