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790章
    “来者何人。”雷帝说。

    “我们是迦勒底的人。”林潇说。

    “竟然放过了残党,高阳这个混蛋。”雷帝说。

    “这个魔偶好强。”

    “那当然,毕竟是魔偶大师阿斯。”

    “多半是给魔偶装备了防御法术,就算能让人搭乘在肩膀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林潇,你疯了吗,不若是没有这种程度的疯狂,是无法成功的。”

    “还真是给我们上了一课。”

    “真是蛮不讲理的报应呢,雷帝。”

    “但是,这就是所谓的命运,觉悟吧雷帝!”皇女说。

    雷帝咆哮着,扬起鼻子,雷霆从天而降。

    雷霆粉碎了居然的外皮和性感线条曲线,齐玉波将空无人烟的建筑物移位平底。

    巨人的受害部位像是倒带一般被修复。

    而雷帝依然毫发无伤,见证了吃饭景象的狼人如此说,此乃是神代,创世纪子站,是不容旁人观战之物。

    “尽管内心早就有数了,但这也太强大了。”

    “但我方的王牌已经全部打出,敌方的,已方的,甚至连死者的也包括在内。”

    加入莫扎特在多撑一会的话,不我已经尽力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这些了。

    “接下来就是期待胜利,并无大碍,就算是我,也是可以赢的。”

    “释放吧我的宝具。”

    “该死,好强大。”贝奥武夫说。

    “居然连扰乱视线都不行。”

    “该死比预想的还要强,必须夺取最大权利。”

    “神父反正你肯定在暗中笑眯眯的观望吧。”

    “这话太见外了,希望你可以描述为,我争座位监督者注视着你们。”

    “所以怎么了?竟然互换我,你终于打算脱离领域了吗?”

    “你已经束手无策了?”

    “你肯定隐藏着什么吧,我知道你隐瞒着皇女在做什么小动作。”

    “要是有王平就亮出来,再说了,现在根本容不得你置身事外吧。”

    “说的也是。”

    “不管是阿塔,还是我都难免遭受皇帝的怒火。”神父说。

    “那我就派给你一位帮手吧,尽管是无法和莫扎特相提并论的庸才。”

    “但正因如此,他才会不惜拼上生命抵达天才的领域。”

    “不,是抵达了天才根本不会踏入,唯有凡人才会倾注感情的领域。”

    “卡多克借助莫扎特的乐曲,让雷帝陷入安眠的主意确实不错。”

    “然而这吴茱萸解决任何根本性的问题,你还是应该多血几手山东人心的办法尾号为好。

    “是吗,感谢忠告,然后呢,你还藏着什么恶趣味手牌。”

    “能够达到走投无路的雷帝,觉得平稳可以带来救赎,拥有才能便可以成功什么的,都是想多了。”

    “无需才能和忏悔,是时候羽化了,萨列里,现在正是咆哮的时候。”

    “纠正这根本性的错误吧!”

    “我做不到!我的钢琴声无法压制很怒的雷帝,我根本没有那种水平,我了解自已。

    我很清楚自已的你,我做不到,我弹不了。”

    “我无法抵达你的领域,不行即便如此你也要这样做。”

    “闭嘴,吵死了,想你这样的天才又知道什么,就凭你这种受到音乐之神垂爱的家伙。”

    “我本人是借由对你的杀意而诞生的,乐器什么的太黄庙了,生前的技能早就忘记了。”

    “不行,即便如此,你也要弹琴,你要是不弹,就救不了世界。”

    “世界对神威复仇者的我而言。”

    “我创作不出你这样震撼人心的音乐。”

    “我知道。”

    “我无法和你一样打动人心。”

    “那是当然的。”

    “但是盘踞在我心头的妄念,让我了解到你的黑暗,我找到在光辉退去的地方,看到的东西。”

    “你没有看到我们,没有看到凡人,没有看到人类,这很自然。”

    “因为你会和自已心中的恶魔战斗,比起内心的恶魔你更热爱音乐,纵使恶魔百般诱惑,你都深爱着人类创作的隐约。”

    “但是隐约和人类的所作所为并没有早就你,既然这样的你在成为英灵之后依然得意洋洋弹奏钢琴。”

    “不畏惧一起,那我也有一定要演奏的必要吧。”

    “说的对,在说本来就不该在意这个啊,毕竟你看不管是谁都比我糟糕。”

    “就是你这一点很让人糟糕,我知道了,弹琴吧。”

    “反正所谓天生的才能,都是一些不会载入教科书的看运气的东西。”

    “我会集合众多音乐家构建的技术,追上你这家伙。”

    “怎么样,这样如何欧文的水平比的上你吗?”

    “不行,要的不是这个东西这样是永远都追不上的。”

    “你只要按照自已的想法去做就行了。”

    “按照自已的想法?我的自我是哀痛,是愤怒,还有对你的杀意。”萨

    “你要我按照自已的想法,愤怒吧,这份会很,这份焦躁,这份激情,见证我的愤怒。”

    “这就对了,这样的你,不需要什么技能,奏响你那对蛮横无理的愤怒之情吧”

    “扣动指尖,我的同伴们”

    “吵死了你给我闭嘴听着,什么同袍我和你的情况不同。”

    “响彻街巷的这首乐曲,是从宫殿上方传来的?”林潇说。

    “是萨列里这就是他的风格,什么水平都没有,毫无技能可言,只是将自已的愤怒和绝望砸向键盘。”

    “正因为如此,才可以震撼人心。

    起码对好像对这家伙奏效了。”

    “这声音,这愤怒,不许束缚我的心。”雷帝说。

    “有机可乘,大家一起上。”林潇说。

    “萨列里的灵基,宝具威力提升了?”

    “怎么可能愤怒竟然可以让从者努力提升,居然有这种事情?”卡多克说。

    当然有可能如果那份感情并非虚有其表的一是植物,而是该任务的精神内核,便有可能。”

    “这就是所谓私下画皮原形毕露啊,那一声呐喊正是他的本职,正因为他比任何都认同莫扎,才会憎恨恐惧莫扎特。”

    “他一只憎恨那些无法理解这位天才的大众,愤怒的说所有人都是蠢货。”

    “他的怒火所燃烧的是自已和莫扎特,是亮人产生关联的时代本身。”

    “萨列里,现在正将其人生等一切倾注于这首乐曲中。”

    “来吧,聆听吧,皇帝,悲哀和愤怒的狼人,你从见到一方沦落为被剪定的一方,相比满腔怒火,然而世事本就无常。”

    “为了得到这巨大的身躯,你杀害了多少魔兽,而且还放任佣兵,让他们不断残杀狼人。”

    “你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是生存,然而,世道如今你这家伙活着就是一种错误。”

    “妄图侵入余之精神丑恶的艺术,毁灭吧。”

    “雷霆打在了宫廷上。”

    “混蛋是打算将萨列里和他的宫殿都红鲷吗?”

    “休想得逞,现在正是直升两级要全力出击只有现在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偶读要将王冠拉下来。’

    “快指挥魔偶,现在正是五等缠住这头魔兽的时候。”

    “嘎斯我们的力量还不足以获胜,这是四百五十年的执着。”

    “我绝不容忍你们。”

    “快离开。”林潇说。

    “我如果离开,雷帝就会恢复力量欧文绝对不可以离开此处,更何况,这可是这世界上唯一的钢琴。”

    “至死方休,不死之前我都要演奏起来,走向我的愤怒,吾之愤怒,以及莫扎特的愤怒。”

    “绕到他背后进行攻击!”

    “可恶区区石头居然,居然胆敢阻扰我,我之外的人竟然还想守护宫殿。”

    “闪电加身,劈开一切。”

    “不好这是申领及的累计,即便是魔偶也承受不住,其他人也无法承受。”

    “你和身后的王宫都会被粉碎,快让魔偶退后你想白白送死吗?”

    “赶上了不愧是你。”

    ‘那是福尔摩斯,过来。’

    “现在放弃为时过早了,稳住。”

    ‘我们现在想你出发最后战斗力。’

    “难道是?”林潇说。

    忽然回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切实的感受到了学妹挺身而出那一刻。

    “哪怕获得了胜利,但这次不同,我烦恼不已。”

    我们真的正确吗。

    林潇很清楚若是疑问恐惧而迷茫,加入一切平等,为了学妹。

    “做不好了吗?”

    “各种武装眼镜组合好了你已经不在是原本的灵基,已经无法石永红来自加拉哈德的能力,这些欠缺的是部分会进行填补,对你的调整非常完美不用担心。,”

    “不过你没有彻底完成之前,最终还是要考你自已。

    “最后的调整是?”

    “那还用说,当然是应灵芝所以为英灵的证明,当宝具觉醒的时候你将会脱胎换骨为崭新的你。””

    “并非加拉哈德的宝具。”

    “达芬奇很厉害哦,感觉真的可以赶上了,这水平相当了得。”

    “能够看到宫殿了,展开地点,抓紧时间。”

    “我们就说道这里了玛修。”

    “是无论怎么烦恼,都找不到可以能够令人接受的答案。”

    “即便如此我也是林潇的从者,我唯独不可以放弃现在练级的事情,不可以放弃眼前之人对我的信赖。”

    “这样那就出发吧,开启长门。”

    “向着宫殿发射!”

    “被雷鸣吞没吧你们这群混蛋。”

    “这!”

    “听得到他们,抵达了!”

    “武藏比起生命你还在意这家伙吗?”

    ‘我们还有胜算。’林潇说。

    “她来了。”

    “什么!”

    “前辈!”

    “你来了学妹。”

    “终于赶上了,抱歉让你久等了。”

    “学妹现在回归前线。”

    “新的从者,无聊我来打飞你。”

    “各位无需担心,那道雷击交给我来吧。”学妹说。

    “你在说什么春恶化,区区一块盾牌有什么用,不用管我,快逃到魔偶那边去,我可以承受的住,你们赶紧走。”

    “不要。”学妹说:“请集中精神演奏。”

    竟然说这个,谢谢你真没有关系你可以抵挡吗?

    “我可以,我们早已经经历过这种漫长而艰难的旅途了。”

    “就算我依然不成熟但事实不会改变,我们战胜了人理烧却,战胜了魔术师王,那位所罗门王,所以才可以站在这里。”

    “这种程度的暴力,我一定可以挡住。”

    “怎么如此逞强,我从未见过这么全心全意的古武。”

    “我的丷无比沉重但是我听到了声音明白自已必须守护很重要的事情。”

    “前辈您的话语传达给我了。”

    “我相信你学妹。”林潇说。

    “雷帝的雷击发动了。”

    那一瞬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宝具解放了。

    “真名冻结开始,那是承受诸多道路,诸多愿望的幻想之城,呼应吧已然脆弱的梦想之城!”

    “呼!”

    “确认情况完美。”

    “没事情吧,少女,你很棒。”

    “现在集中精神对付雷帝!”学妹说。

    “刚才的光芒,你可层看到,必须看到这道官港能是之城我们的基石。”

    “有胜算你失去了闪电的忽悠。”

    “武藏!”

    “从者不你不是普通人。”

    ‘我的熟人里面没有大象,这是紧要关头,是左右一切的生死关头,如果不展示剑豪决胜的磨炼之奥义更待何时。’

    “雷帝,让我给你最后一击,我明白我依然在继续旅行的理由,因为我的与王海没有得到满足。

    多亏了雷帝我相同了,我还有需要斩断的东西!”武藏说。

    “砍到雷帝,那巨大身躯。”

    “御主目前哪个武藏小姐漂流了。”

    “抓住雷帝的王冠了。”林潇说。

    “休想得逞!”雷帝说。

    “没事情我还可以战斗!”

    “学妹接住我。”林潇说。

    山岳型魔兽完全停止,同时王冠崩溃,林潇人呢?

    “不要紧。”

    “成功了御主敌人完全沉默了。”

    “非常感谢。”

    “战斗还在继续,看看地面,他竟然是一个怪物。”

    ‘是挣扎的家伙,从这一点来看,你有义务和他进行最后的胜负。”

    “大逆不道之辈,报上名来。”

    “我是贝奥武夫。”

    “我是阿塔。”

    “原来如此。”

    “你们是不一样的吧?”

    “我是你之后的时代来的。”

    “终于要到被剪的时候了。”

    “历史将前进,我要在这个地方建立新帝国。”皇女说。

    “你是让我当垫脚石。”

    “皇女啊,王冠并非随意授予的,我当然理解我的时代已经不行,我的身边只有跑完一个人。”

    “来和我战斗吧。”

    “无论什么情况我都不会屈服的。”雷帝说。

    “战斗开始了。”林潇说。

    “到此为止了吗”

    “但是我想问一下。”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做?”雷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