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二百二十章 反对
    四下咳嗽声夹着笑声传开。

    楚舜他们有点生不如死。

    形象和名声算是彻底交代在了东乡侯府了。

    几人赶紧把面具戴上,回头一定找时间把皮肤晒均匀。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笑道,“听说南安王几个把儿子送来东乡侯府学习,还一人给了五千两银子的束脩,这效果还真是显著的很,都上脸了。”

    南安王妃,“……。”

    靖国侯夫人,“……。”

    定北侯夫人,“……。”

    定国公府大太太,“……。”

    脸火辣辣的烧疼。

    然后——

    南安王就挨了自家王妃一记大瞪眼。

    儿子都说了面具不能摘,非要他摘,现在满意了吧!

    她的脸都无处安放了,要不是有靖国侯夫人她们陪着,非得钻地缝不可。

    南安王头疼。

    他摆摆手,把儿子轰走。

    南安郡王几个赶紧回去了。

    苏崇坐在那里笑的花枝乱颤。

    南安郡王拿起一猪蹄就塞过去,直接把苏崇的嘴给堵上了。

    苏崇,“……。”

    他就啃猪蹄起来。

    丫鬟重新上了菜。

    皇上有点不敢吃了。

    又是喷饭,又是喷茶,他堂堂皇帝的威严何在啊。

    尤其是猪蹄。

    苏小少爷的话犹在耳畔。

    他这辈子大概是不会再吃猪蹄了。

    刚这样想,就见东乡侯给儿子夹了个猪蹄。

    “你再尝尝,”东乡侯道。

    苏小少爷,“……。”

    这是他亲爹吗?

    为什么他自己不尝啊!

    不过苏小少爷还是很听话,再者他很喜欢吃猪蹄。

    他先闻了闻,然后咬一口,囫囵不清道,“很好吃。”

    好吃就好。

    东乡侯夹了个猪蹄放皇上碗里。

    “皇上多吃点,”东乡侯很好客。

    皇上,“……。”

    大臣们,“……。”

    福公公站在一旁,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

    还没有大臣给皇上夹过菜呢,他要不要拿银针试毒?

    犹豫的功夫,东乡侯已经把一盘子猪蹄给分了。

    人人有份。

    浪费了一桌子美味佳肴后,接下来的宴席没再出什么事了。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东乡侯先敬皇上酒,然后起身,敬那些大臣。

    一通敬下来,大家都差不多吃饱了。

    皇上放下筷子,丫鬟又上了甜点。

    东乡侯走过来,抓起酒壶给自己倒酒,敬皇上道,“皇上,这一杯,是臣代替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八千飞虎军敬您的。”

    刚刚还热闹的场面。

    瞬息间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倒吸气声。

    洒在桌子上的酒嘀嗒掉下来,砸在地面上,四溅开来。

    没有人说话。

    只听得风吹树叶沙沙声。

    飞虎军。

    这三个字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提起来了。

    东乡侯居然代替飞虎军敬皇上。

    十五年前。

    八千飞虎军悉数战死沙场啊!

    当年崇老国公掌兵权,崇国公世子惊才逸逸,用兵如神。

    他从二十万大军里挑出了八千精锐,组织了一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虎军。

    飞虎军战功彪炳,令敌人闻风丧胆。

    崇国公世子更被人称一声“战神”。

    当年京都有多少世家子弟追随崇国公世子,以能加入飞虎军为荣。

    就拿当今皇上来说。

    当时的他贵为大皇子,亦想加入。

    崇国公世子拍着他肩膀,让他好好做一个储君。

    他不需要加入飞虎军。

    飞虎军是为他效力的。

    后来飞虎军全军覆没,大齐朝失去这么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军队,军心溃散,被南梁攻城略地,至今还有三座城池在南梁手中没有收回来。

    大齐朝求和,皇上的胞妹九陵公主和亲南梁。

    ……

    现在,居然又重新听到飞虎军三个字了。

    皇上脸上的笑容僵硬,一寸寸皲裂。

    安静了半晌。

    皇上望着东乡侯,“什么八千飞虎军?”

    东乡侯道,“我青云山八千弟兄组成了一支军队,就叫飞虎军。”

    楚舜倒吸一口气。

    “叫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叫飞虎军,又刚巧是八千之数,”南安郡王小声道。

    苏崇看着他道,“叫了能怎么样?”

    南安郡王,“……。”

    “好像也不能怎么样,”南安郡王道。

    那边,崇国公豁然站起来,眸光冰冷,“一群乌合之众,也配叫飞虎军?!”

    “乌合之众?”

    东乡侯笑了,“就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朝廷久攻不下!”

    崇国公的脸顿时气绿了。

    “都是我飞虎寨的兄弟,叫飞虎军怎么了?”东乡侯问道。

    “……。”

    “除了飞虎军,你叫什么朕都随你,但朕决不允许你玷污飞虎军三个字!”皇上脸寒如霜。

    东乡侯把手中的酒倒在地上。

    他把酒杯放下,道,“边关没有送急报给皇上,禀明臣组建了一支飞虎军吗?”

    “急报送到皇上手中,十天之内,皇上没有赐名,就算是默许了叫飞虎军。”

    “现在飞虎军之名已经传遍军营了,皇上反对也晚了,”东乡侯道。

    皇上脸沉着。

    他想起了那封被他用茶水泼湿的密报。

    他以为密报上没有禀告什么重要之事,为了回绝太后,所以毁了。

    没想到!

    密报上奏的是这事!

    崇国公冷道,“现在赐名也不晚!”

    皇上望着东乡侯道,“你青云山的兄弟有忠君报国的心,朕心甚慰,从今天起,这只军队就叫苏家军吧!”

    东乡侯姓苏。

    叫苏家军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东乡侯没说什么,没生气,也没有高兴。

    自饮一杯酒。

    那边,楚舜望着苏崇道,“你爹这是接旨了吗?”

    苏崇道,“明显没有啊。”

    楚舜,“……。”

    “我爹要做的事,没人能反对,”苏崇道。

    “……。”

    “满朝文武都在这里,居然没人站出来反对,”北宁侯世子小声道。

    “吃人家的嘴软啊,”定国公府大少爷叹息道。

    这里是东乡侯府。

    东乡侯凶残霸道,谁人不知。

    在他的地盘上反对他,不想活着离开了还差不多。

    再者,皇上也不会答应这支土匪军队叫飞虎军。

    那些大臣们说不说区别不大。

    东乡侯望着皇上道,“十五年前飞虎军的威名,臣如雷贯耳,臣的那群兄弟都是血性男儿,臣从边关离开之时,鼓舞他们要对得起飞虎军三个字,现在皇上要更名为苏家军,就算臣答应,臣的那些弟兄也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