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诈吓
    镇国公府,牡丹院。

    南漳郡主坐在罗汉榻上喝茶,胸口起伏不定。

    谢锦瑜走进来,脚步凌乱,娇容上满是怒气。

    她打了珠帘竹屋。

    珠帘晃荡撞击出清脆悦耳之声。

    “娘,你再不想办法灭大嫂的威风,咱们镇国公府真成她们主仆的地盘了!”谢锦瑜气道。

    “我从花园过来,一路上见到的丫鬟婆子都在议论太后不让大嫂进宫,最后大嫂带了两御厨出宫的事,言语之间都是敬佩!”谢锦瑜跺脚道。

    不止谢锦瑜,其实南漳郡主也在为这事生气。

    她是知道太后的性子的。

    那女土匪差点把皇宫闹翻天,让太后丢了颜面,太后肯定不会再让她进宫一步。

    可谁想到那女土匪这么不识趣。

    不让她进宫。

    她偏要进去。

    太后拦路,她就拿皇上开路。

    这么公然抱皇上大腿,和太后作对的,整个京都也就这一个。

    不!

    是这一家了!

    太后和崇国公权势滔天,那些侍卫心里清楚,却不敢不将皇上放在眼里,他们敢说太后比皇上大这样大不敬的话吗?

    他们不敢说,只能乖乖把路让开。

    那女土匪借着皇上的势,狠狠的踩了太后一脚。

    她都没法想这会儿太后有多愤怒。

    “等她回来,让她来见我!”南漳郡主冷声道。

    ……

    镇国公府门前。

    马车徐徐停下。

    谢景宸下马后,将苏锦从马车内扶下来。

    这一回,她清晰的感觉到镇国公府下人待她的不同。

    守门小厮殷勤问安。

    丫鬟婆子瞧见她,不再刻意绕道,而是上前见礼。

    那敬佩的眸光,苏锦仿佛能看到他们脸上刻着字:大少奶奶还缺腿部挂件吗?

    谢景宸嘴角抽搐。

    寿宁公主她们接二连三的送上来给她立威,收效显著。

    镇国公府她们主仆没有全部占领,至少也占了一半了。

    这些丫鬟小厮已经从内心屈服了。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

    倒不是他反感苏锦霸占镇国公府,而且他了解镇国公府其他人。

    一山不容二虎,南漳郡主怎么会允许苏锦撼动她的掌家权?

    二太太、三太太她们也不会允许一个才进门的大少奶奶的威望在她们之上。

    刚进二门,一丫鬟上前道,“大少奶奶,郡主让您回府后去牡丹院见她。”

    又找她?

    苏锦朝天翻了一记白眼。

    累了大半天,她只想回去趴着啊。

    苏锦望向谢景宸,“不去,是不是犯家规?”

    谢景宸轻点头。

    苏锦抬脚往牡丹院走。

    谢景宸陪在左右。

    牡丹院,正堂。

    南漳郡主坐在那里,一脸阴沉。

    看到苏锦进来,凌厉的眼刀仿佛要将苏锦劈成两半。

    这么不加遮掩的怒气,苏锦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杀人放火了。

    她走上前,给南漳郡主请安。

    结果身子还没有弯下去,南漳郡主冷笑一声,“你还知道行礼,除了皇上,你把谁放在眼里过?!”

    苏锦眉头一皱,“母亲这话,我听不明白。”

    南漳郡主拍桌子道,“你今天在宫里干了什么好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苏锦眨眨眼。

    “母亲知道我在宫里差点又受太后冤枉的事了?母亲的消息真灵通,”苏锦欣慰道。

    “不过母亲也不用这么恼太后,主要是李嬷嬷,太后已经打了她三十大板替我出气了,”苏锦笑道。

    “……。”

    谢景宸嘴角抽抽。

    这女人装傻充愣的本事登峰造极,出神入化啊。

    南漳郡主怎么可能会恼太后?

    但她硬要这么想,谁也拦不住。

    南漳郡主差点没气炸肺。

    “冤枉?!”

    “东乡侯揍了崇国公和忠武将军,又抢了崇国公五百匹马,狂妄霸道,御厨就是向天借胆也不敢招惹你,你在饭菜里下毒,害的他们上吐下泻,整个皇宫都没御厨做菜,连皇上都只吃五个菜了!”

    “……。”

    谢景宸有点震惊了。

    御厨的事,他还不知道。

    他以为苏锦能带两御厨出宫,足以证明她在宫里没惹事。

    没想到——

    他还是低估了她解决麻烦的能力。

    这要换成旁人,绝对没可能这么轻易出宫。

    苏锦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怒道,“太后再三盘问,御厨招认,是你在吃食里下的毒!”

    “所以呢?”苏锦问的很平静。

    “去佛堂给我跪着!”

    “跪到你认错为止!”南漳郡主冷道。

    苏锦淡淡道,“等我进宫回来,再决定跪不跪吧。”

    “你还敢进宫?!”南漳郡主眸光冰冷。

    “为何不敢?”苏锦反问一句。

    “我在的时候,御厨们向太后承认是他们不愿意跟我出宫,自己服毒的,当时福公公就在场,可以替我作证,李嬷嬷还因此挨了太后的责罚。”

    “没想到我出宫后,太后继续再三盘问,御厨们改了口,母亲要责罚我,我得进宫请皇上当面询问清楚御厨,免得这样来回变卦,没完没了。”

    苏锦直视南漳郡主。

    她背脊挺的直直的,丝毫无惧。

    诈吓她?

    她可不是吓大的。

    她要真进宫,御厨们就不是上吐下泻那么简单了。

    南漳郡主拳头攒紧,唇瓣都气紫了。

    有皇上撑腰,就这般有恃无恐!

    苏锦在等她怎么从自己挖的坑里出来。

    这时候——

    外面跑进来一丫鬟,急道,“郡主,不好了,老夫人吃了药后,突然呕吐不止,您快去栖鹤堂看看吧。”

    南漳郡主当即起身。

    都没理会苏锦,直接就出去了。

    苏锦有点郁闷。

    老夫人这呕吐的也太及时了吧?

    南漳郡主火急火燎的去了栖鹤堂。

    苏锦和谢景宸为什么孙儿媳妇和孙儿,当然要去探望。

    不过苏锦也有点好奇,好端端的老夫人怎么突然呕吐?

    出了牡丹院。

    苏锦问谢景宸,“老夫人身体不适吗?”

    谢景宸看了她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就不问了,”苏锦道。

    “这几日,老夫人脾气暴躁,看谁都不顺眼,连三婶都挨了老夫人几句斥责,我出府的时候,府里正派人去给她请太医。”

    “是这事啊,你不说,我都给忘了,”苏锦大方道。

    “……。”

    谢景宸无话可说。

    之前府里送给她的熏香里面有毒,能导致人脾气暴躁。

    苏锦去找了负责采买熏香的管事。

    以她有仇必报的性子,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

    但谢景宸没猜到,她会对老夫人下手。

    下毒之人不是南漳郡主吗?

    “为什么这么做?”他问道。

    “老夫人对南漳郡主的所作所为,不是助纣为虐,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轮到她头上,你说她还会不会不当回事?”

    “毕竟下人是可能办事不利,下错药的,”苏锦微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