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庶子风流 > 第七十二章 :我上头有人
    叶春秋记下地址,便赶去宁海卫御所,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儿很是破败,四周也没什么人踪,只有几个老卒懒洋洋的倚着辕门守卫,见到有人来,眼睛也懒得看,等到叶春秋走近了,这才意识到人家是寻上门来的,便挺了腰,厉声道:“大胆,御所重地,谁敢造次。”

    叶春秋被这气势吓着了,却还是上前一步,定了定神:“学生叶春秋,听闻军中悬赏求医,特来应诊。”

    应诊。

    两个老丘八面面相觑,然后打量着这个少年,嗯……胆子倒是不小,虽然隔三差五,御所都要张榜求医,不过这几年,几乎是没有人敢来应诊了,所以这个悬赏,也不过是走个形势而已,谁曾料到,今儿居然还真有冤大头来,嗯,这家伙是个少年,难怪了,嘴上无毛,瞧来也没什么本事,不过嘛……蚊子大小好歹也是一块肉……咦,为何自己会想到这个词儿,呸呸……管他,先稳住再说。

    其中一个歪挎着刀的军汉道:“小相公稍等,我这就去通报指挥大人。”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生怕叶春秋跑了,便朝着隔壁的军卒使了个眼色,似乎是暗示他好生看着,便匆匆进去。

    过不多时,那老卒回来,请叶春秋进军所,说是指挥大人召见。

    指挥官在大明属于三品武官,不过其实并不值钱,全国的卫所有三百之多,也就是说这样的三品武官就有三五百人,到了浙江,指挥就更加不值钱了,为了备倭,朝廷先设卫所,后来又不断的增设备倭卫所,单单宁波一府,就有内地卫和备倭卫三个卫所,上头又有巡海副使看着,再上还有总揽海事的巡海正使,正使之上,又有都司,都司之上,这还只是武官的系统,更别提地方上的官员,也几乎是把这些丘八们当丫头使唤的。

    海宁卫指挥使钱谦确实很头痛,这一次攻鬼公岛大败,折损的将士有数百多,现在营中伤患遍地,哀嚎阵阵的,瞧着也是难受,最可恶的是,自己的小妾居然也……

    听说有人来应诊,钱谦精神一震,忙是让人请来,等到见了叶春秋的真容,钱谦顿时失望起来,原来是个毛孩子,一个毛孩子不在家里玩泥巴,跑来这儿添什么乱。

    却见叶春秋作揖,道:“学生叶春秋,见过大人。”

    钱谦听他自称学生,头戴着纶巾,突然意识到这个小子居然是个秀才,只是……秀才有个什么用?他勉强道:“哦,听说你是来应诊的,你是哪个堂号?”

    叶春秋彬彬有礼,这时代知书达理可是出门必备的东西,反正不管遇到什么人,先用这一套忽悠一通,往往不会有错的:“学生出自鄞县同济堂,听闻海宁卫为保我宁波海疆,将士折损诸多,伤患无数,又听说大人张榜募医,这才来试一试。”

    钱谦心里失望,原来是个书呆子,不过反正来了,本着雁过拔毛的精神,他嘿嘿一笑道:“哦,叶秀拥军之心,实在是让人感佩,同济堂……是在市集那一家吗?好吧,既如此,就请叶秀才前去军中……”

    叶春秋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道:“不,不,不,既然要治伤,大人就得按着学生的规矩来。”

    还有规矩,钱谦觉得新鲜,便笑呵呵道:“你来说说看。”

    叶春秋道:“既然是悬赏,那么这赏金,得先给,学生听说,赏金是纹银百两是吗?除此之外,学生保证受伤的将士能够药到病除,只不过嘛,军中诊视可不成,大人得把人带去同济堂,否则……”

    钱谦脸色变了,纹银百两……这是老规矩,从前张榜悬赏一直都是这个数,不过历来都是榜文张贴出去,大夫们却不敢来,因而借着这个由头报到都司那里,等都司拨下银钱,却大多收入武官们的囊中的,这小秀才,居然还真想要钱啊,疯了。

    钱谦顿时大怒,恶狠狠地道:“叶秀才,似乎不太明白海宁卫的规矩。”

    叶春秋假装一脸愕然的样子:“规矩,却不知是什么规矩?”

    钱谦笑的更冷,一副气势如虹的气势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他恶声恶气道:“海宁卫的规矩,就是老子便是规矩,你既然应了诊,就一切听本官说了算,本官让你看病,你就得看病,要你如何,你就要如何?”

    叶春秋很郁闷,怎么瞧着,自己好似是进了土匪窝了,不科学啊,明明门口挂着的是海宁卫的招牌,别急,叶春秋依然淡定,又深深的朝钱谦行了个礼,温文尔雅的道:“大人,总要讲道理吧。”

    钱谦身子微微前倾,带着一种杀气腾腾的压迫感,厉声道:“道理,谁和你讲道理,老子这辈子,就不晓得什么叫道理,你个臭秀才……”

    叶春秋叹了口气,这一届的丘八不行啊,他只好道:“大人,宁波刘知府乃是学生座师。”

    “呃……”钱谦脸色有些僵硬,虽然文武殊途,知府的品级比他低到不知哪里去了,不过话说回来,刘知府是地方官,这却不是他好招惹的,如果得罪了刘知府,双方闹将起来,到了省里,省里的诸公们一般情况之下,都是不分青红皂白先打他钱谦的板子,谁让你是粗人呢。

    叶春秋又道:“都察院宁波巡按黄御史和学生是同乡,我家在河西,他家在河东,一河之隔,乃是世交。”

    “这……”钱谦眼睛一下眯起来,上下打量叶春秋,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些年来,从来没有人敢来应军中的诊,偏偏今儿一个酸秀才跑来,本来还以为这个家伙是脑子进了水,现在细细思来,细思恐极啊,这你娘的,人家没有一丁点背景真敢来捋虎须吗?

    如此一想,钱谦便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了,其实现在营中伤患太多,折损的太厉害,这一次剿贼大败,当然按着老规矩,当然是要报一个大捷的,可是既然报了大捷,若是将士折损太多,难免说不过去,所以这些伤患若是再不赶紧救治,真要出个好歹来,他日子也不好过。

    …………………………

    转眼就是星期六了,同学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老虎么,记得投票。