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四百五十四章 滚出来见我
    回想方才遭遇的场景,路景道:“这两人姑且算是三品,我与杨师兄均分成绩,这一颗星星只染黑了一成,换句话说,想要得到一颗星星的成绩,就要独自斩杀十位三品开天!若是四品或者五品呢……”

    “找人试试就知道了。”杨开随意道。

    “说的也是!”路景颔首,跟在杨开这么一个六品开天身后,安全感十足,真要是遇到什么强敌,也不需要他操心太多,只管保护好自己,剩下的都可以交给杨开解决,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回头等杨开再杀人的时候可得离他远些,否则分润了他的战绩就不好了。

    他这一趟过来,只求能平安回归,至于最终成绩如何,也不是太在意。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弄明白这是罪星的哪一处位置。”杨开说话间冲天而起。

    他本想站在高处观望一下四周的环境,却不想才刚刚飞起,便感觉头顶上的压力陡然暴增,而且随着他的身形上升,那压力越来越恐怖。

    堪堪飞出百丈之高,便再无能为力了。

    暗暗咋舌,这笼罩罪星大阵果然了得,竟让他这个六品开天都无法抗衡。想想也是,此地是阴阳天关押那些穷凶极恶之徒所在,其中不乏一些六品开天,若是这么容易就能摆脱大阵的压制,只怕里面的罪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而如今以他的本事也只能飞起百丈高,换做其他六品只会更加不济,如此一来,想要逃离罪星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屹立百丈高空,杨开一边观望四周环境,一边对比手中玉简记录的信息。

    这玉简是曲华裳最后关头交给他的,里面记录的赫然都是罪星的种种情报,包括了整个罪星的地图,还有那些六品开天的资料。

    阴阳天经营这罪星无数年,对罪星的种种情况自然了如指掌,曲华裳弄到这些情报并不是什么难事。

    此举多少有些徇私舞弊的嫌疑,曲华裳也是担心杨开遇到太强的敌人有所闪失才会如此行事。

    一番查探,不过因为探知的情报太少,也没办法确认己身如今所处的位置,只能继续前行。

    路景紧随在杨开身后,神色悠然。

    两人飞行的速度也因为罪星大阵的压制,极大程度地削弱,杨开本以为这论道大会一年之期有些太过漫长,毕竟参会的武者都是四品开天往上,罪星虽然大,但也经不住数百人折腾,只怕用不了十天半个月,整个罪星都会被掀个底朝天。

    可如今看来,因为罪星大阵的种种压制,导致行进速度大降,一年的时间,都未必能让人将整个罪星走完。

    时不时地,杨开便停下来,查探一下四周的地貌环境。

    如此半日之后,总算确定了自己的方位所在,又仔细看了看玉简中记载的信息,杨开转头朝一个方向望去。

    就你了!

    带着路景径直前行,沿路偶有遇到一些四处游走的罪人,或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

    徐灵公说的没错,整个罪星上被关押的罪人,都提前得到了通知,会有大批参加论道大会的武者涌入罪星之中,他们若是能斩杀足够多的参会者,取得相应的战绩,阴阳天便可放他们自由之身。

    受此蛊惑,罪星上的罪人自然是积极游走,他们中的许多人被关押在这里已经数百上千年,甚至更久,阴阳天不点头,他们根本无法脱困,如今好不容易等来这样一个机会,自然得好好把握。

    若是运气足够好,说不定就能重获新生!

    不过罪星上被关押的人虽然数量不少,可大多数实力都不算高,一路行来,所遇者皆是三品之下,杨开并没有出手,路景倒是杀的起劲。

    而经过两人几番尝试,终于确定了一个规律,只要彼此间隔超过三十丈距离,那么被斩杀的成绩就不会分润出去,只会为人一独得,若是在三十丈内,死去的罪人手腕上逸散出来的黑光便会一分为二。

    阴阳天如此设计,估计也是考虑到有人会结伴而行,如此分润也方便统计各自的战绩,这其中固然有谁出力多,谁出力少的问题,那也是结伴之人自行商议就可以解决的。

    三日之后,两人踏进一片密林之中,那密林内雾气氤氲,能见度不足三丈,隐隐四周还有一丝丝压制之力,压制神念的感知,显然是此地被布置了什么阵法。

    有阵法,就说明这里有人居住,而且看这阵法的痕迹和档次,居住之人实力绝对不会太低。

    路景紧张兮兮地跟在杨开身后,不时地左右观望,他不知杨开为何要来这里,但这一路行来,杨开的目标似乎非常明确。

    咔嚓……

    一声轻响传来,路景浑身寒毛直竖,低头望去,却见自己脚下一根枯枝断裂,讶然失笑,觉得自己是不是紧张过头了。

    念头才刚刚转过来,便忽觉一片黑暗朝自己罩下,紧接着眼前一黑,四周传来极为粘稠的感觉,鼻腔内全是恶心刺鼻的味道,自己好像一不小心落入了一个什么极为恶劣的环境中。

    大惊之下连忙催动小乾坤,世界伟力逸散而出,凶猛一拳朝前轰去。

    噗地一声,眼前重现光明,浑身湿漉漉,被一种黄浊的液体淋满全身。

    惊魂不定地朝身后望去,只见到一朵巨大的花朵被破开一个大洞,花朵之中流出与自己身上一样的液体。

    路景脸色漆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是被这古怪的花朵给一口吞了。这巨大的花朵一路行来见到了不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能吃人。

    “哦?”杨开饶有兴致地朝那花朵望去。

    呲呲呲……

    古怪的声音响起,四周十几朵巨花忽然从中裂开,露出层层叠叠,满是锯齿状的獠牙,花枝延伸,仿佛一条条毒蛇伸长了身子,张口朝两人咬下。

    “魑魅魍魉也敢猖狂!”路景一肚子恼火,抖手祭出长剑,剑光闪烁,那探过来的花朵被纷纷砍的稀烂。

    这些花朵虽然古怪,但想要伤到他这么一个四品开天还是差了一些。

    刷刷刷……

    一阵阵破空声响起,那四周古树的枝条,也仿佛活了一般,四面八方凌空抽来,一道道攻击势大力沉。

    路景还没回过神,便被劈头盖脸打的手忙脚乱,连忙高呼求救:“杨兄!”

    “不错的阵法!”杨开暗叹一声,周身一震,漆黑的金乌真火陡然弥漫出去,那抽过来的根根枝条,瞬间被焚烧殆尽。

    四周古树的树身上,浮现出一张张惊恐的面孔,一阵响动,众多古树根须拔出,仿佛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事情,拔腿就跑!

    四周场景,陡然一空。

    “走吧,去见见此地主人!”杨开招呼一声。

    路景浑身挂满湿漉漉的粘液,垂头丧气地跟在杨开身后,嘀咕道:“杨兄,我感觉不太好。”

    “没事,回头借这里主人的浴池洗一洗就好了。”

    路景叹息道:“也只能如此了。”

    挂在身上的粘液虽然有一定的腐蚀性,但以他四品开天的修为倒也能抵挡,所做不过是消耗一些世界伟力,只不过这气味实在太令人作呕。

    两人一路向前,经历刚才的一幕,那些花朵和古怪的巨树也不见了踪影,只不过这里的大阵似乎还有迷阵的效果,杨开和路景两人转悠了好一会,也没能走出去,更不要说找到此地主人所在。

    杨开不耐地停下步伐,朗喝道:“灰骨天君可在?滚出来见我!”

    按照曲华裳给的情报,这里居住的是一位唤作灰骨天君的六品开天,此人曾经自诩实力强大,跑到阴阳域下辖的一座乾坤世界中为祸四方,涂炭生灵,惹的阴阳天大怒,结果被阴阳天的一位七品长老亲自出手擒拿,丢进了罪星中,在此关押已经八百多年了。

    这一片密林,对进入罪星历练的阴阳天弟子来说,根本就是禁地一般的存在,毕竟会来此历练的阴阳天弟子,修为都不会太强大,谁又能直面灰骨天君这等六品开天的威势。

    也只有青奎和苏映雪那样的层次,才可能是灰骨天君的对手,不过如青奎和苏映雪两人的身份地位,也不会有事没事地跑到罪星来,除非是接到了宗门的特殊任务,当年晋升外门长老,两人便各自来过一趟罪星,绞杀其中的六品开天。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竟跑到本君地盘上撒野,不想死的话就速速滚蛋,否则休怪本君不客气。”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让人听在耳中极为难受,而且声音飘忽,让人根本无从辨别方向。

    “你确定要这么跟我说话?”杨开斜眼看向一个方向。

    桀桀怪笑声响起:“毛头小子口出狂言,本君今日心情好,不与你计较,还不谢恩滚蛋!”

    杨开轻轻颔首:“希望等会你的骨头能跟你的嘴巴一样硬气!”

    话落时,漆黑的金乌真火轰然弥漫,化作一片火海,四面八方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