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难道两个选择还不够吗?

    殷导师有些遗憾:“凤舞同学,如果你执意要留在戊班的话,也不是不行……”

    凤舞认真的看着殷导师:“我可不可以直接毕业?”

    “噗——”

    刚端着茶杯印了一口的殷导师,当场喷出一口茶给凤舞看。

    不仅是殷导师,便是乙班的杨导师和甲班的段导师,此刻都差点喷了。

    原本他们觉得凤舞这颗苗子还不错,想好好观察一下的,但现在见凤舞如此骄傲,他们对凤舞的评价顿时调低了一个等级。

    左青鸾见诸位导师对凤舞印象分降低,她自是暗中高兴不已。

    “直接毕业?”公叔牧副院长听了凤舞这话,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陛下亲自交代过他,要他好好关照这位凤小舞姑娘,免得她让人欺负了,同时还交代他,不许让男同学接近她……咳咳,听陛下的意思,这是他内定的儿媳妇?

    公叔老院长慈眉善目的看着凤舞,苦笑道:“一次性可不能晋升这么多,便是陛下亲自开口也是不成的。”

    凤舞一听,顿时失望了:“这样啊?那就甲班吧。”

    “噗!”殷导师原以为凤舞会收敛,结果这丫头还定这么高目标,他都震惊了!

    “凤小舞同学……”殷导师很是认真的跟凤舞说,“你天赋是很好,但咱们院方有规定,真的不能一次性跳级这么多,最多最多,你能跳三级!”

    凤舞:“乙班?”

    殷导师点头:“乙班。”

    凤舞皱眉,有些为难:“……虽然有些慢,但,还算凑合吧?乙班就乙班。”

    殷导师:“……”什么叫还凑合?

    一旁乙班的杨导师,眼睛都瞪大了!

    “乙班?”杨导师直接摇头,“不行,我拒绝。”

    左青鸾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冷笑。

    她是高高在上的副院长,而凤舞呢?想进乙班还被导师拒绝……这差距,凤舞这辈子都追不上的!

    所以说,这人呐,是有命数的。

    凤舞却直接望着公叔老院长:“不可以吗?”

    公叔老院长苦笑:“可不可以,得由你自己的实力说了算,如果你能打败乙班的同学,就有机会进入乙班。”

    凤舞微微蹙眉:“什么叫有机会?”

    杨导师是一个很严肃认真的人,他的教学和他的性格一样,也是一板一眼的,所以他很不喜欢有人跳级,特别是天才跳级。

    杨导师皱眉看着凤舞,严肃脸:“如果你打败乙班最后一名学生,达到乙班最低实力标准,那么,我们这些导师会举手表决,决定你能不能进入乙班。”

    凤舞哦了一声:“如果我能打败乙班第一名呢?”

    杨导师再一次被凤舞的话惊讶到了。

    他也算教过很多学生了,可是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脸皮厚的学生,难道她都不害羞的吗?!

    不仅杨导师这么觉得,凤舞面前这一排导师,几乎都是这么觉得的!

    这小姑娘长得是好看,可这脸皮子也是真的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