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踏天无痕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兵气借用(三)
/p>    
    
    虎狼之师,万千将卒杀戮意志汇聚到一起所形成的杀伐兵气,能够干扰、压制强者的神魂乃至神识感知,能使剑修御剑不及远,能使玄修难借天地元气施法,能使武修战意难以盎然勃发,能使神魔在百万雄师面前神魂惊泣,差不多是星衡域在军中担任将职者都有一定的了解。
    然而杀伐兵气,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却是绝大多数将卒难以理解的。
    然而姜雨薇、姜璇以及姬成韵、姜涵,在天位境绝世强者门下修行,都知道在踏入天位后,有一层境界名为燃灯境,修成此境,不借用天地元煞以及任何一种或冲和、或极性的灵气,而是用最纯粹的心念之力塑成一缕火苗,就不难理解杀伐兵气是怎样一种存在了。
    说白了,精神念力跟天地元煞乃至更具体的世间万物之间界限,虚与实之间的界限,并非是绝对无法打破的;无法打破,仅仅修为境界受限制而已。
    不过,姜雨薇、姜璇、姬成韵、姜涵以及边军绝大多数的高级将帅,即便都明白杀伐兵气是怎么一种存在,但罕有知道除了柱国将军府的蟠龙大将军印之外,竟然还有人能直接御杀伐兵气为己用。
    陈海推测借御杀伐兵气的办法,早初为流阳宫秘传,流阳宫破灭之后,玄元上殿作为流阳宫的一脉,也有此法传承不足为怪,但是除玄元上殿之外,崇门其他大小数十宗门,没有一家看破其中的秘密,说起来也很简单。
    说白了就是,再精锐虎狼之师,普通将卒所修炼的都是较为普通、甚至最为普遍、简陋的武道绝学,然而能执掌一支虎狼之师的将领,绝非寻常之人,即便是身出寒门,也早就修炼宗门内更为高级的武道绝学。
    又由于流传于世、绝大多数的武道绝学,玄奥、繁复者有之,却都有着各自的特性,因此,排兵布阵之时,将领作为战阵的阵眼,施展高级武道绝学,根本无法跟所属将卒施展最为简单的武道,甚至仅仅是简陋的战技产生共鸣、共震,也就无法看破驾驭杀伐兵气的秘密。
    玄元上殿的弟子,之所以能驾驭杀伐兵气的秘密而不泄露出去,说白了就是玄元上殿内部也有天武五百身相的传承。
    天武五百身相跟世间所存的任何一种武道绝学不同,却又可以说是构造天下武道绝学的一切基础。
    只要身为主将,掌握天武五百身相,那就不怕麾下将卒所用何种战技,都总有一款身相能够与麾下将卒共鸣,从而驾驭杀伐兵气。
    为尽可能麻痹玄元上殿的关注,陈海不能将天武五百身相直接传授魏汉、姜泽他们,但可以通过将卒共修裂天战戟诀的方式,最终也达到驾驭杀伐兵气的目的。
    “……”符少群微微一怔,没想到宗门勒令严守的天大秘密,除嫡支真传弟子之外概不外传的秘法,竟然让眼前这人一语道破?
    符少群盯住陈海的眼瞳,想要从他的眼瞳里看出,他是不是故意讹自己。
    “符师兄若不肯认输,陈海也没有办法,请符师兄率领手下,离开北陵塞吧!”陈海下驱逐令道。
    “什么鸟货色,打不过就借助外力,竟然还有脸不认输,算怎么回事?是不是以后比试,大家将衣囊里的法宝、道符、玄兵宝甲以及身后的扈从兵卒都摆出比大小得了?”魏汉最看不惯宗阀子弟的嘴脸。
    符少群率五千虎狼悍卒进入北陵塞,魏汉也为符少群所部的军容所震撼,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心里更是不服气,这时候也忍不住出唇相讥。
    “……”符少群眼神阴戾的盯了才道丹境就敢对他出言不逊的魏汉一眼,但也知道此时在北陵塞里,他拿这口吐狂言的粗鲁汉子没辙,继而对陈海说道,“我与五千血狼战卒进出异域、共生同死二十载,早已性命相依,遇到强敌,不知不觉间整个心神魂意便与众将卒的杀戮意志浑成一体——照道理来说,是我输了,赌约我也不会不认,陈师兄什么时候率兵出塞诛魔,我便每月送一百万斤玄阳精铁过来,以致北陵塞的军资……”
    陈海眯起眼睛,看了符少群片晌,没想到他都认输了,还耍滑头一定要他这边先对天罗谷用兵,他才会履行赌约,每月将一百万斤玄阳精铁拱手送上。
    姜雨薇、姜璇、姜泽等人都暗感符少群这人太无耻,但陈海却是哂然一笑,对符少群说道:“符师兄一定要黑风军出塞清剿魔兵,那就请符师兄到明传将军那里打声招呼,讨到让我出塞征战的军令过来,以及每月及时送上一百万斤玄阳精铁,我便每月送符师兄两千魔物的头颅又如何?”
    符少群见陈海咬口说“魔物的头颅”,而不去说“精锐魔兵的头颅”,这里面差异极大,也知道点破没有什么用,便说道:“这可是陈师兄亲口所言,待我讨得出兵的军令之前,陈师兄可不要矢口否认……”
    他心里想着,只要陈海答应出兵,他之后有的是方法迫使陈海跟天罗谷的魔兵斗个两败俱伤,从而松动掉姜寅对燕台关的掌控力。
    接下来数日,符少群率部进驻北陵塞西部偏北的一座两百米纵深的哨垒里驻扎下来,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看符少群此时的姿态,陈海也能猜到玄元上殿的心思应该就要在血云荒地的天域通道彻底展开之前,把整个天罗谷放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即便今日之计未成,但不意味着符少群从此就善罢甘休。
    而陈海更担心的,除了玄元上殿对天罗谷势在必得一样,另一方面他猜测般度等魔头,只要稍稍了解魔獐岭以北的形势,就不可能将玉虚神殿随左耳逃归星衡域的消息传播出去。
    一旦将消息传播出去,让天呈山轮回殿、玄阳谷等魔族势力知道玉虚神殿早被人带入茫茫荒野深处,他们就会失去对血云荒地的兴趣;而一旦天罗谷通道有朝一日完全打开,般度等血云魔国的魔兵魔将,则注定会被人族强大的战兵杀得流花落水。
    这是对般度等魔侯最不利的处理方式。
    所以,陈海心想相关消息很可能还叫般度等魔侯继续严格封住着,天呈山轮回殿、玄阳谷的魔族要是误以为龙鼎、玉虚神殿等上古至宝还留在血云荒地,那他们就会全力以赴的封堵住天罗谷,不让星衡域的人族战兵有机会进入血云荒地、燕州,将宝物都收入手中。
    一个是龙鼎,一个是玉虚神殿,那么可以预见整个魔獐岭最快十数二十年、最迟三五十年,就会变成一个绞肉场。
    想到这里,一股郁积之气在陈海胸中越积累越是浓郁,最终控制不住纵声长啸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