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炮灰修仙 > 第920章 如果你想见她
    第10章

    万籁俱寂,整个世界除了她再无一人。

    小澄子盘膝坐在一棵参天大树下,源源不断的仙气从经脉中淌过,连成一条细细的线在经脉中运行了一个个大周天,再流入丹田中形成一个狂暴的漩涡,疯狂地旋转。

    一圈又一圈,不知转了多少圈,终于达到顶点,“咔嚓”一声,壁障就声而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瞬间就从元婴初期攀升到元婴中期,她贪婪地汲取仙气,又是新一轮的开始。

    二十年后,小澄子从入定中醒来。

    远处传来细微的声音,她侧耳倾听。

    “呵,一定是圆滚滚那呆货!”

    神识外放,果然看到圆滚滚抱着一株仙草在地上打滚。

    她的神识刚笼罩在它身上,它立刻停止滚动,灵活地翻身起来,四肢一动,飞去地窜了过来,利落地爬到小澄子头上,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它的专属坐椅。

    小澄子一手将它拽了下来,“给我下来!”

    圆滚滚不服气地伸着小爪子,被小澄子拍了一下。

    她收起佛珠,这二十年,是她的二十年,不是圆滚滚和药灵娃娃的。

    药灵娃娃们已经把仙草都整理好了,小澄子一过来,它们就围了上来眼巴巴地瞅着她,小澄子小手一挥,将遍地的仙草都收进了空间里,“好了,你们都进空间种仙草吧!”

    药灵娃娃都被送进了空间里,小澄子带着圆滚滚去挖矿。

    神识扫了一圈,并没有找到矿洞,还要她自己动手,小澄子也不知道这个仙晶矿有多大,为了节省时间,她再次取出了佛珠,调整了时间倍数,闭关的时候心中尚有疑虑,时间只调整到百倍。

    如今她已是元婴后期巅峰的修为,安全起见,她没有把修为提升到元婴大圆满,以免有突发状况,比如说后边仙气太多,直往体内钻,可不能因为一时贪心把命给送了。

    挖矿就没有疑虑了,小澄子把时间调整到五百倍。

    燃烧着生命本源,小澄子原地开挖。

    刚入地底一丈深,就露出一抹冷冰坚硬的紫色,没有经过切割的仙晶就跟灵石一样,挖掘的时候要小心翼翼,要发是碎了或是磕坏了,便会仙气外溢,品质下降。

    挖矿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

    好在有圆小小这个小矿工帮忙,它的四只爪子可厉害了,挖掘速度比小澄子还快,小澄子一看,这怎么行?被一只熊宝宝给比下去了,一主一宠比赛似的拼命地挖掘。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小澄子都不记得年月了。

    地底的仙晶都被她掏空了,这是一条保存完整的仙晶矿,品质高还产量庞大,掏空了这个仙晶矿,小澄子觉得自己可以浪很久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用为仙晶担忧了。

    圆小小也可以用仙晶修炼了。

    收起佛珠再算算时间,大衍秘境开启五年了。

    小金树摇晃着一树金叶子,“圆胖胖好像变异了!”

    小澄子淡淡的嗯了一声,“它是往哪个方向变异的?”

    小金树道:“灰灰熊是防御类灵兽,它应该往攻击方面变异了!”

    圆小小被收进了空间里,圆胖胖在灵兽环中,小澄子手里还抱着一只圆滚滚,“这个秘境来的不亏,淮安仙君是个好人!”拿了人家的东西,不好意思说人家坏话了。

    “没节操!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了!”小金树轻哼一声。

    “我很好收买的,你也可以拿仙晶收买我!”小澄子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这个地方她逛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出口,还要想办法找出路,“你给我指个路吧,也算你收买我了!”

    “你的脸呢?”小金树气结。

    话虽如此,它还是给小澄子指了路。

    “有两个出口,一个通向第二层地狱,另一个通向十八层地狱。”

    小澄子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十八层地狱!”

    小金树说:“向上是第二层地狱,往下是十八层地狱!!”

    …………………………

    十八层地狱西北方,七道狼狈的身影在疯跑。

    他们身后坠着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穷追不舍。

    “快点啊,快回大殿,来不及了!”

    “它追来了,快关上殿门,别让它进来!”

    七人回到殿中,合上了殿门,各自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这十八层地狱太要命了……每一条路都是死路!”白茶浑身上血,头发湿淋淋的贴在脸上,一双眼睛却清亮见底,“还剩下最后三道门了,别全是碰到这种东西!”

    地狱道每一层都不一样,相比之下,第一层的恶鬼虽然形态难看,但是对比下面这些层数,那些恶鬼可以说很可爱了,丑是丑了点,人家胜在温和啊,杀伤力也不强。

    十七层已经很要命了,但是胜在出口多,总有一条路能走。

    当他们从十七层地狱来到十八层地狱,就是落到这间空旷的大殿中,这间大殿共有十八道殿门,他们一行人已经闯了十五道,每道殿门通向一间劳房,还都是穷凶极恶之辈。

    简直要人老命!

    他们也知道,十八层地狱绝对不止这一间大殿!

    “歇会吧,剩下三道殿门总有一道是出口!”洛子川皱眉道。

    “都打坐调息,等伤势好些了,再探另三道门!”苏文渊道。

    “都别说话,静心屏息,那道殿门是不是有声音?!”姜西猛地翻身起来,戒备地望着其中一道朱红大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刚听到一点细微的声音,一回首就消失了。

    另几人脸色一沉,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警惕起来。

    他们还未缓过来,若是殿外的凶物闯了进来,他们绝对死路一条。

    殿中静悄悄的,只能听到他们的心跳声,“咚咚”作响。

    戒备许久,殿门再无声音传来,七人又放松了一点。

    姜西皱了皱眉,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

    孰料,下一秒,这道殿门就被重物所击,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殿门裂开了!

    殿中的七人霎时脸都白了!

    前面开启过的十五道殿门都关押着凶物,他们拖着一身伤只要回到殿中,关上殿门,那凶物便闹腾不起来了,忽然间看到殿门裂开,一个个心都提了起来,这是什么凶物?

    “准备好本命法宝,随时准备战斗!”苏文渊额前渗出豆粒大的汗水,他握着剑,神情专注地盯着那道裂开的殿门,紧接着传来一声巨响,殿门的裂缝越来越大了。

    “白茶,快准备阵法!”洛子川惊呼道。

    “等凶物进门,我负责牵制!”姜西紧抿着唇角。

    听到殿中的声音,小澄子停手了,她坐在地上眨了眨眼睛,姜西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一听便知是她,在十八层地狱还能遇到认识的人,小澄子喊了一声:“姜西道友?”

    外门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稚嫩柔软,毫无威胁性。

    “你……小道友?”姜西愣在当场,又遇到小澄子了?

    苏文渊与洛子川对视一眼,问道:“姜西道友遇到朋友了?”

    “对,殿外之人是一个认识的朋友!”姜西不由舒了口气,她收起本命法宝,再看向殿中还在戒备的另六人,“几位道友不必担心,她不会对你们造成威胁,还可以多个帮手!”

    “姜西道友这位朋友……确实是个帮手!”苏文渊第一个收剑。

    能把殿门砸烂,若能结伴同行,可不就是个帮手吗?

    其他人也收起本命法宝,几人目光灼灼地盯着那道殿门。

    “小道友莫急,我来给给你开门!”姜西上前几步。

    不等她靠近,“砰”的一声巨响,殿门被砸空了一个洞。

    一只嫩生生的小拳头穿透殿中,落到众人的视线中。

    除了知道小澄子身份的姜西,另几人若有所思地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猜想,一看这只小手便知道来者是谁了,凭着出身便已无人不知,没想到她本尊还那么凶残!

    啊喂,这是关押凶物的殿门啊!

    你连法宝都不用,直接拿拳头砸开,让别人怎么活?!

    “咦……可以从里面开门吗?”小澄子惊奇不已。

    这十八层地狱与她想像中不太一样,还可以开门放她进去?

    “小道友后退几步,我来给你开门!”姜西眼神复杂地看着那只小拳头。

    之前跟小澄子同行了许久,一直没机会摸清楚她的虚实,不过,她和另两个同伴闯塔的速度,就足以证明三人都不简单。这次的轮回六道,小澄子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最难的地狱道。

    如今,又亲眼目睹了小澄子砸门,她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大魔王的孩子就算修为低,凶残程度也不是别人能比的,她砸门的拳头若是落到人身上,分分能把人砸成肉饼。

    殿门大开,小澄子从黑暗中走来。

    殿中之人用审视的目光打量她,她的目光也毫不客气。

    倒是有缘,殿中七人,除了姜西之外,还有个认识的。

    灵言仙子伤势颇重,她淡笑着对小澄子点点头,并不熟络,其实她挺喜欢小澄子的,因为小澄子长得像故晚,可自从被九歌警告过之后,便是喜欢,她也不敢靠得太近。

    小澄子走进殿中,落落大方的对几人笑了笑。

    “几位道友都负伤在身,赶紧打坐调息才是!”

    “初次见过,先介绍一下,我名白茶。家中老祖白起真人与令尊有些交情!”白茶上来就自报了家门,对着小澄子露出友好的笑容,能多一个朋友就不必多一个敌人。

    “白道友!你唤我小道友便好!”小澄子也友好一笑。

    至于其他人没点反应,小澄子也没有主动靠近。

    她转身扔给灵言仙子一个玉瓶,“伤势要紧,养养吧!”

    灵言仙子手一扬便接住了玉瓶,小澄子送的不是灵药,而是善意。

    摩挲着小小的玉瓶,她微笑着应道:“多谢小道友!”

    小澄子神色从容地了过来,在她距离她十丈远的位置坐了下来,再转过头,目光沉静地望着她,轻声道:“道友若是想念她,等有空之时,去青云宗看看她也好!”

    灵言仙子握住玉瓶的手一紧,她的身子僵在那里,满目震惊地望着小澄子。

    “你……你都知道了?”说着,她忽然就红了眼睛,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对,我知道了!”小澄子轻轻地点点头,再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个灵果,一边啃着灵果,一边小声的跟她说话,“十几年的师徒情分,又没有深仇大恨,想她就去看看吧!”

    “你……你不介意吗?”灵言仙子语无伦次的问。

    小澄子淡淡的笑了笑,“刚开始挺介意的,懒得理你,也不想见她。”说着,她又摇了摇头,“那时候意气用事,只想着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心里不痛快,更不想去找不痛快!”

    灵言仙子捂着眼睛,泪水越流越凶。

    “后来想通了,也就释然了!”小澄子道。

    “是我心大了,对不起师尊的栽培……”灵言仙子悔恨道。

    小时候她在言家并不受宠,后来拜入故晚门下,得了故晚的青眼,言家也越来越重视她,更重要的是借故晚的势将言家发展起来,后来故晚要送她离开,后路都帮她找好了。

    可当时的她已经魔障了,根本就不领情。

    直到她回了言家,地位一落千丈,受尽了白眼,方知人心叵测。

    幸好有故晚为她找的后路,否则,她早就被言家毁了!

    时隔多年,每次想起故晚曾对她的好,她的心都会一抽一抽的疼。

    可是回不去了,她没有脸面面对那个好过的师尊。

    小澄子语气淡淡道:“她当年的状态需要个孩子陪伴,你正好填补了空白,也算各取所需了!虽说你后来差点误入歧途,到底是没有一错再错,知道迷途知返,还算有救!”

    灵言仙子眼中含着泪水,无声地望着她。

    小澄子又道:“若是我们初次见面时,你还是当年的心性,我早就杀了你了!”她刚认识灵言仙子的时候,除了刚开始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可是后来的感官一直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