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骄傲
    “做错了什么?!”南漳郡主重复了一句。

    脸色徒然冷了几度。

    她冷道,“看来你压根就没觉得打劫太后有错!”

    苏锦看着她,眨眨眼道,“宫里头的消息传回来的也太快了些吧,我人都还没回来,消息就送到了。”

    “不过消息传错了,我不是打劫太后,是我立了功,太后赏赐我,”苏锦纠正道。

    “……。”

    赏赐?

    二太太和三太太面面相觑。

    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大少奶奶合适了。

    厚颜无耻、死皮赖脸、腼颜天壤……都不足以形容一二。

    没把寿宁公主蜇死就是立功了,要太后赏赐她。

    太后不给,她看到什么要什么。

    这不是打劫是什么?

    “莫不是怕老夫人责怪,不敢承认打劫了太后吧?”三太太似笑非笑道。

    “三婶觉得可能吗?”苏锦反问道。

    “……。”

    三太太嗓子一噎。

    都不把太后放在眼里了,何况是老夫人。

    见三太太脸绿了,二太太憋笑。

    知道大少奶奶不好惹,还故意激将她做什么?

    “三婶不必激将我,我青云山最常做的事就是打劫,做了没什么不敢认的,但我也不会混淆赏赐和打劫,何况今儿皇上也在场,”苏锦淡淡道。

    “皇上在场,他是在袒护你!”南漳郡主怒不可抑。

    “……。”

    “知道皇上袒护我,还斥责我,这是要和皇上作对吗?”苏锦瞥了她道。

    “……!!!”

    南漳郡主咬紧牙关。

    谢锦瑜瞪着苏锦道,“就因为你救过皇上,皇上就事事偏袒你,连女儿寿宁公主都不顾了!你是不是给皇上灌了什么迷魂汤?!”

    苏锦无语。

    一个个能不能不要用脚想问题,脑子不是摆设啊。

    “什么迷魂汤,那是皇上圣明,要是真有迷魂汤,我早喂你喝一缸了,你还会瞪我吗?”苏锦道。

    “再说了,今儿打你手心的是太后,莫非太后也偏袒我?”苏锦反问。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谢锦瑜就气的浑身颤抖。

    恨不得扑过来当场咬死苏锦。

    苏锦就喜欢看别人气个半死,却无能为力的模样。

    可就是这样,还是不能长记性。

    苏锦也是服气。

    “我丑话说在前头,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自然相安无事,你要再想不开抢我的猪大肠,可就别怪我真打劫你了,”苏锦道。

    “……。”

    谢锦瑜脸涨红的发紫。

    四下有忍不住溢出来的偷笑声。

    南漳郡主一记冷眼扫过去。

    那些肩膀直抖的丫鬟婆子连忙低了头。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

    风吹进来。

    紫檀清香扑鼻,让人心情愉悦。

    当然,愉悦的只有苏锦和杏儿。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着,道,“崇国公府小少爷中的什么毒,把解药给我。”

    苏锦眨眨眼,“老夫人不是想把解药给崇国公府送去吧?”

    明知故问!

    不是给崇国公府送去,难道老夫人要了自己吃吗?

    众人心中腹诽。

    “你和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计较什么?”老夫人眼底透着点冷芒。

    “不是我计较,而是老夫人您压根就没弄清楚事情的经过,传话的肯定没和老夫人您说,崇国公府小少爷是受他娘指使咬我的吧?”苏锦问道。

    “您心疼那只是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可崇国公夫人却舍得使唤自己才六岁大的儿子咬人,”苏锦冷笑道。

    “这不可能!”南漳郡主否认道。

    “是崇国公府小少爷亲口招认的,”杏儿道。

    “如果是崇国公府小少爷撒谎了,那正好趁此机会给他一点教训,免得他以后长大了信口胡诌,”苏锦淡淡道。

    “……。”

    总之,想从她手里拿到解药给崇国公府送去,那是痴心妄想。

    无话可说的老夫人脸色严厉道,“你是要我镇国公府与崇国公府还有太后为敌吗?!”

    这一顶帽子压下来。

    苏锦脖子都酸了。

    苏锦揉着脖子,望向谢景宸道,“堂堂镇国公府不至于弱到怕崇国公府和太后,要我一个占理的大少奶奶去给不占理的崇国公府赔不是吧?”

    “骨头这么软,和我青云山铮铮铁骨有着天堑鸿沟,你们镇国公府愿意趋炎附势,我管不着,但我不会受这样的窝囊委屈,你休妻吧。”

    “……。”

    谢景宸扶额。

    老夫人脸都气紫了。

    因为骨头软怕事就休妻,镇国公府丢不起这人。

    以后镇国公府还如何立足于朝堂之上?!

    甚至这消息一传开,都会影响镇国公在军中的威望。

    镇国公府这么怕崇国公府,那些将军何不干脆直接转投崇国公麾下,谋锦绣前程?

    谢景宸望着苏锦道,“祖父傲骨嶙嶙,最厌恶的就是向权势低头的人,老夫人深知祖父的性子又怎么会这样做?她只是试探你的,她会为有你这样不惧权势的孙媳妇感到骄傲的。”

    苏锦,“……。”

    她嘴角抽了一下。

    这厮递的台阶比她弟弟自己制造的还烂呢。

    老夫人一脚踩上去,直接就从上面摔下来了。

    不过。

    她高兴。

    苏锦望向老夫人,眨眼道,“相公说的是真的吗?”

    老夫人胸口剧烈起伏,几个字穿过她牙齿缝蹦出来,“还是宸儿了解祖母。”

    “我一定会成为一个让镇国公府骄傲的大少奶奶!”苏锦保证道。

    “……。”

    老夫人气的嘴皮哆嗦。

    赵妈妈站在南漳郡主一旁,望着苏锦道,“崇国公府也算郡主半个娘家了,大少奶奶和崇国公府结怨,郡主夹在中间岂不受气,大少奶奶就不能替郡主想想?”

    苏锦没回答她,而是扭头望向谢锦瑜道,“昨天丫鬟自尽后,我以为紫玉镯的事就这样算了,你为什么还要捅到太后跟前,你就不能替我这个大嫂想想吗?一点小事,非要我追究到底。”

    赵妈妈,“……。”

    脸火辣辣的疼。

    谢锦瑜气炸肺。

    苏锦叹息道,“你要不告状,太后就不会传我进宫,御花园树上掉下来的马蜂窝也就不会掉在我脚边,也就不会发疯,更不会蜇晕寿宁公主,甚至蜇伤太后,最后崇国公夫人进宫探望,指使崇国公府小少爷咬我,最后嘴肿了……。”

    “进一步山穷水尽,退一步海阔天空,希望你能谨记这一次的教训,”苏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