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七百九十章 三弟子
    “这样啊……”许意低下了头,好一会才抬头道:“我愿意修行那功法。”

    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想的很清楚。不修行那功法的话,以他已经被七星坊淘汰的资质而言,离开此地未来是没有出路的,纵然能加入别的小门派,修行一生修为也不会有多高。

    眼前的太上虽然说修行那功法有弊端,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又何必考虑那么多?

    “你可以仔细考虑,先不急着答复!”杨开摆摆手。

    许意沉默点头,没有再急切地表达自己的意愿。

    不过他还是在灵峰上住下了,从第二日开始,杨开便着手给他准备了许多培养根基的手段。

    时而许意会被杨开丢进一个巨大的浴缸中浸泡数日,时而又取来一些药液,让他涂抹全身,又时不时丢一些灵丹妙药让他服用。

    少年对此来者不拒。

    虽然杨开没有传授他任何修行法门,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许意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经历着一场潜移默化的脱胎换骨,变得比以前更加轻盈了不说,耳目也变得敏锐了不少。

    赵雅和赵夜白两人也是这么过来的,在真正的修行开始之前,杨开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给他们打下基础,万丈高楼平地起,杨开自己当年修行的时候没有这个条件,如今为了徒弟则是不遗余力。

    从来没有哪个人对他这么好过,自从五岁时,父母双亡之后,许意便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几度险些饿死,要不是运气好,早就死于非命。

    杨开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许意有时候会跑下灵峰,来到七星坊中,毕竟只是十几岁的少年,好奇心正是旺盛的时候。

    遇到的人,无论是普通弟子,还是宗门高层,对他都是客客气气。他也从一些人的闲言碎语中,慢慢得知了杨开的身份和强大,七星坊的人都以为太上已经收他为徒,所以没人敢对他不敬。

    所以时隔两个月后,当杨开再次询问他的时候,许意毫不犹豫地表示自己愿意修行那功法。

    “你可想清楚了,此功法的弊端我已与你说明,一旦修行便没有机会后悔了。”杨开严肃地问道。

    许意正色颔首:“弟子想清楚了!若不修行这套功法,弟子或许百年后会化作一捧黄土,修行它固然有弊端,总比庸碌一生要好的多。”

    杨开微微点头:“既如此,我便将大荒经传授于你!”

    许意连忙拜倒:“弟子拜见师尊!”

    杨开受了他一礼,也没让他立刻起身,而是开口道:“入我门下,还得让你知道一件事,你并非我唯一的弟子,在你之前,我已经收过两个徒弟,你大师兄叫赵夜白,二师姐叫赵雅,如今身在别处,以后有机会你们自会见面。”

    许意点点头,这事他听过,七星坊的弟子在与他闲聊时提起过那大师兄和二师姐,不过对这两位同门的信息他了解的不算太多。

    “师尊,听人说,大师兄的资质也不好?”许意问道。

    杨开点点头,上下扫他一眼:“跟你半斤八两。”

    许意脸红。资质是他最大的短板,心中暗想,日后可要加倍努力才行,要不然出门在外可会给师傅丢脸的。

    同时也有些奇怪,别人收徒都是收那些资质好的,资质不好的根本不会看一眼,师尊收徒倒是毫不忌讳这些。

    不过也暗自庆幸这一点,否则他哪有机会在这里拜师?

    “静气凝神!”杨开叮嘱一声,同时伸出一指朝许意额头点去。

    许意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戳了一下,下一瞬,一股温和的力量涌入脑海,紧接着脑子中莫名其妙多了许多信息,让他不禁身子一晃,险些倒在地上。

    他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听师尊道:“这便是大荒经了,你不用着急修行,先行参悟便可。”

    “是!”许意恭恭敬敬颔首。

    接下来的数月时间,许意便住在赵雅和赵夜白之前的屋子中,泡药浴,抹药液,吃灵丹,无时无刻不在参悟大荒经的玄妙。

    不过少年毕竟从未修行过,一下子接触这等玄奥的功法,其实也参悟不出什么东西来。

    好在杨开每日也会抽一些时间,跟他讲解大荒经的玄妙。

    这一日,许意正泡在浴桶中,用心聆听杨开的讲解,忽然察觉师尊住口不言,仿佛被谁施了定身法一般,动也不动,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呼道:“师尊?”

    杨开冲他摆摆手,眼神空灵地望着某处。

    小乾坤内只是他一道神念化身的投影,他的本尊依然留在那巨大石碑之下,之所以忽然出神,乃是因为方才琅琊五位修行大荒经的弟子中,有一人突破自身瓶颈,忽然晋升了。

    虽说只是从返虚境晋升虚王境的层次,但在晋升成功的那一瞬间,杨开明显察觉到有一丝时间法则的力量,从那弟子体内弥漫出来。

    仅仅只是一瞬间便消失无踪,若非杨开精通时间之道,还未必能够察觉。

    其他几个弟子甚至连晋升者本身,对此都一无所知。

    只不过当杨开要仔细查探的时候,那时间法则的波动已经消失不见,而晋升的弟子身上也没有半点时间之道的痕迹。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也肯定了大荒经这东西确实与时间之道有关系。

    李元望只给了他半年时间,注定是查探不了什么的,好在他如今让许意修行大荒经,只要身处在他的小乾坤中,许意修行这功法的种种变化,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大荒经与时间之道的关系,或许要从许意身上寻找答案了。

    如此一来,杨开愈发卖力地开始培养许意,拿出了最好的药材,帮他巩固根基。

    许意的资质不好,不过在他的努力下,资质也得到了一些提升,以后修行起来会变得更加轻松。

    距离半年之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一日清晨,许意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便看到师尊正站在自己床边,定定地瞧着自己。

    许意微微一惊,连忙行礼:“师尊!”

    杨开目光深邃,上下扫视着许意,好像要从他身上瞧出一朵花来,面色满是疑惑不解。

    因为他发现,许意体内竟已有修行大荒经的灵力了,尽管微弱如风中烛火,但那灵力的性质,与石碑下五个琅琊弟子是如出一辙的。

    换言之,许意在大荒经这门功法上,已经正式入门!

    可杨开分明记得,昨夜许意入睡前都没有情况,而且他也从未让许意正式开始修行。

    接触数月下来,许意的表现杨开也看在眼中,少年心性质朴,没什么心机,这一点倒是与大师兄赵夜白很像。他对杨开的话也奉为神意,杨开没让他修行大荒经,他绝不会擅自做主去修行。

    更何况,杨开也没看到许意有修行大荒经的行为。

    这大荒经的灵力是哪来的?

    “师尊,发生什么事了?”许意不解地问道,师尊看他的眼神让他心中忐忑,隐约觉得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让师尊不喜。

    “你修行大荒经了?”杨开直言问道。

    “没有啊!”许意连忙摇头,“师尊没让修行,我不敢修行。”

    他的神态不似说谎。

    “昨夜你做过什么?”杨开又问道,虽说小乾坤内,一切事情都瞒不过他的感知,在他的关注下,许意确实是睡了整整一夜,没有别的任何反常,但这大荒经的灵力绝对是昨夜才开始出现的。

    “弟子什么也没做,就是睡觉。”

    杨开皱了皱眉:“你感受下自己体内,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许意闻言连忙感受,片刻后惊讶至极:“师尊我体内好像有一股清凉的东西,在游来游去。”

    “那是大荒经的灵力。”

    许意呆住了,他虽然从未修行过,却也知道自己体内多了大荒经的灵力代表了什么,可他分明没有正式修行大荒经啊。

    这灵力哪来的?难道只是听师尊讲解大荒经的玄妙,便有这种收获?

    怔怔出神了片刻,许意忽然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杨开:“师尊,做梦算不算?”

    “什么梦?”杨开皱眉。

    许意解释道:“弟子昨夜做了个梦,在梦里开始修行大荒经了,可是……那只是梦啊!”

    杨开疑惑不解:“做梦修行大荒经?”

    许意道:“嗯,在梦里我确实修行了,弟子从小便多梦,几乎每夜皆有,而且每次做梦都感觉过了好多天,经常醒来的时候头昏脑涨,很是疲惫。”

    杨开心头一动,忽然涌出一个大胆的猜想:“你每次入梦,都会感觉过了好多天?”

    许意想了想道:“基本上都是,有一次做梦我甚至感觉在梦里待了两个月,而且梦里的东西很真实,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杨开问道:“上山之后也如此?”

    许意点点头:“是的,不过上山之后每次入梦没有以前那么疲惫了,大概是我身体变好了。”顿了一下道:“师尊,我真的没有修行大荒经。”

    “我知道。”杨开略一沉吟,随口道:“或许你跟大荒经真的极为契合,所以即便只是听我讲解,也有所得。”

    .

    隐为者大大新书《老胡同》,民国二十五年的北平,即将迎来烽烟四起的大变,繁华背后,胡同藏奸,楚牧峰,一个小刑警,却有大抱负!搜索《老胡同》,新书养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