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赏赐
    镇国公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和以往一样,谢景宸翻身下马,把苏锦从马车上扶下来。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守门小厮眼底的敬佩去了三分。

    他们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也不是那么无敌的。

    今天不就栽了个大跟头。

    美人阁花了大少奶奶至少七万两银子啊,这还只是买天香楼和客栈的钱,还没算重建的和大姑娘她们赔偿的。

    这么一间耗费巨资修建的铺子,居然在开张第一天没生意……

    京都随便哪间铺子开张,都比大少奶奶的铺子强啊。

    卖冰生意火爆,卖炭生意清冷。

    小厮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也是大少奶奶太贪心,这卖冰卖炭只能占一个,难道她期望大家抱着炭炉蹲在冰盆旁吗?

    真有这样的人,那铁定是脑子有病啊。

    最奇怪的是,大少奶奶似乎没生气,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小厮们盯着看了半天。

    没发现是在强颜欢笑。

    “大少奶奶的心态真好,”小厮一背后道。

    “大少奶奶为什么心态不好?”小厮二道。

    “花了那么多钱,生意惨淡,不心疼吗?”小厮一翻白眼道。

    “……。”

    “大少奶奶修建铺子的钱都是抢来的,她心疼什么?”小厮二把白眼翻回去。

    “……。”

    小厮二,完败。

    进了二门,苏锦揉颈脖子。

    那边谢锦瑜几个走过来,见到苏锦,她们是笑脸吟吟。

    当然,这样的笑脸没能维持多久。

    苏锦一句话,就把谢锦瑜的笑容气到九霄云外了。

    “大姑娘仙人掌扎伤痊愈了?”苏锦关心道。

    “……!!!”

    谢锦瑜气炸了。

    明明伤口都好了,可苏锦一句话,又让她再一次回味了被仙人掌扎的全身都是刺的痛楚。

    谢锦绣和谢锦欢面面相觑。

    真的。

    没见过大嫂这么会往人家伤口上撒盐的了。

    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明明幸灾乐祸的是她们,结果还没开口,倒先被她奚落了一顿。

    谢锦瑜把怒气压下道,“听说大嫂的炭铺生意是格外的清冷。”

    苏锦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三块紫金牌道,“这是美人阁的打折牌,不论你们买什么都打七折,希望你们多多光临。”

    “一个刚开张就要关门大吉的铺子,有什么可光临的?”谢锦瑜讥讽道。

    “你们都不要吗?”苏锦问道。

    谢锦欢想伸手。

    不。

    她是手已经伸出去了。

    谢锦瑜瞪过来一眼,她又把手缩了回去。

    苏锦她不敢得罪,可谢锦瑜她更不敢得罪啊。

    苏锦来蛮的,谢锦瑜来阴的,防不胜防。

    谢锦瑜和谢锦绣都不要,她要了,势必会被孤立起来。

    “不要,那算了,”苏锦把紫金牌揣怀里。

    “姑娘,咱们回去歇着吧,”杏儿道。

    苏锦迈步走远。

    谢锦瑜看着苏锦绝美的背影,后槽牙咬的紧紧的。

    谢锦欢望着她,道,“大姐姐笃定大嫂的美人阁会关门大吉吗,大嫂卖的东西都不错,王妈妈变年轻了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

    谢锦瑜冷冷一笑,“东西好又如何,美人阁是土匪开的,大家就避之不及!”

    谢锦绣看了谢锦欢一眼道,“大嫂抽过寿宁公主,用马蜂蜇了寿宁公主两回,连太后都没能幸免,还逼的崇国公府的铺子关门大吉,谁敢光顾大嫂的铺子,惹寿宁公主不痛快?”

    “可冰铺,大家不也买了?”谢锦欢道。

    “……。”

    “冰铺是失策了,松记冰铺棋错一招,满盘皆输,”谢锦绣道。

    “我已经放话了,谁要用那女土匪铺子里的东西,我就和谁绝交!”谢锦瑜道。

    京都大家闺秀,身份显赫的和她有交情。

    什么不显赫的一个劲的想巴结她。

    有她这句话在,谁还敢进她铺子买东西?

    还想送她紫金牌,让她去光顾她的铺子,想的还真是美!

    敢让崇国公府的冰块砸手里,不叫她铺子血本无归,崇国公府颜面何存?!

    谢锦瑜心情愉快的去花园溜达。

    凤鸾宫。

    皇后心情不错,正在吃燕窝粥。

    小公公上前道,“皇后娘娘,皇上差福公公给您送赏赐来了。”

    赏赐?

    皇后眉头微挑。

    皇上怎么好端端的给她送赏赐来?

    前几日在御书房,她还惹皇上不高兴了,只是她心里不快,也没去哄皇上高兴。

    皇后把燕窝粥放下。

    福公公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小公公,手里端着托盘。

    皇后端坐在凤椅上。

    福公公上前请安道,“见过皇后娘娘,奴才奉皇后之名给您送点东西来。”

    小公公把东西呈上。

    两块香皂,色泽淡雅脱俗,远远看去,仿佛两块美玉。

    周妈妈接过托盘给皇后过目。

    皇后拿起香皂看了一眼,道,“有一股淡淡清香,这是什么?”

    福公公详细介绍了下香皂。

    皇后笑道,“皇上都赏给谁了?”

    “只赏赐给了太后和皇后您,”福公公回道。

    皇后心情就更美好了。

    只有太后和她有,说明东西是绝无仅有的好啊。

    福公公东西送到,准备告退,

    皇后心情好,再加上福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皇后当然要赏赐于他。

    福公公没敢接。

    因为他知道皇后要是知道他说话只说了一半,非得活剐了他不可,虽然香皂是皇上赏赐的。

    福公公恭谨的退下。

    皇后对香皂是爱不释手,她迫不及待想试试了。

    “准备水,本宫要沐浴,”皇后吩咐道。

    皇后美美的泡了个澡。

    等她从浴桶里出来,皇上赏赐她香皂的事已经传遍后宫了。

    寿宁公主跑来道,“母后,父皇赏赐了你好东西,女儿也要。”

    皇后有两块香皂,见女儿渴望,她嗔道,“母后给你一块就是。”

    皇后换了套衣裳去御书房见皇上。

    对皇上的赏赐,皇后是赞不绝口。

    皇上笑道,“这香皂当真有那么好?”

    皇后道,“不是好东西,也不会到皇上跟前,更不会赏赐给臣妾不是吗?”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擦了下脑门上的黑线。

    皇后娘娘的话——

    实在叫人无法反驳啊。

    “皇上,这香皂您是从何处得来的?”皇后问道。

    皇上咳嗽一声道,“东西好就行了,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不重要。”

    “皇上说的是,”皇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