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祸害 > 第1148章 师生间
    户部尚书?

    林晧然虽然先前有过这一种猜测,但更大倾向还是吴山重归于礼部尚书的宝座,当下听到这个答案脸上亦是微微愣了一下。

    讲实在的,吴山并不是一位理想的户部尚书人选。不论是要克扣宗藩禄米的行径,还是支持嘉靖大力修建道家建筑,严讷显然都要比他更加合适。

    只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只希望吴山“经一堑,长一智”,明白跟圣上对着干的官员通通没有好下场,只有无条件顺从圣上旨意的忠臣才有出息。

    “恭贺老师被圣上委以重任!”

    林晧然稍一迟疑,当即拱手进行祝贺道。

    不论吴山能不能从中吸取教训,此次能够重返权力中心,还是出任更有权柄的户部尚书,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杨富田等人跟吴山是师生关系,加上林晧然这一条纽带,令到他们的师生情明显要更重一些。此时大家亦是纷纷眉开眼笑,准备跟着林晧然对吴山进行祝贺。

    户部云南主事肖季年素来对吴山是敬重有加,当下知道吴山即将出任户部尚书,他的心里显得很是高兴。不说能不能更上一层楼,近日因弹劾高耀而受到排挤的处境将一去不复返。

    只是看着吴山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意,反倒严肃地望着他们这帮人,他们都不是傻瓜,当即明智地不跟林晧然进行“胡闹”。

    “范文正有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汝等入官场已有数年,亦难逃名利两字,但要始终坚守本心,不可因一时之得失而忘形!今为师出任户部尚书,亦当淡然视之。”吴山望着这帮准备道贺的门生,端起老师的架子进行说教道。

    他确确实实是希望门下是一帮淡薄名利的门生,而不是被当下的风气所财坏,人人都想着讨好圣意从而官路亨通。

    “弟子受教!”杨富田等人看着吴山一副平静的模样,亦是纷纷施礼地道。

    林晧然碰了一个软钉子,但却是微微地摇头。在当下的官场,若还以为坚定本心就能够施展抱负,这种事情早已经一去不复返。

    不说官场当下的党同伐异,单是嘉靖的用人原则,便只有服从和改变才能够生存,而若坚持原则通常都不会落得太好的下场。

    夏言如此,李默亦是如此,只有严嵩和徐阶之流才能伫立于官场。

    正是这时,管家吴三来到吴山的身旁,轻声地提醒道:“老爷,酒席已经准备好了!”

    吴山不会主动亲近这帮门生,只是当下已经安排妥当亦不会拒绝,抬头望着林晧然进行吩咐道:“若愚,你领着他们先入席,为师换套衣服便来!”

    “遵命!”林晧然站起来施礼,领着众人目送着吴山离开。

    这场酒席并不是林晧然越殂代疱,而是出自于吴母的操办,先前叫林晧然过去正是询问菜肴之事。此举既是疼爱女婿,又想让吴山跟这帮门生走得更近一些。

    用餐的地点选在花厅,这里已经安排了两张酒席,两榜名次靠前的人才有资格坐到首席,其他人则只能坐到另一张桌子中去。

    除了林晧然这种逆天之人外,大家头上多了顶着六、七品的官衔,且都供职于六部衙门或都察院,相互间的差距并不大,如此这安排自然再合适不过。

    吴山换了一套居家的衣服,但举手投足间透着不凡,身上散着一种大儒的气质。

    “学生杨富田给老师敬酒,祝老师大展经纶!”

    “学生肖季年给老师敬酒,祝老师一展抱负!”

    “学生龙池中给老师敬酒,祝老师年年益寿!”

    ……

    随着吴山入席,大家亦是纷纷给吴山敬酒。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跟吴山饮酒,而家宴更是第一次参加,故而都有些小激动。

    吴山深知他此次能够成功复出,主要还是靠林晧然的筹谋和这帮门生的支持,故而对着敬酒是来者不拒,亦是关心起这帮门生的近况。

    “满月,日前你为了为师而上疏弹劾于高耀,想必在户部衙门会倍受排挤,此事当真是难为你了!”吴山面对着肖季年的敬酒,却是满是感激地说道。

    肖季年的眼泪当即便涌到了眼眶之中,显得有些受宠若惊地道:“学生蒙老师恩典,今能替恩师鸣不平,自当是义不容辞!”

    不仅是肖季年一人,其他人面对着吴山之时,很快都被感动到了。

    他们一直以为老师对他们丝毫不关心,甚至都忘记有着他这么一个门生。只是吴山对他们每个人的官职和表字脱口而出之时,让到他们心中都很是激动,敢情老师一直都在关心他们的。

    林晧然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却不得不批评这个岳父有着如此丰厚的政治资源竟然不懂得“利用”,明明很关心这帮在京的门生,结果通常都是闭门不见。

    这十三个门生分别供职于六部和都察院,都算得上是潜力的种子。除了一些地方担任御史、巡按和翰林院供职的翰林官,这些人算是最有潜力的门生了。

    酒席的气氛自然说不上热闹,但还算是融洽,特别一些人已经很是感动。

    接下来的酒席中,并没有太多的话语。

    吴山禀行着“食不言,寑不语”那一套,让到酒席的气氛亦得有点压抑,但对于今晚能够参加恩师的家宴,他们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在酒席接近尾声之时,管家吴三急匆匆从那边的走廊过来,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他在吴山的身边轻声地禀告道:“老爷,郭尚书来访!”

    郭尚书,自然便是当朝吏部尚书郭朴。吴山跟郭朴有着同科的情谊,且二人出身于翰林院,又一直在京城为官,故而保持着较为深厚的友谊。

    纵使他现在出任户部尚书,且资历和声望要超过郭朴,但郭朴担任吏部尚书,又深得圣上的恩宠,其实是一位比他更接近入阁的人。

    吴山可以将一些访客拒之门外,但却不可能不迎接郭朴,当即便是让众人慢用,然后对着林晧然道:“若愚,你替我招呼好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