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先驱大骑士 > 116
    慕容家族大‘门’之前,修斯神情冷卓,心头似是在寻思些什么,几日前慕容坠曾与自己说过到这慕容家族来找他。

    在朝歌城内,出了穆霜等人,只怕也就是这慕容坠自己最为熟悉,虽然与慕容坠的关系算不上与姬发的好,但总归还是可以称之为朋友之类。

    不过,对于慕容坠在慕容家族的地位修斯却一无所知,此刻正暗自犹豫之际却只见那慕容家族大‘门’前这时候竟是走出来一身着‘艳’红衣装的‘女’子,‘女’子面相生的俏丽,然而在那粉黛的之下却是显得极为别扭。

    修斯只是冷冷地看了那此刻走出来的‘女’子,心头并无做想,正想逆着‘女’子方向走入慕容家族大‘门’,怎想那‘女’子眉目却是微微一皱,看了看眼前的男子,稍加寻思便是说道。

    “你是何人?到我慕容家族有事?”

    那‘女’子此刻淡淡地看着修斯问道。

    修斯略微愣了愣,方才在这‘女’子一出现之际自己便是一眼望穿了眼前粉黛‘女’子的修为,剑宗中格巅峰修为,修斯心头也不为在意,只是看了看身边见没有他人正想要说话怎想那‘女’子见修斯犹豫观望周围心头不由微微有些不满,当即便是抢先了修斯说道。

    “问你呢?你究竟是何人?来我们慕容家族做什么?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你。”

    ‘女’子微微有些怒意看着修斯就是说道,而此刻说话之际目光也在修斯身上再次的打量了一下。

    修斯一听‘女’子态度,眉头微蹙,可稍纵即逝,面前笑了笑说道。

    “姑娘,我是慕容坠的朋友,不知道慕容坠现在可在府上?”

    修斯言语表现的很是客气,毕竟在‘女’子态度这件事情上,修斯并没有什么心思计较。

    可是修斯退让几分,那‘女’子却是有些不依不饶了,而且眼前这‘女’子见修斯说是慕容坠的朋友神情显然是有些不善,此刻看向修斯的神情竟是如同看向仇敌一般,周身气势也是在暗暗微妙地变化着。

    “你是慕容坠那东西的朋友?”

    ‘女’子此刻声音有些冷淡了起来,看着修斯警惕地说道。

    修斯一听神情就是一凛,什么叫慕容坠那东西?修斯心头寻思了起来,隐隐有了些许想法。

    “这位姑娘,我不明白你是何意思?”

    修斯表情依旧表现的很是平静,心头却是依旧在寻思这这‘女’子刚才的那句话,难道慕容坠在慕容家族的地位并不高?

    “哼,你还不知道吧?慕容坠不过是我们慕容家族的耻辱罢了?你是慕容坠的朋友可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女’子神情之中很是不屑,眼中的修斯虽然生得很是俊逸,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对修斯的评价,只要与慕容坠挂上关系的人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修斯一听这话竟然是直接关系到了自己身上,面‘色’微微一沉,然而此刻的修斯并没有发作,毕竟,眼前的‘女’子是慕容家族的人,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家族体系的背景,而且自己的丝毫举动只怕对于慕容坠也会产生影响,况且就目前这个‘女’子的言语来看,这慕容坠似乎在慕容家族的地位并不高,如此一来一旦自己惹出了什么事情对于慕容坠后果可能不可预料。

    修斯心头寻思周到完毕,看了看‘女’子,虽然举动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是眼神之中此刻却还是表现出了些许的不满。

    “姑娘,说话请自重。”

    修斯言语之下却还是有所不满。

    这个时候修斯是懒得看眼前的‘女’子,只是看看慕容家族的大‘门’,心头念头一动,随即神情微微笑了笑,身子微微退了退,与慕容家族大‘门’拉开了一段距离。

    而这个时候在慕容家族内郁闷慕容雨烟两人斗法的慕容坠心头却是微微一动,随即便是传来一段话语。

    “我已经到了,在慕容家族大‘门’前。”

    “修斯。”

    慕容坠面‘色’微微有些惊喜,有些惊喜的自语道。

    “小坠哥哥,你刚才在说什么?”

    对面的慕容雨烟见此刻慕容坠有些走神,喃喃自语,不由俏脸微微一愣,柔声问道。

    “哦,我以前与你说起的一个朋友到了,现在就在慕容家族的大‘门’前。”

    慕容坠对于修斯的事情与慕容雨烟曾经却是说过,见慕容雨烟问道,便是回答道。

    慕容雨烟神情微微一愣。

    “就是你前几日提到的那个人么?”

    慕容雨烟再次问道,对于这个慕容坠提及的人慕容雨心头也是极为的好奇,听慕容坠说过,此人一身拥有多种修炼之术。

    “不错,雨烟你在这自行修炼,我去去就来。”

    慕容坠说着便是离去。

    ‘门’口,那红衣‘女’子瞪着眼前的修斯,心头更是不爽,但见对面的修斯此刻竟是搭理都没有搭理自己‘女’子神‘色’一怒。

    “对于你们这样的人休想踏入我慕容家族的大‘门’,省的影响到了我们慕容家族的名声。”

    修斯虽然听着这‘女’子的话音心头很是不爽,然而,基于慕容坠的原因,现在修斯只能够极力忍着。

    “你若还不离开休怪我不给情面了。”

    见修斯如此对自己无视,‘女’子心头哪里能够忍受,只待说完这句话就要动手。

    “哼,慕容家族有你这种人何谓大家族之风?只怕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不过,相比较你口口声声的那个慕容坠什么东西来的,你连他一星半点的风度都比不上。”

    虽然慕容坠在自己面前表现的有些懒散无赖,可是修斯从来没有这般真正的认定了慕容坠的为人,就如同近日来见到的穆霜与南宫雪,这两‘女’子当初在东陵学院不都是冰雪美人,但是两年之后一切原来都只不过是她们为了某些原因而可以装出来的罢了。

    修斯此话一出,那‘女’子是再也忍受不住修斯的无视与言语攻击,当下周身银白‘色’的斗气大盛,一道银光急闪,竟是没有施展任何斗术的情况下想要凭借自身的斗气修为与对面的修斯硬拼。

    然而修斯眼见着那道银光闪到身前,表情极为的淡定,丝毫不为所动。

    瞬刻之下只闻得破空之声就此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竟是细想自己丹田位置。

    修斯心头不由一冷,暗想这‘女’子竟是如此手辣,竟然出手便是朝着修炼者的重点位置攻击,这一击若是换做他人只怕轻者也是修为尽废,重者则会立马殒命不假。

    但是只听得修斯冷哼了一声,身子没有丝毫的躲避,竟是直直的站在了原地。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传来,那‘女’子霸道的一拳竟是直直的击在了修斯的丹田之位。

    “找死,敢在我慕容家族动土。”

    那‘女’子见如此容易就是击中了修斯,这刻竟是极为不屑地说道。

    然而,这话音刚落就是听得修斯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

    “就这点力量?你们慕容家族教出来的就这点能耐?你的修为竟是连慕容坠都比不上?”

    修斯一连串的强烈质疑,其中包含着无限的讽刺嘲笑。

    那‘女’子还没有完全展开来的不屑表情这时候不由就是一滞,看了看眼前的修斯,不但没有被因为自己霸道一击而震退开去,竟是面不改‘色’神情依旧的轻松看着自己如是说道。

    ‘女’子不由面‘色’一变,“怎么可能?击中丹田居然没有半点异样?”

    ‘女’子心头震惊不已,目光此刻竟是慌‘乱’地看向了自己拳头不为,不由面‘色’更是一白。

    只见,自己那迅猛一拳明显是击中了修斯的丹田,但是此刻从拳头传来的感觉却犹如击中泥潭一般受不着丝毫的力道,而且,这时候修斯丹田不为却在发现的极为诡异变化,只见那丹田不为竟是化作了两道一刚一柔的力道相互的吞吐旋绕着,而就是这两股相互吞吐的力量这才使得自己刚才那迅猛一拳犹如落入了泥潭之中一般。

    ‘女’子心头震惊万分,不过心念倒是思转的极为快速,当下便是做出了判断,想要立马将此刻击出去的拳头收回来,可是这手刚一用力只见她面‘色’煞白不已。

    “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女’子此刻哪里还有刚才嚣张气焰,只觉得那陷入泥潭般的拳头这时候竟是怎么‘抽’也是‘抽’不出去,被那两道力量死死的缠绕在了其中,而且她还能够明显的察觉到自身斗气居然在不受自己控制的往外流失着。

    修斯并不像多惹是非,只是想要给这‘女’子一个教训罢了,而且,此刻自己稍稍教训这个‘女’子多少也是在给慕容坠送去一个人情罢了。

    “哼,多行不义必自毙,虽然我不清楚慕容坠在你们家究竟是何种地位?但是往后你们若是敢对慕容坠不敬或者是处处刁难那么休怪我无情。”

    修斯面若神水寒潭一般,此刻看不出半点‘波’澜,虽然这声音在‘女’子心头脑中传遍但是对面的修斯却并没有张嘴闭嘴之举,此番现象更是令‘女’子心头诧异万分,这时候那抹上粉黛的俏脸已然是惨白不已。

    “你”

    ‘女’子正要说话之际,不由神情就是一愣,身子突然之间就是往后猛地退去,竟是被一股无形的反冲之力震开,力量虽强,但是那股力道却极为怪异没有对‘女’子造成丝毫的伤害。

    现在的情况显然是修斯已经放过了眼前的‘女’子,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修斯面‘色’此刻稍稍有些表情,目光转向了慕容家族的大‘门’深处,嘴角微微一咧。

    “不是让你不要使用武道修为吗?”

    而就在这刻,修斯心头传来了天瞑不满地声音。

    修斯嘴角微微苦笑,心头也是笑着说道。

    “这是送个人情,况且,刚在虽然使用了‘阴’阳法诀的修为,但是我在刻意压制着,相信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可是对面那个‘女’人会传出去的。”

    天瞑又是质问道。

    “哼,以她现在的能力还不能够理解武道修为,可就算是传到了他人耳中却是如何?当年我在邓地使用的力量只怕是邓地的几大家族都已经全然知晓,既然事情从两年前到了现在,若非是你一再叮嘱,我修斯岂会如此隐藏,况且,这个大陆原本就是属于武道修炼者的大陆,你让我出了玄‘阴’谷界恐怕不仅仅是帮你找到你当年封印的‘肉’体那么简单吧,你敢说你没有想要将这个武道凋零的大陆重新焕发新生?”

    修斯此刻的每一句话都在冲击这天瞑,而此刻的天瞑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是在对于修斯这番话采取了一种默认的做法,没有以往的辩驳。

    修斯察觉天瞑没有反应,也是没有怎的在意,神情微微一笑,看了看那神情此刻依旧惨白的‘女’子,再次转向了大‘门’之处,不由神情微微一样。

    “慕容坠。”

    修斯笑着看着走出来之人喊道。

    走出来的正是在听到修斯心神之意的慕容坠,只见慕容坠也是面带欣喜之‘色’,然而在踏出大‘门’之刻却是见到那红衣‘女’子,神情立马便是垮了下来,但见着‘女’子看向修斯的神情以及‘女’子此刻姿态,慕容坠略微看了看对面的修斯,心头这刻似是明白了什么。

    “没想到你今日来了,我本来还想着你是不是还要让我去穆家请你你才肯过来。”

    慕容坠懒得理会那红衣‘女’子,径直朝着修斯走了过去,笑着说道。

    “呵呵,本来打算前段时间就会离开朝歌的,但是最近有些事情所以在朝歌会待上一段时间,最近闲来无事就来看看你便是,你我当初在东陵虽然同为舍友但却并无过多‘交’流,如今你我便要好好弥补回来才是,这样你们二人才算的上是真正的朋友。”

    修斯呵呵笑着说道,眼角余光却是扫了一眼那红衣‘女’子的神情。

    慕容坠听修斯这话,现实愣神良久,他显然是听出了修斯此话中是有另外一层意思,随即便是微微瞥眼看了看那红衣‘女’子,心头急思,没有说话。

    “你可不够朋友,我在这慕容家族的大‘门’前站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见到了你,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