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六百四十五章 大战血鸦
    不过依杨开之前的表现来看,那诡异手段也不是随意可以施展出来的,否则杨开第一时间就可以让自己功亏一篑,没必要等上半盏茶功夫。

    想想也是,直攻小乾坤世界的手段何等神妙,自然需要很长时间的蓄力,这倒与他所了解的一些秘辛相符。

    一念至此,血鸦咧嘴狞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小子,你我之间种种恩怨,今日便在此做个了结吧!”

    杨开提枪朝他指去:“正有此意!”

    这一趟来破碎天,一是为那风灵而来,如今目的已经达成,剩下的便是历练自身了。血鸦从血妖洞天中脱困,多少与他有些干系,他既起了这个因,自是想结了这个果。

    最后一字落下的时候,杨开已经一枪朝前刺去,先下手为强!

    血鸦虽然与他同为六品,但对待这种夺舍重生的老怪物,杨开也不会等闲视之,以为随随便便便可碾压击杀了,若真抱着这个念头,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

    谁知道这原本有八品开天修为的老怪物,手下到底有多少底牌?当年在血妖洞天中,杨开可是亲身领教过的。

    面对这气势汹汹的一枪,血鸦似也被激发了凶性,双手微微虚握,一对蝴蝶双刀便握于手心上,世界伟力涌动之时,双刀上顿时流逸出绚烂刀芒,长达千丈,映照虚空,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翅膀。

    他双刀架起,交叉十字成罡,紧贴苍龙枪尖,狠狠往下压去,压下杨开锋锐强势,顺势双刀往前切去,欲要将杨开头颅斩下。

    杨开身形往后一扬,绚烂刀芒擦着额头而过,长枪挑出,崩开架起的双刀,斜撩血鸦胸腹。

    血鸦身形鬼魅飘退之时,右手单刀更如山岳压顶般朝杨开当头劈下。

    杨开置若罔闻,一枪蹦出一道枪狐,直点血鸦咽喉。

    世界伟力碰撞,肉眼可见的气浪爆为涟漪扩散,杨开头上几缕黑发断裂,黑鸦喉咙处一点殷红醒目。

    交手不过三两息,两人便各自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可见凶险程度。

    彼此没有半点喘息的功夫,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又狠狠碰撞在一处。

    开天境的交手,比拼的就是各自小乾坤底蕴的雄浑,能催动的世界伟力的强弱,底蕴越雄浑,世界伟力越强,便能占据更多的优势,诸多神通秘术,斗战之法,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不过如杨开和血鸦这样,双方各持秘宝贴身肉搏的开天境之斗,依然少见,但更显凶险,一个不慎便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血鸦没想到杨开竟凶悍如斯,杨开也没料到血鸦的斗战经验竟如此丰富,那蝴蝶双刀每一次出手都如神来之笔,妙到巅峰,即便他以大自在枪术化解,也是攻防参半。

    一时间,场面上竟是一个势均力敌的结果。

    许望看的热血沸腾,作为明王天出身的武者,最欣赏的便是这种直来直往的战斗方式,比拼神通秘术什么的,实在不是明王天武者的强项,他们的肉身便是最强大的秘宝,一拳一脚都有开天辟地之能。

    眼前斗战的场景,无疑就很合他的胃口,霎时间便战意勃发,不过不等他上阵相助,那还活着的两位血奴便左右包夹而来,显然是没打算让他联手杨开以二敌一。

    许望无奈只能迎战。

    若是巅峰时期,这两位因邪功而晋升六品,根基不稳的血奴自然不被他放在眼中,然而之前在血鸦手下吃了大亏,被困多日,此刻一身修为不复巅峰七成,对上这两位血奴,一时间竟有些束手束脚,不过好歹能维持住局面。

    另一边,血鸦越战越是心惊!

    之前杨开弹指间灭杀两位血奴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这小子的小乾坤底蕴雄浑的不是一点半点,不过他自恃有八品开天的根子,又在七品开天手下逃过不少次性命,对同为六品的杨开也没太放在心上。

    直到真正交手之后才发现,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怪物。

    六品开天中,就从未见过有他这般底蕴雄浑的,那一次次世界伟力的碰撞,无一不是他落在下风,一次两次还没什么关系,每次如此,足以让他小乾坤震荡起来。

    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杨开那神出鬼没的枪术,一杆长枪在他手上宛若被负于了生命一般,自己那精湛的斗战之艺竟也讨不的半点好处。

    底蕴不如人家雄浑,斗战之艺也难以占据优势,两位血奴更要牵制许望,单靠自己一人根本没办法将杨开怎样。

    一念至此,血鸦已萌生退意。

    他能活这么多年,甚至在被镇压之后还能找到机会夺舍重生,无非就是深谙审时度势四个字。

    对于不可战胜的敌人,绝对不可轻易招惹,那些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一般都死的很惨。

    尽管不愿承认,血鸦还是觉得,在六品开天这个层次中,这个杨开已是无敌一般的存在,上品开天不出,谁又能奈何得了他?

    不等他退去,杨开便已再次找到机会,寻至那缥缈无痕的气机,打牛秘术催动。

    一瞬间,血鸦便感觉自己的小乾坤被狠狠震荡了一番,小乾坤世界的偌大范围疆土,都是一阵山崩地裂,风云变色。

    又是这不讲道理的手段!血鸦咬牙,强行压下心头翻滚的气血,镇压小乾坤的动荡。

    视野之中,一轮大日忽然跃升而出,有金乌啼鸣声在脑海中响起,那大日内,三足怪鸟嬉戏翻腾。

    虚空大亮!映照出血鸦面上惊悚的神色。

    杨开面无表情,长枪挑着大日,狠狠朝血鸦撞击而来。时机把握的刚刚好,正是血鸦小乾坤震荡,后力不济之时。

    最开始的时候杨开没有动用这神通法相去攻击那血云,是顾忌许望被困在其中,真若出手,可能会牵连到他,后来没用,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金乌铸日固然威能强大,但若打不中人也是枉然。

    打牛之后紧接着金乌铸日,便是血鸦再如何了得,也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果不其然,面对这一道堪比七品开天出手的神通法相,血鸦怒吼间,本能地将双刀朝前架去。

    然而无济于事!

    大日爆开之时,杨开隐约听到一声凄厉惨叫,血鸦也紧跟着爆成一团血雾!

    耀眼光芒逐渐敛去,杨开却没有半点得手后的欣喜,目光忽然一凛,转头朝许望那边瞧去。

    原本围攻许望的两位血奴,其中一人不知何时已变成了血鸦。

    “李代桃僵!”杨开低喝。

    金乌铸日并非无功而返,绝对击杀了一人,只不过在那一瞬间的功夫,杨开分明感觉到血鸦和一位血奴互换了位置。

    换句话说,他击杀的是血奴,并非血鸦!

    施展秘术逃过一劫的血鸦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显然消耗不小,双刀交叉直朝许望捅去。

    许望吓一跳!

    他原本与两位血奴大战,虽应付的有些勉强,但还算能应付的过来,忽然一位血奴变成了血鸦,攻势强势凌厉了何止一倍?

    双刀瞬间便突破了他世界伟力的封锁,加诸肉身。

    危急关头,许望身形一晃,拇指扣住中指,捏了个法决,威严低喝:“明王不动!”

    璀璨金光亮起才一瞬,便被血鸦破去。

    双刀捅入身体三寸,鲜血长流!

    好在出身明王天的武者体魄强健,三寸便已是仓促出手的血鸦极限,再也无法更深。

    血鸦眼见事不可为,抬起一脚踹在许望肩头上,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身形化作一道血光,头也不回地朝虚空深处遁去。

    与此同时,唯一还活着的那血奴调转身形,直直地朝杨开扑了上来,显然血鸦也知道杨开肯定会来阻拦他,这才让血奴拦路。

    杨开确实已经急急赶来,在察觉不对的时候便知许望有难,然而血鸦手段神鬼莫测,还是晚了一步,眼看着许望被双刀刺伤,又被一脚踹飞,生死不知,顿时勃然大怒。

    目光死死地盯着那遁逃的血光,杨开一枪递出。

    迎面冲来的血奴却是避也不避,身上泛起耀眼红光,气血沸腾。

    杨开眉头微皱,察觉不对再想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血奴竟一声不吭直接爆开,化作一团血云,将杨开包裹其中,霎时间,四周一片殷红,杨开目不视物。

    为了给自己制造逃生的机会,一位六品血奴说弃便弃了,血鸦魄力之大非常人能比。

    不过他显然也知道,单靠一位血奴是阻拦不了杨开多久的,毕竟连他自己都被杨开打的晕头转向,失去理智只知杀戮和嗜血的血奴又能坚持多久?

    先前那两位血奴可是三息间就被斩杀。

    与此如此,还不如自爆开来,困束杨开片刻,说不定他便能逃出生天。

    血云诡异,侵蚀性极强,却难挡金乌真火的灼烧。

    不过十几息功夫,杨开一身漆黑火焰,毫发无损地从血云之中走出,身后原本浓郁的血云已被烧的淡薄无比。

    扭头四望之下,哪里还有血鸦的身影,这家伙早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杨开凝视着一个方向,轻轻冷笑,逃,你能逃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